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晚唐浮生 孤独麦客

第三十五章 撕扯

    折嗣伦登上了寿州城头,仔细看着南原上的一场大战。

    淮贼攻到寿州城下了,他怕朱景降了,坏夏王大事,于是亲自带着四千步骑,赶到了寿州城督战。

    兵力确实很紧张。

    淮宁军计有衙军一万四千、外镇军八千,如今外镇军陈素部已经北上蔡州,朱景手里的五千人也是外镇军,正在守御寿州。

    一万四千衙军派了三千至安州协防。

    杨行密遣大将、楚州刺史李神福赶至黄州,总督已增至三万余人的诸路兵马围攻安州。

    安州城内的州兵已经成损失殆尽,全靠玉山军时瓒部那几千人顶着时至今日,玉山军越打人越少,但战斗力却缓慢地起来了,至少守城还可以勉强胜任,不像野战那样顶不了几回合就溃败下来。

    折嗣伦不放心玉山军这帮“神策军余孽”,于是派了三千兵马来援,增援及及可危的安州一线。

    鄂州杜洪亦派兵救援,为蕲州冯敬章所败,随即便不再出击了,安心防守。

    淮宁军衙军还派了两千人渡河北上,留了五千人守光州,剩下的基本都被折嗣伦带到了寿州。

    他别无选择。

    如今最重要的是稳住朱景,别让他直接降了,这是最重要的。

    也别怪折嗣伦疑神疑鬼,着实是杨行密这人打仗实在太离谱了,动不动就有敌人带着兵和地盘投降他。楚、泗、濠、黄、蕲等州,哪个是他真刀真枪打下来的?都是别人送的啊!

    折嗣伦曾经接触过祭天大会的巫师,本不相信他们会法术,但看杨行密这样,感觉还真说不好了。

    他真的很担心朱景中了什么妖法,把寿州这么一座要害城市送给杨行密,导致光、申、蔡一带的战局全面崩盘,故亲自前来督战。

    对手是朱延寿,也是“老朋友”了。

    这两年他一心一意苦练精兵,听闻吃住在军营里,家都甚少回,或许就是为了找邵树德雪耻。毕竟,当年的淝水之战,实在打痛了他的自尊心。面对面毫无花巧的阵战,竟然被人直扑中军大纛,打得单骑走免。

    若羞耻心强一点的,就该抹脖子了。

    朱延寿的羞耻心很强,但他不愿抹脖子,于是就把精力全用在练兵上。

    今年攻蕲州之战,他亲自坐镇黄州指挥,也带了少许新练的兵马过去,表现还不错,这让他信心大增。

    这次他带着各州兵马两万人西进,又征发了土团乡夫两万余人,杨行密还遣徐温将步骑五千相助,全军四万五千余人,浩浩荡荡攻入寿州。

    战争,已经打了好几个月了,但寿州一线始终没能突破。

    “朱延寿有些才具,然淮军并不能称之为劲旅。”折嗣伦说道:“出城野战可能有些风险,若谨守城池,倒无甚大碍。”

    朱景却有些焦急。

    寿州城杵在这里,淮人确实不敢大举西进,但人家敢劫掠啊。地方上被祸害成什么样子了?朱景很心痛,因为都是他的本钱。

    折嗣伦情绪稳定,甚至还有空转向北边,看着淝水、淮水以及淮水北岸那辽阔苍茫的大地。

    曾经的寿州将魏守节率五千人渡河北上,直扑颍上县。

    前阵子传来消息,他正指挥大军围攻县城。

    老实说,折嗣伦对他这些人的战斗力不是很放心。五千人里面只有两千是淮宁衙军,剩下三千都是土团乡夫。就是那两千衙军,来源也很复杂,未必就多能战了。

    只能希望他争点气了。

    杨行密拖住了淮宁军主力,导致淮西镇无法派遣大量军队北上,攻击颍州。仅有的这一路独苗,还是希望他好好打的。

    待到击退淮人,便可以收拾整顿兵马,大举北上。

    当年夏王可是说过,淮西镇打下多少地盘他都认,都交给他管理。折嗣伦不奢望可以控制颍州这种富州大郡,不过拿来置换申、寿二州,不也挺好么?

    申、寿二州名义上是淮西镇的,但大家心知肚明,都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好好操作一番,换一下,也不是没有可能。

    城下传来一阵战鼓声。

    淮人又一次冲杀了上来,与守寨的淮宁军战作一团。无休止的攻防战,又开始了。

    而在更远的地方,淮人正在大肆劫掠,不可一世。

    ……

    “杀!”

    “杀贼!”

    “援军到啦,杀贼,别让他们跑了!”

    颍水之畔,厮杀陡然激烈了起来,只短短片刻,就进入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大群军士从远方下马,然后开始披甲列阵。

    而在正前方,五千余人正在舍命搏杀,看到数千人骑马抵达之后,一方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一方则如丧考妣,稀里哗啦地就溃了下去。

    “贼军溃啦!白捡的功劳,杀啊!”

    追杀就此展开。

    一方三千人溃不成军,一方两千人在后面直追不方。

    刚刚下马的武士一看,啐了一口,再度上马,朝溃逃之敌前方兜去。无论如何,今天是不会把这股贼人放走了。

    围点打援,好不容易钓出了你这支援军,焉能轻纵?

    “拜见契必将军。”淮宁军押衙魏守节快步上前,向着契必章行礼,道:“今日飞龙军策马赶至战场,火候拿捏得刚刚好。观契必将军用兵,获益良多。”

    “行了,也别胡吹大气了。我有几分斤两,自己清楚。若真有你说得那么厉害,这会就该我来指挥李唐宾,而不是他来指挥我。”契必章哈哈大笑,道:“不过围点打援这招,我确实玩过很多回了,手熟得很。”

    北上的淮宁军攻颍上县,因为战斗力和兵力的关系,并未能及时得手。颍州一看,决定派兵来援。得到消息后,飞龙军左厢立刻出发,一路疾驰,不惜马力,抵达了战场附近。然后等到到了一个合适的时机,骤然杀出,让敌军崩溃。

    通过高机动性从一个战场快速转移到另一个战场,这是飞龙军的战术之一,一般而言是配合友军一起行动,共同歼灭某部敌军。

    契必章听闻耶律亿这人也喜欢让步兵骑马高速机动,曾经七日内通过携带大量马匹的方式,成功机动了一千里。老实说,即便是在草原上,这也有点过分了,定然跑废了大量马匹,简直丧心病狂。

    “契必将军,击败这股贼军后,下一步该如何行动?”魏守节跟在契必章身后,小声问道。

    他手底下就两千淮宁军,其他都是凑数的。这点人,遇到敌军大队,当真是一眨眼就没了。要想活下来,还是得靠飞龙军。别的不谈,人家有一万多人,这就不是你能比的。

    “自然是要”契必章刚说了一半,却见颍上县城门洞开,一群人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领头之人袒露上身,牵着一头羊。

    牵羊礼,这是要投降了。

    魏守节也看到了,喜不自胜。渡河北上以来,终于获得第一桩像样的胜利了。

    “颍上县降了,这是好事。”契必章道:“今日攻来的那三千梁贼来自颍州,已尽数被我歼灭。”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抬头看向远方。

    那里正在追亡逐北。淮宁军、飞龙军互相配合,杀得贼军人头滚滚,余众胆寒,不得不跪地乞降,哀求不断。

    这三千人,也不知道颍州从哪搜刮来的。但不管怎样,州内的兵应该不多了,正好一举将其袭占,看朱全忠急不急。

    “你带人收拾颍上县的残局。”契必章一边吩咐辅兵们尽快喂养、洗涮马儿,一边说道:“我欲北行一趟,想办法把颍州占下来。梁人腹地空虚,我早已知晓。但以前没能攻下什么名城大郡,有些不美。这次便取了颍州,把梁军战线左翼给他撕扯开,看朱全忠、庞师古会怎么想。”

    魏守节默默回忆了下地图。

    梁军主力屯于颍水,与夏军对峙,听闻日夜相攻,大小数十战,好不热闹。之所以目前还没展开你死我活的拼杀,可能是因为隔着一条颍水,无从施展吧。

    如果庞师古知道自己左翼的蔡州、颍州相继恶化失陷,而右翼的郑州也被夏军骑兵骚扰,进而攻占的话,他还有信心在前线打下去吗?

    不!真到了那时候,根本打不下去的。即便庞师古想死战,军士们可未必愿意。一个不好,基本就是一溃千里的惨烈结局。

    有点太宗讨刘黑闼的意味了。两军主力对峙决战,唐军深沟高垒,坚壁不出,同时派出骑兵反复袭扰刘黑闼的后方及粮道。刘黑闼想决战而不得,最终粮尽惨败。

    这就是决战。决战不是双方拉着几十万人在一起互砍。大部分的决战,是双方在几十里乃至几百里的范围内不断施展各种战术动作,进攻与防守,压制与反制,进而影响到中央的核心战场,让战场胜负的天平出现变化。

    太宗讨薛仁杲,为何要相持六十余日,任凭西凉军把自家祖宗八代都骂成狗,就是坚壁不战?为何不一开始就充满英雄气地把大纛打起来,带着亲军直接冲上去与贼人硬杠呢?

    太宗战窦建德,为何要在虎牢关内以逸待劳三十多天,任凭窦建德叫骂,根本不出战?还非要等窦夏军队犯了个错误,排出了一字阵型才断然出手?为何不一开就冲出去将窦建德杀溃?

    因为太宗是活生生的人,他只考虑战争胜败,只专注如何用最省力、代价最小、最合理的方式击败敌人,不需要英雄气。

    与梁人的决战,也大抵如此。

    休息完毕的飞龙军连夜北上,消失在茫茫原野之上。这一次,目标颍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