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学生 随轻风去

第七百六十八章 一面之词(中)

    既然早就预料到可能会面君,这段时间一直横行霸道的秦德威当然也不会毫无准备。

    在从文渊阁前往仁寿宫的路上,秦德威在心里反复打了几遍草稿,对可能遇到的各种问题都有所准备。

    无非就是那点儿事,为什么勒索工部?为什么硬闯刑部鞭挞官吏?为什么要炸郭勋的庄园?

    等的就是被别人弹劾或者向皇帝告状,一切尽在掌握,没什么可担心的!

    秦中堂顺利的被带进仁寿宫,来到前殿。此时嘉靖皇帝已经用完早膳,所有君臣都转移到了更方便外臣朝觐的前殿。

    秦太监很想对秦德威说点什么,但是在这个环境下,他根本没有机会与秦德威私下里交谈。

    等秦德威行完礼,还要忙着去修仙的嘉靖皇帝也没心情兜圈子,直接劈头喝道:“秦德威!听人说,尔近日在宫外擅作威福!”

    秦德威稍稍感到意外,从皇帝的用词来看,事态似乎比自己想象的略微严重一点?

    嚣张跋扈也好,横行霸道也好,这些词其实都无所谓,并没有触及皇帝底线。

    但要用上了“威福”两个字,性质就有点不同了。擅作威福、威福自专这些词里的内涵,哪个是皇帝能容忍的?

    不过也不打紧,无非就是把嘉靖皇帝小情绪安抚住的问题,秦德威仍然没慌。

    他心里迅速寻思着,就先引导嘉靖皇帝骂几句好了,等皇帝骂完,情绪也就发泄大半了。

    所以秦德威有意奏对道:“陛下请听臣解释!”

    于是嘉靖皇帝就拍着扶手喝问道:“那你给朕解释,为何没有言官敢弹劾你,坐视你作威作福不理?”

    秦德威:“”

    好像与想象的情况有点不对!嘉靖皇帝在意的似乎是另一件事?

    此刻秦中堂与刚才秦太监的心情差不多,都是猝不及防的有点懵。

    看着才回过神来的秦德威,嘉靖皇帝又说:“朕还能在这里亲自问你,是你的恩典!你若有什么见不得光的苟且之事,如实说来!”

    秦德威只觉得自己实在太冤枉了,嘉靖皇帝这意思,分明就是怀疑他为了专权,在暗地里压制言路!

    这简直就是六月飞霜,他秦德威从来只有唆使别人弹劾自己,什么时候压制过言路了?什么时候怕被别人弹劾过了?

    等嘉靖皇帝说完,秦德威就奏答说:“伏请陛下明鉴!别人为何不弹劾臣,臣又哪里知道?臣也没有那个本事,明白别人如何想的啊!”

    这意思概括出来就是,别人不弹劾我秦德威,又关我秦德威什么事!

    生怕皇帝钻牛角尖,秦德威继续说:“即便臣作出解释,也是一面之词!陛下若想知道其中缘由,应当召问他人。”

    这意思概括出来就是,谁不弹劾我,就去问谁的理由好了!

    嘉靖皇帝:“”

    又是一个“一面之词”?今天这是第几次听到这个词了?这帮臣子能不能换个新花样新姿势?

    但别人说的另一面之词好歹是指定了人选,而你秦德威的另一面之词,是不是太夸张了点?

    嘉靖皇帝感觉自己可能被当傻子糊弄了,怒道:“你秦德威说召问别人,就能得知缘由。

    那么满朝文武成千上万,又该召问多少?难不成全召过来,朕还要一个个问过去?”

    秦德威连忙又献言说:“不必如此!只需要询问几个典型范例就行了,过去谁弹劾臣最多,就召问谁!”

    从道理上是说得通的,过去弹劾秦德威最积极的人,这次却没有出手,背后说不定就具有代表性的理由。

    还能有这样操作?嘉靖皇帝微微错愕,下意识问道:“过去谁弹劾你最多?”

    秦德威答道:“臣记得清清楚楚,第一是监察御史陈春,第二是工部员外郎严世蕃!还有第三第四第五,就不赘述了。”

    在场众人无语,你秦德威记这个记得可真清楚。

    秦德威继续奏道:“若想知道别人为何不弹劾臣,不如就询问这二人,或许可以得知答案。”

    事起突然也没有准备,秦中堂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下意识的先把严世蕃一起拖下水再说!

    嘉靖皇帝发了狠,他想看看,这帮臣子还能有多少花样!便对身边太监喝令道:“将这两人也召来!”

    就是这两个人,一个在工部,一个在都察院,要过来都需要多等些时间。

    想起今日修仙功课,嘉靖皇帝有些不耐烦,起身就向后走,并对秦福和黄锦这两大太监吩咐道:“等人来了后,你们替朕问话!”

    不过走了几步后,嘉靖皇帝又改口说:“还是朕亲自问话!”

    走出前殿,嘉靖皇帝又一次产生了心累的感觉,忽然厌倦了臣属之间的勾心斗角。

    嘉靖皇帝曾经很热衷于驭下制衡之术,挑动大臣之间的对立和斗争,但现在终于有点烦了。

    天天处理这种互相扯皮的破事,还怎么修仙?或许应该与时俱进,换一种驭下模式了?

    是不是要找一个可靠的代理人,将所有的事情扛起来?而作为皇帝,只要控制好这个代理人就行了,总比同时操纵几个方面要省心。

    只是如今朝廷可用之人不多,可供选择的人更不多。

    却说严世蕃人在工部,突然被召入宫朝觐皇帝,也是猝不及防的。

    他和秦德威不一样,根本没去过仁寿宫,所以接到召见旨意时,猛然间是十分惊讶的。

    没有父亲的通风报信,严世蕃十分不明白,皇帝召见自己作甚?难道贪污工程款的事情被皇帝发觉了?

    来到仁寿宫门外是,严世蕃发现有个人与自己一同等待。不是别人,正是与自己争抢过弹劾秦德威第一人头衔的陈春陈御史。

    此时嘉靖皇帝正在做修仙功课,他最讨厌被打断。

    于是严世蕃和陈春就只能在宫门外候着,而前殿里有秦太监、陆炳、秦德威等人,也不敢出去,同样只能继续等待。

    一直到了下午,嘉靖皇帝的本次功课才算告一段落,然后又来到前殿。

    这时候,严世蕃和陈春才得以被带进殿,朝觐天子。

    ------题外话------

    6.9,实在困得受不了,坐着都要睡着了,还是明天起来在写完这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