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县令开始的签到生活 滴水淹城

第六百七十章 画地为牢

    “画地为牢,好一手画地为牢,厉害!”

    颜如一这一手似阵非阵,力量好似凭空出现,直接将他禁锢在了咫尺之内。

    这力量不算太强但却极为难缠,不仅封闭了空间,似乎其内还有时间流转,玄奥异常,该是专为困人而创出的功法。

    六十年磨一剑,六十年画一幅画,只为了最后献祭自己,画出能够困住这咫尺之地的牢狱,果然是无论什么练到极致都有着可怕的力量!

    “颜如一,看你的模样,应该不像是不明事理的人,为何这么固执,非要为那些人卖命”

    “大人又错了!”摇了摇头,颜如一自嘲道:“我这个人既贪财好色,又贪生怕死。沈大人或许忘了,我可是个贪官呐!”

    “若是凭外貌就能判断一个人的本性,那世间就没有什么大奸大恶之徒了!”

    轻轻一笑,颜如一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丝毫没有半点悔意,有些事情他既然决定做了那就一定是想通了。

    随后,颜如一不仅变得白发苍苍,皱纹开始爬满脸庞,不一会儿的功夫,便从一个精神奕奕的中年人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

    他所有的生命全部都融入进了手里的画中,此时的他已如风中烛火,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不过,此刻颜如一的眼神却是越发的精神。虽说几十年来苦练这一招,可他从来没有用出来过,也不知道威力如何。

    如今自己生命虽然即将走到最后,但却能凭一己之力,困住了沈钰这等隐隐的天下第一。

    就凭着一手,他就足以感到自豪。

    另一边的沈钰,手轻轻一挥,山河图随之张开,万里山河鲸吞一切。浩荡山河冲击之下,颜如一的那幅画亦是摇摇欲坠。

    “好画!”当山河图一展开,就被颜如一察觉到了。一幅画,颜如一画了整整六十多年。

    明面上他是一个文弱书生,可实际上画技已入道心,画术早已刻入骨子里。

    沈钰的山河图既是万里山河,也是一幅画,一副波澜壮阔,覆盖万里的画。是画,就自然又共通之处。

    “大人的画纵有万千山河,日月星辰,可是山河再广阔也压不破我的三尺画牢。”

    “只要我不死,咫尺之内,我自无敌!”

    仿佛呼应着颜如一的话,困在沈钰身前的牢笼光芒流转,试图与山河图的力量不断对抗着。

    此画竟以颜如一的精神为媒介,勾连天地,借天地之威,意图困住沈钰。

    可这里早就被山河图包围,这万重山河又何尝不是一方天地。

    两幅图的碰撞,就好似是两个世界的碰撞,空间裂痕遍布,隐约好似见雷霆阵阵,阴云密布。

    一波波巨大的冲击力涤荡四方,在山河图中的万重山河碾压之下,所谓的牢笼很快就有了裂痕。

    颜如一只感觉内腑震荡,七窍之内不断向外流淌着鲜血,万千山河的力量既是压在他的那幅画上,又何尝不是压在他的身上。

    他并没有说错,只要他不死,这三尺画牢就牢不可破。可是,他是人,是人就会撑不住。

    万千山河的力量又岂是他一个文弱书生能够承受的,三尺画牢有多少裂痕,就证明他身上有多少裂痕。

    要不了多久,他就会随着这三尺画牢一起灰飞烟灭。

    “也不过如此!”手向前一指,山河图迅速激荡,挡在自己身前的三尺画牢裂缝越来越多。直至最后,濒临崩溃。

    什么咫尺之内无敌,还以为有多强,没想到也是不过如此而已。

    “噗!”重重的喷出一口血,颜如一很清楚,自己已经是强弩之末撑不住了。

    自己满打满算才撑了多久,有三十息么,他之前想过可能会成不了太久,但也没想到差距会如此之大。

    难怪那些人如此惧怕沈钰,如避蛇蝎。就他们的水平遇到了沈钰,可不就得被轻松砍成八段么。

    “撑不住了!”鲜血大口大口的喷了出来,颜如一怒吼一声,最后撑了一波后直接崩溃。

    三尺画牢彻底崩碎,颜如一整个人奄奄一息,只剩下半口气在,再无半丝余力。

    可这时候的颜如一脸上没有任何临死之前的悲伤,有的只是一丝解脱,还有对沈钰的些许敬佩。

    原以为他六十年磨的一剑,就算不能伤得了沈钰,也能拖住他一时,没想到连一时都没脱住。

    太强了,强的让人有些绝望!

    “你输了!”山河图展开将他们笼罩在里面,沈钰一步步走向颜如一,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好似在看一个失败者。

    颜如一想要困住自己,却连片刻都撑不了,六十年练一招究竟练了些什么玩意。

    雷声大雨点小,亏自己还这么重视,合着陪小孩子过家家呢。

    “不,是沈大人你输了!”抬头,颜如一艰难的抬起头,嘴角想要咧起一丝弧度,他想要笑,可却发现脸上的肌肉已经不能随心控制了。

    不过,他的眼神中依旧带着笑意,似乎是在莫名的得意。

    “沈大人不觉得周围哪里有些奇怪么?”

    “奇怪?”感知笼罩四方,沈钰并没有察觉到又任何不同。只是眼前的桌椅似乎落了些灰尘,明明刚刚还没有灰尘的!

    而且他老是感觉有什么地方不一样,可究竟是哪里为不一样,却一时半刻想不起来。

    “大人就没有觉得,时间过的有些快?”

    “时间?是了,时间!”好似突然想通了什么,沈钰一下就明白了自己刚刚为什么老感觉哪里不对劲了。

    是时间,明明刚刚只过去了一小会儿,可却感觉时间线被生生拿走了。给人的感觉,好像是过了不止一天。

    “大人可知,何为画地为牢,此术又名断生机!”

    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努力了数次,颜如一连翻个身都做不到,更别说想要站起来了。

    不过即便这样,他也依旧没有烦躁,索性就直接躺在了地上,任由生命快速流逝。

    “我的这幅画与大人的画不同,我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能真正困住大人,只在于能困住你多少。”

    “有一点沈大人或许没有想到,那就是着画中牢狱与外界之间的时间,其实并不一样!”

    “说来惭愧,我自信满满的答应过他们要拖你三月,却不想只拖了不到半月!”

    说到这里,颜如一又不由有些佩服“沈大人,果然厉害,在下自愧不如!”

    “半月!如今已过半月?”感知放到最大,听着城中百姓说起今天的日子,侧面证明了这一点,也让沈钰不得不承认现实。

    咫尺天涯,倏忽半月,这一招的恐怖让人不得不惊叹。

    “好一个画地为牢,厉害!”

    “沈大人过奖了,其实说来惭愧,这一招本是为了对付灵气暴增后的出世的那些老怪物们的,没想到用在了沈大人身上,实在是惭愧!”

    “你也知道灵气暴增?”

    “灵气暴增之事,在我颜家世代相传,并不是什么秘密。其实这画地为牢之术,乃是颜家祖祖辈辈习练的功法,到如今可能也就只有我一人会用了吧。”

    仿佛又想到了从前不堪回首的往事,颜如一脸上的愤恨之色一闪而逝,随后怅然一笑,仿佛在自嘲一样。

    “这么多年以来,我们颜家世世代代耕读传家,同时从年幼就开始习练此术。”

    “我幼时读书,爷爷曾告诉我灵气暴增即将开始,凡颜家人都要用一生磨练这一技。”

    “颜家人的使命便是如此,蹉跎一生,只为刹那芳华!颜家族老临死之前,会将自己的积累赠予晚辈。世世代代,从未断绝。这一招的威力,自然也是越来越大。”

    “直到灵气暴增,老怪物现世,天下乱起。届时百姓将千不存一,尸山血海,白骨遍地。”

    “那时候整个天下,到处都将会是一座座被吞噬一空的空城,目光所及之处,都是一片绝地。”

    “家中祖训,灵气暴增之后,颜家子弟当不惜牺牲,共赴劫难,为天下争一争生机!所以,此术又有另外一个名字,名曰断生机!”

    “明白了!”似乎明白了什么,沈钰眼睛微微一缩,不由得为颜家的大手笔而震惊。

    “灵气暴增之后,天下高手突破者无数,但与那些老怪物相比仍旧是天壤之别。”

    “但每一代的天才的天资其实都不差,差的只是时间不够,积累不足而已。”

    “颜家子弟这是要用自己的命拖住那些老怪物,刹那芳华的爆发虽然看似只困住他们片刻时间,可外界却已过去许久。”

    说到这里,沈钰不由抬起头,有些敬佩的说道“颜家这要用自己的命,为这个时代的天下高手争命,争取那一线生机!”

    “大手笔,大气魄!”

    “哈哈哈,可那又如何!”忍不住放声大笑,颜如一的脸上写满了悲伤,丝毫没有因为自己是颜家人而自豪。

    “颜家为天下人考虑,那天下人可曾为颜家考虑过!”

    “颜家世世代代皆出名臣清流,个个都是铮铮铁骨,可结果呢。”

    “我被污蔑为贪官污吏,那些饿死的百姓的家人们要吃我的肉,喝我的血,这些我都能忍。可他们却写下万民血书,不仅想要将我千刀万剐,还要将我身后的颜家一起处决!”

    “他们饿死了家人,就要让我们全家陪葬。我知道,一定是有人在推波助澜,可他们却都信了!”

    “那些我曾经呕心沥血要救助的人,如今却写下万民血书,要我整个颜家的命,你说可不可笑!”

    似乎明白了颜如一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沈钰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问道“颜家真的亡了?”

    “是啊,不仅要死,全家都要被杀。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他们怎么会放过颜家。”

    “可惜颜家上下皆乃书生,空怀绝技,却一生只能用一次!”

    “颜家祖训,此术只能待灵气暴增之后,对那些出世的老怪物们用。”

    “这应该是为了防止被他们得知,有所防备!”摇了摇头,沈钰也不由感叹“颜家先祖,当真是个人物!”

    为了抵抗这些老怪物,世间天才果然是层出不穷,各种秘术秘法,令人嗟叹。

    尤其是颜家这等家族,更是令人佩服。虽为书生,却世世代代都在为抵抗灵气暴增后的老怪物们而努力着。

    更是为了这一招不为外人所知,所以令身怀绝技的颜家人,终生都不得动用。如此气魄,的确是让人不得不敬重。

    “所以,颜家才亡了!”不屑的一笑,也不知道是在笑话那固执死板的颜家人,还是在笑自己这个可怜人。

    “朝廷的旨意一下,颜家上下都被抓了。即便如此,颜家也从未想过用那一招。”

    “他们还一心觉得朝廷不会杀了他们,毕竟,颜家时代都出名臣,在皇朝的声望不低。”

    “可结果他们失望了,朝廷是不想杀我们,可那些百姓不一样。他们早把仇恨转移到了我的身上,以为是我贪污粮草,让他们的亲人饿死。”

    “有人一撺掇,他们自然就景从。万民血书,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非要将我颜家置于死地。”

    “加上朝中有人让推波助澜,我颜家就这么没了。”

    “我的确该死,可我不能死!”

    闭上眼睛,重重叹息一声,颜如一静静的说道“我的命不能丢,我还有一件比命还要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在最后的关头是他们救了我,给了我这一命,所以我得还!”

    “至于祖训,颜如一不肖,怕是令祖辈们失望了!”

    “不过事情也做了,命也还了,如今我也不欠他们的了。果然,还是无债一身轻啊!”

    静静的看着马上身死的颜如一,沈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按道理讲,这些想要坑他的人,他非得弄死不可。

    可眼前这个,沈钰又有一种同情的感觉。不过,也用不着他动手,颜如一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即将燃尽。

    “可惜家中长辈被屠戮一空,他们的力量未能传承下来,只有我爷爷察觉事情不对,传了一部分给我,绝大部分还都浪费掉了。”

    “再加上灵气暴增未至,能调动的灵气不多。不然的话,想来一定能困住沈大人三个月。可惜,可惜啊,终究是差了一点”

    颜如一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好像在低声呢喃,已经微不可闻。

    等沈钰再看过去的时候,生机已经完全断绝,整个人已是油尽灯枯,气息彻底消失。

    颜家画地为牢的绝技传承了这么多代,却还未等到灵气暴增,就这样断绝了,着实可惜!

    一群贪官污吏,为了一己之私,把脏水都往颜家身上泼,致使颜家上下尽没,统统该杀!

    这颜如一倒是有些小聪明,跟他讲自己所谓的故事,还不是想着借他的手去杀那些曾经陷害他的贪官。

    不过,若是颜家之事为真。那这一遭,他还真就走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