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在第四天灾中幸存 纳西利亚

第八百九十八章 献上忠诚的两人

    至于吕卡这么快就向艾德娜献上忠诚……阙森塔人的队长可不是随便喊得。

    否则当初德维斯也不会一直称呼她为艾德娜小姐,而不是队长。

    德维斯知道艾德娜不会不明白他们的不服气,否则也不会一直让他们自己行动。

    她要是直接发号施令,他们也不会不服从。

    但即使有再多的不服气,在发现了艾德娜无论哪方面都比他们强以后,德维斯就决定不再挣扎了……阙森塔人认赌服输。

    再说了,艾德娜是他老师的亲生女儿,听从她的指挥也没什么好丢脸的……就当她是老师座下首徒好了!

    德维斯之所以会拉着吕卡过来,就是知道,这家伙性格最简单,想要掌控其他人的欲望也最低。

    对于吕卡来说,药剂的制造比什么都有吸引力,不过他也不愿意服从于比自己差的人。

    艾德娜足够强,又拿出了一个足够的诱惑,吕卡自然就半推半就得跟着他来了。

    至于另外两个……虽然都是阿祖斯信徒,但并不是来自同一个城市,德维斯可不打算为他们代言。

    到底是臣服还是还想搞事,那得看他们自己。

    他和吕卡虽然以前也不是很熟,但至少还有点了解,所以他明白,这位变化学派的首席学徒因为擅长炼金药剂的关系,经常被各种大法师介绍家族里美丽可爱活泼好动的女孩子……谁要是嫁给吕卡,以后肯定不会把丈夫玩破产了啊!

    所以,一听到艾德娜父亲对自己女儿的介绍,吕卡的反应才会那么大,干脆地带着各种风格的美男子来见艾德娜小姐了。

    但另外两位,他只是听说过名字,也知道他们很优秀,但别的就不太了解了。

    德维斯转头看了一眼正在给伤口清理上药的两个人,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他们还没打算开口叫艾德娜队长吗?

    难道是真的想得到艾德娜小姐的青睐?

    可就凭他们现在这种表现,怎么可能?

    这俩人一个带着美男,一个带着平凡的随从,偏偏在一起行动,表现得非常有默契……到底是不是另有所图,那德维斯就不知道了。

    反正德维斯已经在艾德娜面前表现出了和那两人的不熟悉……如果他们关系好的话,看着德维斯连伤口都不清理就拉着同样满脸血的吕卡走向艾德娜,怎么都会跟上来的。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一群随从围着,连针尖大小的伤口都要大惊小怪。

    德维斯叹了口气,比起辛巴城这边基本上只信奉阿祖斯,摩杜肯城那边就有点复杂。

    毕竟当年前任密斯特拉和阿祖斯之间基本上可以说得上是不分你我,所以阿祖斯的高阶祭司里有很多也是密斯特拉的信徒。

    结果等到密斯特拉换了个人以后,这些信徒就有点尴尬了……如果一开始还都坚守在阿祖斯的阵营,但当这十几年来,现任密斯特拉明显的表现出对阿祖斯敌意以后,总会有人选择投奔密斯特拉怀抱。

    而这个时候,阿祖斯一直压制得两个副手萨弗拉斯和维沙伦也有了一点动静。

    让人意外的是,本来和阿祖斯常年为敌最后俯首称臣的萨弗拉斯似乎只是在担心自己的未来,只是做了脚踩两条船的准备。

    而依靠祈求阿祖斯的保护才逃离塔洛斯之手的维沙伦,却很明显打算脱离阿祖斯的掌控,甚至想要离开魔法女神的阵营,不但开始和班恩勾勾搭搭,甚至不惜再去找那位因为被他背叛而火冒三丈的塔洛斯。

    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位死灵之神的作死……辛巴城这边的高层都觉得就算阿祖斯的下场不太好,维沙伦估计也得先死一下。

    密斯特拉再对阿祖斯不满,也不会让维沙伦踩着他上位甚至借此机会独立成神的……那位午夜做事的确任意妄为,但还没到卑鄙无耻的地步。

    她只是选择压制阿祖斯,然后给了凯尔本一个机会,让他有觊觎阿祖斯法师之神神职的可能,但能不能做到,也得看凯尔本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

    如果拥有了天时地利以后,凯尔本还不能成功,那阿祖斯应该也明白了她的意志,至少不会再多管闲事了!

    说起来,法师倒是没人觉得阿祖斯要求午夜放弃善良阵营是多管闲事……维沙伦之所以会动摇,可不仅仅是因为他天生就擅长背叛。

    很多邪恶阵营的法师,其实都对密斯特拉这种行为非常不满,红袍之国塞尔现在会让信奉班恩的死灵学派掌权,可不仅仅是那位巫妖萨扎斯坦的强大……很多黑暗法师打算利用这位亡灵执政官,虚伪的班恩信徒给密斯特拉一点颜色看看,可不是什么秘密。

    费伦大陆的各大法师塔其实都很清楚,为什么在这个时期塞尔突然交换了最高执政。

    要不然也不会只有他们这些和艾德娜扯得上关系的人进入这场命运之路。

    其实大部分人都明白,遇到那位密斯特拉的转世以后……那位太久没出现,所以目前超凡法师几乎有了个共识,密斯特拉当初可能直接转生成了婴儿……必然要遭遇到以萨扎斯坦为首的亡灵学派的疯狂攻击。

    但艾德娜这里,生还的希望一定比较大,毕竟阿祖斯还在星空上看着呢!

    德维斯冷眼看了看那两个还不死心的摩杜肯城天才法师,决定离他们远一点。

    看到真正的艾德娜以后竟然还不放弃那点小心思?

    德维斯确信,无论他们在打什么主意,下场都不会好。

    不过也挺好,要不是他们不知死活,哪会衬得出他和吕卡的识时务呢?

    要知道,他们之前也在和艾德娜争夺主导权呢!

    德维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正在他旁边被随从清理治疗伤口的吕卡突然开口:“德维斯,你打的坏主意和我没关吧?

    有啥事别带我,我现在只想去无冬河看草药。”

    德维斯的脸直接扭曲了,他真的感觉自己快要窒息……这种家伙也配成为辛巴城第一美男子?是光明的钱途糊住了那些女人的眼睛吗?

    “你的随从是谁给你安排的?”德维斯忍不住问,他看到吕卡的随从以后只是心领神会,还没问过他是不是真的那么想的。

    但刚刚的对话让德维斯有点怀疑,就算吕卡有那个智商,但他有那个鬼心眼吗?

    吕卡撇了撇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是觉得我想不到这点是不是?我也是大贵族出身啊!那位介绍自己女儿的话,傻子才听不懂。

    我只是不喜欢浪费精神在那些没用的地方,但不是不会思考。

    如果不想娶回家一位比麦克卡蕾·沙弗尔还可怕的女人,那就最好选择一群足够优秀,最起码足够漂亮的男性随從。

    我需要的只是表現出不願意的态度,而不是对那位小姐的算计,反正你绝对不可能做这些事。

    那俩想得是啥就让人看不明白了。”

    麦克卡蕾·沙弗尔是他们阙森塔贵族子弟望而生畏的一位女士……父母都是超凡强者,而且父亲还是城邦领袖。

    这位姑娘在嫁出去之前,大家只是听闻过她脾气不是很好,喜欢绯红之泪。

    这種鲜明的桃红、血红或焰橙色的晶体又叫‘坦帕斯之泪’,传说中它们是那些因深爱者死于战争流下的情人之泪。

    从那个传说来说,就知道这种宝石有多稀少,价值有多昂贵了……死在战争的人倒是不少,但愿意为自己的爱人真心哭几声的可没几个。

    结果,在嫁给另一位城邦的某位大贵族以后……这可是拥有三座角斗场的大富翁!然而那位大贵族也只撑了三年就宣告破产,将麦克卡蕾·沙弗尔连带着她购买的几十座据说可以挖掘到绯红之泪的矿山,恭敬地送还给她父母了。

    德维斯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我有点不知道,老师是不是不知道娇纵任性在阙森塔意味着什么?”

    “我倒是觉得,他是不知道自己女儿变成现在这样了。”吕卡换了一身同样的灰色长袍,才慢慢走过来,“那位女士作风还是挺强悍。”

    德维斯冷静地说:“强悍又不是任性,不要用阙森塔女性来衡量她,北地这里很多地方都是女性统治者。”

    吕卡耸了耸肩膀:“我都无所谓。”

    他向后方指了指:“既然我们已经彻底认了队长,那我就去找那位自然法师聊聊天了?我其实早就想问他一些草药的本质了……自然法师的观点一定和炼金学者有很多不同。”

    德维斯点点头:“注意不要触犯精灵的禁忌,尤其不要提那些生物身上的材料。”

    “我还没傻到和自然法师讨论死灵材料。”吕卡没好气的说。

    对辛巴城这两个人,艾德娜的态度其实也还不错……她虽然对自己那个父亲满腹怨言,但还是相信他不会想要她命的。

    对阿祖斯的儿子来说,也犯不着……这个世界有多少人值得他牺牲自己的女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