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长夜国 武猎

第三百五十三章 啊…骗子!我要杀了你!

    姜药忽然想到,能不能直接通知舅舅穆无极,然后自己就撒手不管了?

    可他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最简单最省心的方案。

    自从搅黄盘氏对虞氏的和亲之后,盘氏和虞氏、穆氏就彻底反目。

    盘氏一直想和魔族结盟,只是碍于黑虿部和鬼虺部的反对,才没有和神洲彻底撕破脸,但双方关系已经降到冰点。

    若是通知穆无极,后果可能演变为穆阀和盘氏的直接对立,小事变成大事,让两族关系更加恶化。

    盘氏也完全可以不给穆阀面子。这是巫域,不是神洲。

    甚至,盘氏可以扣下穆浅浅,故意刺激穆阀,或者借机大做文章,提出什么苛刻的条件。

    也可以否认穆浅浅的存在,为了脸面杀掉穆浅浅灭口。

    姜药还推测,盘氏应该还不知道穆浅浅和穆无极的关系,抓穆浅浅的只是仙姬楼,而不是仙姬楼的东主盘氏。

    高高在上的盘氏君府,怎么可能管麾下一处产业的日常经营?

    就盘康骄傲的性格来说,他本人也不至于干出这种事情。

    想来想去,还是要自己亲自救下穆浅浅最为稳妥。通知舅舅,反而会使得事情闹大,难以收场。

    不为别的,光看穆无极的面子,也不能袖手旁观。

    无论如何,总不能看着表妹被推进火坑无动于衷,见死不救吧?那他还有什么面目面对穆阀?他自己又成什么人了?

    姜药计议已定,小声对阿芩说道:“道友,我看中了那个。”他指指脸色惨白,神色倔强而凄绝的穆浅浅,“可不可以为她赎身?”

    阿芩笑道:“你眼光还真刁毒,不错,这个丫头的确是最优秀的一个青橤人,无论长相还是资质,都是其中最好的。”

    “不过赎身…那需要在十年之后。按照仙姬楼的规矩,不为本楼赚十年钱,是不能赎身的。”

    “再说了,待满十年的真姬,往往已经习惯了双修,尝到了甜头,也不愿再离开了,又谈何赎身?”

    什么?十年?!

    姜药的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

    “如果多花钱,也不行么?”姜药又问了一句。

    “多花钱?”阿芩抿嘴一笑,“你当仙姬楼是什么地方?你能出多少钱?如果你能出一个亿,那仙姬楼倒是可以为你改变一下规矩。”

    一个亿!

    姜药立刻不作声了。

    他的确赚了很多钱,可他的钱都用于变法和练兵了。光是练兵这一项,他个人就填进去好几十亿灵玉。已经没有这么多现钱了。

    就算还有一个亿灵玉,他也不能这么糟践啊。

    这可是一个亿!

    看到姜药哑火,阿芩忍不住心中冷笑。

    赎人?

    真是笑话。

    仙姬楼若是能随便赎人,那还做不做生意了?这是双修宗门,不是奴隶市场。

    此时此刻,客人们眼光刁毒的扫视一番之后,不少人都把目光聚集在穆浅浅身上。

    实在是穆浅浅在其中最为出色。

    “今日共有二十四名青橤人的采花权拍卖!首先拍卖蛾青儿…”忽然拍卖使蝽三娘的声音传来。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看向被推到最前面的蛾青儿身上。

    一道道白光闪过,客人们纷纷打出影像牌,录下蛾青儿的样貌气息。

    在姜药看来,就好像镁光灯下的“咔嚓咔嚓”。

    蛾青儿是个巫女,她一脸惨然,泫然欲泣,含羞忍辱的站在最前面,被男人们肆意观赏,审视,品头论足。

    幸好她还穿着真衣,不然的话,她的每一寸身体,从内到外都会被窥探扫描到。

    蛾青儿露出愤怒之极的神色。可是她的修为被封住,骂都骂不出来。

    后面等候拍卖的“青橤人”,包括穆浅浅在内,都露出绝望之色。

    “哈哈…”客人们见状都神色愉悦,纷纷露出“善意”的哄笑,似乎很是享受。

    蝽三娘笑吟吟的说道:“一号蛾青儿,采花权十万灵玉起,开始!”

    说完,她手诀一打,就开启了拍卖阵法大屏。

    “十一万!”

    蝽三娘话刚落音,一个巫真圆满的男子就报出价格。

    “十二万!”又一个巫真圆满报价,加了一万。

    不少人纷纷报价,最后,蛾青儿的养花权以三十二万灵玉的价格,被一个巫神修士拍走。

    “恭喜哲道友,拍得蛾青儿的养花权!”蝽三娘说道,“下面,哲道友可以近身上前,和蛾青儿说几句话。”

    这姓哲的巫神哈哈一笑,身子一跃就来到蛾青儿身边,目光温柔的看着蛾青儿,一板正经的说道:

    “青儿,你好好修炼,我们注定有一场道侣仙缘,金风玉露,这半年之后,就是你我的雨约云期…”

    姜药听得快要吐了。

    麻麦皮,你牛逼。

    蛾青儿看着对方的目光,也厌恶惊惧到极点,身子如同暴雨下的鹌鹑,颤抖不已。

    造孽。

    很快,就轮到二号拍卖了。

    随着一轮轮的拍卖,价格越来越高,客人们的兴致也越来越高,很多人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喝着灵酒。

    “哈哈哈,好好,已经三十七万了!”

    “我出三十八万!”

    “三十九万!”

    “四十万,老夫要定了!”

    拍卖场上,气氛十分热烈。

    要不是亲眼所见,姜药根本不相信,真界神仙般的修真贵族,在酒色享乐方面,竟然如此俗不可耐,如此低级趣味。

    慢慢的,终于轮到最后压轴出场的一个青橤人:穆浅浅。

    穆浅浅此时悲愤欲绝,羞怒如狂,美丽的五官都有点扭曲了,但却丝毫阻止不了被拍卖初夜权的命运。

    蝽三娘眉飞色舞,更加卖力的说道:

    “最后一位,荥清尘!这是一个神洲女子,出身南域荥阀,年仅三十三,就已经是武宗圆满,拥有甲上的天才资质,起拍价十八万灵玉…”

    荥清尘?

    姜药立刻明白了。

    看来,穆浅浅报了一个假名。之所以报假名,当然是暂时不想让自己穆阀女的身份暴露。

    很显然,她算是个聪明的女子,分得清轻重。

    姜药忽然想到,她的母亲正是荥姨娘,所以改名叫荥清尘。

    “我出二十万!”一个男子肆无忌惮的打量“荥清尘”,大声报价,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

    “二十四万!”又一个男子直接加了四万。

    “三十万!”戴着面具的姜药沉声说道,一口加了六万!

    意思是,我有钱,我势在必得,不要和我争!

    嗯?

    咦?

    一道道略带不善的目光射来。

    对手!

    “三十五万!”又一个男子报价。

    “三十六万!”

    “三十八万!”

    “四十万!”

    穆浅浅的拍卖价很快就增加到四十万大关。

    一上来就呈现白热化的争夺。

    姜药冷哼一声道:“五十万!”

    五十万!

    众人的目光全部看过来,姜药顿时成为全场聚焦点。

    而在此之前,最高的拍卖价也就是四十万。

    一个鹰钩鼻子脸色阴沉的说道:“六十万!”

    一个络腮胡子的脸色也不好看了,“六十二万。”

    姜药直接作出一个“八字”手势,“八十万!”

    鹰钩鼻子侧目而视,目光冷冽。他没有破坏仙姬楼的规矩出言恐吓,可是他的威胁之意不言自明。

    络腮胡子也似笑非笑的看着姜药,意思同样很明显。

    “九十万。”鹰钩鼻子语气微带铿锵的说道。

    “一百万!”姜药竖起一个指头,声音平静而沉稳,带着势在必得的自信。

    他这竖起的食指,犹如一柄笔直的剑,一杆挺拔的旗,显出干脆、果断、强硬、固执的意志。

    鹰钩鼻子和络腮胡子忍不住看看这根手指,心中生出拗断这根手指的冲动。

    一百万的价格报出来,全场都熄火了。

    有钱的人很多。可是花一百万灵玉买荥清尘的红丸,值吗?

    又不是买荥清尘这个人。

    “一百万了…”蝽三娘激动的大声说道,“一定有道友不服,对不对?对不对!一百万了,哪位道友还敢出手…”

    她语带怂恿和激将,然而,没有人再喊价了。

    阿芩也很激动。

    一百万啊。

    根据她和姜药的约定,她能得到十万灵玉的佣金!

    “…恭喜郑狄道友,获得荥清尘的养花权!郑狄道友可以和荥清尘说几句话…”蝽三娘见到没有人再喊价,只能宣布姜郑狄获得荥清尘的养花权。

    姜药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下,在穆浅浅仇恨的目光之下,不疾不徐的走上展示台,来到穆浅浅身前。

    穆浅浅看着戴着面具的“养花人”,目中露出绝望的神色,整个身子都因为羞愤而颤抖。

    倘若能够说话,她早就痛骂出声。

    “清尘,你要好好修炼双修功法…”姜药一边说,一边伸手抓住穆浅浅的手。

    “咯咯,郑狄道友还真是心急。”拍卖使蝽三娘笑道,“还请道友支付一百万灵玉费用…”

    很多人眼见姜药竟然上来就拉手,忍不住暗骂一声土鳖,鄙夷姜药太猴急。

    穆浅浅被姜药拉住手,身子犹如电击,仿佛被毒蛇咬了一口,她想甩脱,可根本就无法反抗。

    然而正在这时,变故陡生!

    忽然姜药抬手一拳,就轰向大殿某个角落!

    “訇訇…”毫无保留的强大拳影,刹那间就轰在大殿阵法的阵心位置。

    大殿的阵法,顿时在这一拳之下,短暂的裂开一道缝隙。

    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在场所有人都愣了一瞬。

    “找死!”蝽三娘等人随即反应过来,一个巫仙强者反应更快,就在姜药出拳的下一瞬,他也一拳轰出!

    强大的拳域,几乎瞬间就化生出来。

    “滚!”姜药也是间不容发的又是一拳轰出。

    “轰”

    两人拳影相击,恐怖的力量犹如翻江倒海。若非这个大殿有禁制阵法,必定在两人的拳意之下化为废墟。

    很多修为稍弱的巫真,甚至被两拳对轰爆出的杀意所伤,狂吐鲜血,或者被震得远远飞出。

    被强大力量扭曲的空间之下,就连一片惊呼之声也变成了音啸。

    那巫仙强者不敢相信的看着姜药,喝道:“你不是武真…”

    蝽三娘、阿芩、鹰钩鼻子、络腮胡子等人也满眸震惊的看着姜药,第一时间甚至忘记了出手。

    说时迟那时快,这前后其实就是眨眼间的事。

    此时,大阵本就暂时裂开的一道缝隙,在两人的对轰之下,变的更宽了一些。

    几乎同时,姜药就运转刚刚修完初级的大遁术《咫尺天涯》。

    下一瞬,姜药就拉着穆浅浅遁走,消失在原地。

    姜药之所以先动手轰击阵法阵心,是因为他的大遁术只是初级,还难以穿越阵法禁制的阻挡,只能出手轰击阵心,让阵法短暂的裂开一条缝隙。

    翼圣石虚传授的《咫尺天涯》是很厉害的遁术神通,虽然只修炼到初级,可哪怕阵法短暂的被轰开一条缝隙,也能乘机遁走。

    这大殿的阵法等级很高,可并不是顶级,姜药全力一拳之下,果然顺利遁走。

    倘若没有大遁术,姜药根本无法在众目睽睽之下带走穆浅浅。

    双鱼玉佩是外物,激发需要时间。

    挪移符的激发速度也不够快。

    只有大遁术神通,才能意随心动的遁走。

    就在姜药遁走的下一瞬,好几道凌厉杀招就从他刚才站立的地方扫过,前后最多只差了眨眼间的功夫。

    轰轰!

    几个巫仙和一群巫神共同出手之下,姜药之前所置身的空间,被恐怖的杀意绞碎,形成了空间坍塌。

    然而,毕竟晚了一点,连姜药的毛都没有伤到。

    “好厉害的遁术神通!”

    “此人是谁!!”

    “郑狄?!”

    “追!”

    紧接着,一群强者就追了出去。

    阿芩呆呆看着这一幕,妩媚的眸子忽然变得血红。

    “啊啊啊啊!我的佣金骗子!我要杀了你!杀了你!郑狄!”

    这女人气的脸都绿了。

    下一瞬,忽然林海红城中一道恐怖的气息冲天而起。

    “哼…”

    一声令全城惊悚的冷哼声中,一个黑衣老妪已经站在云端。

    这黑衣老妪白发驼背,看上去寿元无多,可那种旋转星河、踏破虚空的强大气势和浑厚道韵,却令所有人望而生畏,高山仰止。

    “小辈,找死…”

    巫圣强大的神识瞬间覆盖数万里方圆,立刻发现了急速遁走的姜药。

    巫圣老妪的声音还在林海红城萦绕,她的那道影子还浮在原地不动,可是她的本人已经在万里之外了。

    姜药带着穆浅浅,瞬间就遁出了三千里。就在他要遁下一次之时,他忽然就感知到极度的危险。

    “巫圣…”

    早有准备的姜药,想都不想就祭出七级傀儡,然后又祭出一个顶级的剑丸,这也是他最后一个进攻性的顶级辅助法宝了。

    就在姜药祭出傀儡和剑丸的下一瞬,一股强大的力量就控制了这一方空间。

    一道枯瘦的手影从天而降,犹如从虚空而来,灭世般向姜药笼罩而下。

    仿佛,天上地下,根本逃无可逃,也不必逃!

    姜药此时已经来不及再次遁走,他仰天看着这道巨大的爪影,眸子陡然就变成铅灰色。

    这就是圣级强者出手的威势么?

    好强。

    姜药之前面对的最强敌人是准圣。原本他以为,准圣和圣级的差别,不会特别大。

    可是只有真正面对圣级强者的压力,他才明白,圣级强者其实有多么强大。准圣和圣级相比,差的太远了。

    难怪,难怪真界有言,只有进入圣级,才算是真正开始修道。

    而不到圣级,只是修真罢了。

    但,姜药短暂的惊惧之后,还是笑了一笑。

    因为,他已经算到,坐镇林海红尘的巫圣强者,一定会追出来。

    正是因为算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早有应对。

    “轰”

    七级傀儡奋起全力,激发最后的灵晶力量,轰向从天而降的爪影。

    与此同时,七级剑丸也轰然爆开,凄厉恐怖的杀意,充斥而出。

    “訇訇…”

    惊天动地的轰鸣声中,整个天空一片混沌,暗夜无光,巫圣老妪那一道渡空而来的圣元大手,在七级傀儡和顶级剑丸的抵抗之下,竟然没有抓住姜药。

    穆浅浅满眸惊愕的看着这一幕,看着姜药,哪里还不明白?

    她顿时露出出极度的惊喜。

    “嗯?哼…”远方一声冷哼传来,原来那老妪已经的身影已经在姜药眼帘出现。

    可是此时此刻,因为七级傀儡和顶级剑丸的抵挡,为姜药争取了宝贵的半息时间。

    有了这半息时间,他的顶级挪移符终于成功激发了。

    就在顶级挪移符激发的同时,姜药就极快的收了七级傀儡。

    然后,他和穆浅浅的身子就消失在原地。

    顶级挪移符极其宝贵,能够挪移三万里。

    下一瞬,巫圣老妪就出现在上空,她的第二爪,抓空了。

    “竟然还有七级傀儡!”就是她,也被姜药的七级傀儡惊了一下。

    有这等辅助法宝的人,怎么可能简单?

    巫圣老妪叹了口气,没有再追。

    她很清楚,已经追不上了。

    能从她巫圣两重天强者手中成功逃遁,连她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小辈。

    ………

    姜药消耗了七级剑丸,又消耗了顶级盾符,还损伤了七级傀儡,终于按照预定计划,逃出了巫圣强者的追踪。

    看似惊险,其实都在姜药的预计之中。

    姜药又连续使用大遁术,已经在北方十万里之外。

    直到此时,姜药才放心的停了下来。

    “附近不远的郿关,就有去神洲南域的传送阵,你自己回去吧,不要再来巫域冒险了。”姜药放开穆浅浅的胳膊说道。

    接着,他解开穆浅浅被封锁的修为,然后又给她一个指环说道:“这里面有一些资源,还有一柄剑器,就给你吧。不谢,我叫雷锋。”

    说完,姜药转身就走。

    救出了这个表妹,他也对得起舅舅穆无极了,问心无愧。

    他戴着顶级面具法宝,就连声音和气息都会改变,穆浅浅不可能认出他。

    可是姜药刚刚走出几步,背后的声音就喊道:“表哥!”

    嗯?

    她能认出我?怎么可能?

    姜药忍不住转过身,看着穆浅浅。

    穆浅浅的神色很是复杂,惊喜中带着愧疚,“龙城表哥,我知道是你,谢谢你冒这么大险救我。”

    当时那种情况下,若不是念着血缘之情,谁会冒险救自己?

    能冒险救自己的人,自己怎么还能因为上一代人的事恨他?

    她想不到这么巧,竟然被姜药救了。先不到姜药会救她,更想不到姜药已经厉害到这等地步,能在那种情况下救出自己,还逃脱了巫圣强者的追捕。

    这都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料。

    “你怎么知道是我?”姜药摘下面具,露出一张清俊的面容,神色微讶。

    穆浅浅露出一丝笑容,指指他手中的面具说道:

    “我记忆很好,记得这是虞嫃的面具,我见她戴过一次。但虞嫃是女子,也不可能救我,所以我猜到是你,这应该是虞嫃送给你的面具法宝。”

    姜药从来没见过她笑,似乎她不会笑。可此时看到她笑,才发现她笑起来非常好看,属于那种笑容极有感染力的人。

    “龙城表哥,以前我对你有误会,不该恨你,我向你道歉…”穆浅浅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荥清尘虽然不受人待见,却也恩怨分明。”

    她仍然自称荥清尘。

    她对姜药真的很感激。要不是姜药,她会是什么下场?想想都后怕。

    就算到时暴露身份,能被救回去,她还有脸面么?

    此时看着姜药,她才发现这龙城表哥虽然是穆苍月的儿子,可却是一个很好的人。

    “你不用向我道歉,我也没有放在心上,你没事就好。快回去吧。”姜药说道,“我在巫域还有事要做。”

    姜药对这位表妹点点头,就戴上面具准备离开。

    “表哥。”荥清尘上前两步,“我有件事想告诉表哥,是关于表哥母君的事,对表哥很重要。”

    姜药脚步一停,“哦?什么事?你说来听听。”

    荥清尘撩撩耳边的秀发,“这是我母君告诉我的事,本来我们母女一辈子都不想告诉你。不过今日,我还是想告诉表哥,希望表哥不要怪我之前故意隐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