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起航1992 千年静守

第886章 被人针对了

    不管是在研发中心建设地点的选择上还是未来两三年内的临时工作地点的选择上,管委会这边都展现出了极大的诚意,华腾集团这边也投桃报李,在接下来几天的考察中大致敲定了投资计划的框架,至于研发中心的所在地,也初步确定了几个符合张起航要求的地块,接下来就是细节方面的沟通。

    整个集团那么多的事情等着处理,张起航没办法在京城久呆,在将与管委会方面的谈判工作交给集团京城代表处的老刘的同时,张起航也特意叮嘱道:“老刘,对于管委会那边,咱们也不要太苛刻,除了一些原则性的问题,适当的做一些让步也没关系,另外和管委会的同志搞好关系,要多交朋友。”

    刘主任连连点头道:“张总您放心吧,有您这句话,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嗯,”张起航应了一声,接着说道:“还有,中专这边的改造工作你也多上些心,有什么不好解决的问题及时跟我汇报。”

    刘主任是知道张起航对这个未来两三年内的临时办公场地是有多么重视的,自然是连连点头,应声不已。

    张起航这么着急回来,是因为华腾工业集团的首批“风雅·天籁”试装车已经从生产线上走了下来、即将要进行测试了,这么重要的事,他当然要亲自到场,但让张起航没想到的是,还没等他的车子进入鲁省境内,就接到了冯国庆老书记打来的电话:“张总,出了点变故,之前的路测没办法进行了。”

    生产试装车的目的,一个是为了检测和测试生产线,另外一个也是为了生产一批专门用于道路测试的车辆,现在好了,试装车生产出来了,原本计划好的试车场内测试计划却忽然被打断了?

    张起航眉头一皱,问道:“怎么回事?出什么情况了?”

    冯老书记解释道:“就在刚刚,之前和咱们有合作关系的海@南和定远这两家试车场刚刚给我打来了电话,说他们的场地出了些状况,为了确保试车场的正常运行,他们要对试车场进行全面的整顿和检测,在检测的这段期间里,试车场要暂停一切车辆的测试工作。而受这个突发情况的影响,咱们的‘风雅·天籁’原定的测试工作也就没办法进行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不对啊,”张起航闻言,心下不禁感觉有些奇怪:“你的意思是,和咱们有合作关系的海@南试车场和定远试车场这俩试车场都同时出现了问题?”

    “是,他们在电话里是这么给我说的,”老冯书记苦笑着道:“而且跟我打电话的同志都在电话中明确的表示,整个检测过程最少需要三个月,甚至不排除需要更长时间的可能,如果有需要维修的地方,时间就更不好说了。”

    “……”

    听到这,张起航没说话,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问题来了:两个综合性试车场同时出现无法对车辆进行测试的大型故障的几率有多大?

    无限趋近于零。

    反正从事汽车工作这么些年来,张起航还从来没听说过当今世界有哪个试车场出问题严重到需要让整个试车场停止运营三个月的……

    “看来不是试车场出了问题,而是试车场的管理方出问题了啊。”好一会儿,张起航幽幽的道。

    “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冯书记点头道:“你怎么看?接下来咱们应该怎么办?”

    张起航沉吟了一下,说道:“我没看当初咱们与这两家试车场签订的合作协议,但想来这种情况应该是在免责条款里面的吧?”

    “没错。”

    冯老书记肯定的回答。

    “……”

    张起航再次陷入了沉默,好一会儿,他才开口道:“试车场不是一台机器,就算其中某个环节出了问题,但也不可能整个试车场全面停止运营,我也没听说过哪个正常使用的试车场全面停止使用的……老冯,伱说,在咱们国内,有这个能量让这两家试车场同时同这种方式‘婉拒’咱们华腾工业集团的,会是谁?”

    老冯书记愣了一下,才猛然反应过来,惊声道:“你是说……这不可能吧?这未免也太下作了些……”

    老冯书记一开始还当真以为是试车场的问题,可现在被张起航一提醒,他才猛然反应过来:张起航说的没错,未必是试车场的问题啊。

    其实也不怪老冯书记会这么想,实在是这个做法太下作了,那些单位虽然有这么大的能量,但以他们的级别、层次,老冯书记压根就不认为他们会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可现在来看,你越是觉得他们不会这么做,他们就越是做给你看了。

    张起航非常理解冯国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他幽幽的道:“是啊,确实有些下作,不太符合他们的身份,可你想,除了他们发动了自己的人脉,试车场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

    老冯书记陷入了沉默,好一会儿,他才开口,只是语气有些低沉:“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起航其实也好奇这个问题,他沉吟了一下,说道:“这样,您稍等一下,我找人打听一下情况,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

    ………………

    几个电话打出去,张起航的表情逐渐变成了哭笑不得:我该说什么呢?

    “老书记,我打听清楚了……”

    再次打通了冯国庆的电话的张起航,除了哭笑不得还是哭笑不得。

    老冯书记精神一振,连忙问道:“什么情况?”

    张起航哭笑不得的道:“您绝对想不到……一汽从德国引进的A6车型已经完成了加长之后的德国路试工作,接下来要进行的路试;还有,魔都大众那边不是从德国引进了PASSAT B5么,也要进行本土化的适应性测试和标定。”

    “……”

    电话那头的冯国庆陷入了沉默,好一会儿,他才难以置信的道:“就因为这个?!”

    就因为这个,南北大众就联合起来,用这种近乎儿戏的办法来阻止华腾工业集团的“风雅·天籁”进行长得测试?!

    “这个还不够么?”张起航反问道:“按照咱们规划中对‘风雅·天籁’的定位,在个车的市场定位不但比passat B5高一级,甚至比一汽视为奥迪100接力棒的A6也要小高那么半个层级,如果咱们的风雅·天籁率先上市,并且在市场上取得了良好的口碑,定位于C级的奥迪A6和定位于B+乃至C-的passat B5怎么办?

    老冯书记,没有其他人,咱们也就实话实说:这两家老大哥对于这两款车可是寄予厚望,为了引进这两款车,他们当初下的力气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

    冯国庆闻言,不禁再次陷入了沉默:是啊,一汽将奥迪A6视为奥迪100的接力车型,而魔都方面也将passat B5视为了桑塔纳的接力车型,为了引进这两款车,这一南一北两家老大哥花费了多少精力和力气?

    原本一切都好好地,可忽然冒出来一个风雅·天籁,要说这两位老大哥的心里没点儿别扭,这话你信么?

    可也正因为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冯国庆的心里才更加难以理解:这种做法,跟闹着玩有什么区别?老大哥的风范呢?

    不过话说回来,定远试车场和海@南试车场忽然“出故障”的原因倒也可以理解了,与这两家试车场与这两家汽车制造“老大哥”之间的关系,一旦这两家“老大哥”发话了,这两个试车场还真的不能不给老大哥们面子。

    好一会儿,冯国庆才再次开口道:“现在这个情况……张总你看该怎么办?”

    在度过了最初的无语之后,到了这会儿,张起航的内心反而已经平静下来了,他平静的道:“还能怎么办?无非就是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对风雅·天籁寄予了这么大的期望、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放弃是绝对不可能放弃的;而同理,对于那两位老大哥来说,他们也绝对不可能放弃……”

    “……”

    老冯书记一阵无语。

    无语归无语,他也明白张起航说的是实话,就像张起航说的那样,华腾工业集团在风雅·天籁上投入了这么多,已经绝对不可能放弃了;而同理,南北两位老大哥也同样没有放弃的理由。

    “不过老冯书记,”张起航接着说道:“其实这件事事情也不是多么严重,您看,最起码这两位老大哥也只是想着用这种办法延迟我们的风雅·天籁上市的时间,也没说不许我们的车子上市不是?既然这样,那咱们就有机会。”

    有些话张起航也不好说的太直接:固然那两位老大哥的人脉很广,可咱们华腾集团就是那么好欺负的么?咱们也是有靠山的好不好?目前来看,这种程度就是两位老大哥所能够做到的极限了,再过分一点,真当华腾工业集团“告家长”之后,鲁省的领导不会跟他们好好掰扯掰扯?

    不过张起航虽然没说,可同样意识到了这点的老冯书记,精神顿时振奋了不少:“这倒也是……这样,张总,我把这件事和大家通个气,让大家都琢磨一下这件事该怎么应对,回头等你回来了,咱们开个会讨论一下?”

    “好。”

    张起航痛快的应了下来。

    ………………

    等张起航挂了电话,一直没说话、安静的开车的司机赵大军,这才轻声问道:“张总,要我快一点吗?”

    张起航摆摆手:“不用了,正常开就行……唔,前面的服务区停一下,吃点东西再走。”

    “好。”

    赵大军应了一声,心里顿时放心了不少。

    刚刚张起航与老冯书记的谈话内容他也听到了不少,知道了集团遇到了南北两位老大哥的狙击,说实话他心里多少有些压力:那可是老大哥啊,老大哥是那么容易应付的吗?

    可现在,见自家老总在如此重压下丝毫未见异常,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赵大军的心里顿时安稳了许多,心态也变了:虽然遇到了困难,可既然张总这么平静,他一定能够顺利的化解危机的……吧?

    ————————————

    张起航回到集团总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多,看到大家都是一脸严肃的在会议室里等着自己,他忍不住笑了:“又不是天要塌下来了,大家都这么严肃干什么……唔,大家都吃饭了没有?”

    吃饭?!

    大家谁都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了,张总居然还关心这些有的没的,一时间不禁面面相觑。

    见没有人说话,杨志军苦笑着道:“张总,您就别开玩笑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大家怎么可能还有心思吃饭?”

    张起航摇摇头,对杨志军的话表示不赞同:“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天大的事也不能耽误吃饭!更别说咱们遇到的这点事压根就不叫个事!”

    说到这,张起航环视了一圈,看着大家紧绷的面容,正色道:“如果因为这么一点事,大家都连饭都不吃了,我先不说这件事被咱们的竞争对手知道了之后,他们会不会笑掉大牙,首先我自己就要开始怀疑咱们这个班子是不是当真是一个有战斗力的班子了,我不要求大家泰山崩于面前而面不改色,最起码要每逢大事有静气吧?否则今后谁想要跟咱们竞争,别的事情都不用做,只要弄出点动静就行了,咱们自己就能把自己给饿死。”

    得咧!

    张起航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了,大家还能说什么?

    杨志军更是连忙说道:“就是就是,俗话说得好,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不管多大的事,咱们也没有饿着肚子的道理……张总,您看咱们是让食堂那边把饭送过来,还是去食堂吃?”

    “去食堂吃吧,”张起航想了想,说道:“让食堂把一号小厅腾出来,咱们别吃边聊……别把这件事想的太严重了,我相信咱们完全能够处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