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王梓钧

887【赵瀚是女主角】

    (本章内容,胡说八道,贻笑大方,请红学家们高抬贵手。)

    “陛下,《风月宝鉴》的手抄本找来了,书名被抄成了《石头记》。”

    “放着吧。”

    李香君已经升为司礼监少监,平常不怎么跟在赵瀚身边,而是忙于处理其他的公务。

    眼前的随侍女官,名叫吴秋凤,金陵句容人。

    赵瀚无比好奇的拿起手抄本,关于《风月宝鉴》这本小说,他是从柳如是那里听说的。贾宝玉、林黛玉这些名字,肯定跟《红楼梦》有关,但初本作者肯定不是“曹雪芹”。

    在另一个时空,空空道人、情僧、吴玉峰和孔梅溪,这些人都给小说改过书名。脂砚斋、畸笏叟、棠村、松斋、绮园,这些人都批注过小说。并且,以上这些人,全部使用化名,没有哪个是真名。

    “曹雪芹”做的事情,是将小说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

    按照红学主流观点,“曹雪芹”是曹寅的孙子曹沾。

    姑且是吧,反正“曹雪芹”属于化名,安在谁身上都可以。

    真正重要的是,“曹雪芹”在增删的时候,到底把原版小说删改了多少。如果删改量极大,那么等于二次创作,也可以被视为《红楼梦》的真正作者。

    赵瀚现在看到的,属于初创版本。

    没有《红楼梦》开篇那两段,直接从女娲炼石补天说起,接着什么空空道人也没有,直接就是“地陷东南”之语。

    读着读着,赵瀚就看出些味道了。

    跟几百年后的《红楼梦》比起来,这个初版内容很糙。行文拖沓而枯涩,文学性远不如《红楼梦》,另外还提到了“流寇”之类的字眼。

    用了几天时间,把手里的抄本读完,赵瀚又好气又好笑:“这些大头巾,惯会藏着掖着!只要不非议田政,我还会因为一本小说就抄家杀头?”

    这是本政治隐喻小说。

    贾母可以理解为朱元璋,或者说大明皇室先祖。贾宝玉是大明国祚,是传国玉玺,喜欢吃胭脂,胭脂就是印泥。玉上镂刻的“莫失莫忘,仙寿恒昌”,正是玉玺上的“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林黛玉就是崇祯,多疑,轻信,率真,自私。

    为啥赵瀚笃定林黛玉隐喻崇祯?

    另一个时空的《红楼梦》,林黛玉死在宝玉大婚之日,但这属于狗尾续貂版的说法。

    林黛玉的生日为二月十二,是吴中一带的花朝节(百花降生)。那么她的死期,就该是4月25日(百花退位),或者是4月26日(送别百花的饯花日)。而崇祯皇帝,恰恰就死于4月25日!

    赵瀚现在拿到的版本,直接把黛玉的死期改了,改成这个时空的崇祯祭日,且都是在树下吊死的。

    更明显的,是对薛宝钗的人物更改。

    薛宝钗的名字改为薛元堇,“堇”是土字旁,隐喻大同新朝。而“钗”是金字旁,隐喻满清朝廷。

    另外还加入了新人物,名叫卢宝钗,估计暗指这个时空的满清。小家子出身,想得贾宝玉的欢心(争夺天下),结果被活生生打死。

    用来隐喻吴三桂的夏金桂,被改名叫夏金玉。估计是这个时空吴三桂为祸不大,反而是左良玉比较关键,作者就用阴险狡诈、出尔反尔的角色来影射。

    鸳鸯、玉钏、金荣等人还在,但又添加了几个人物,反正类似的边缘角色,要么带土字旁(大同官员),要么带金字旁(建州鞑子)。

    贾敬就是嘉靖,不仅谐音,而是都爱炼丹,啥正事儿不管。

    王夫人是天启皇帝,都是意外落水成疾而死,把贾宝玉(大明国祚)托付给林黛玉(崇祯)。

    贾环谐音家患,暗指李自成、张献忠之流,多次诬陷伤害贾宝玉(大明国祚)。贾蓉、贾蔷,谐音戎、羌,暗指大明周边的各路蛮夷。

    贾政,大明国政。

    王熙凤,魏忠贤。

    元春,袁崇焕。

    种种隐喻,不一而足。

    所以赵瀚才看得气笑了,他读到未经删改的《红楼梦》,瞬间就知道作者到底在写啥。

    端午节的头天晚上,赵瀚来到柳如是房里,拿出小说手抄本说:“柳君且看看,我批注得如何。”

    柳如是只看过连载部分,如今见到全书,顿时欣喜微笑,但翻开之后很快傻眼。

    在贾雨村出场的时候,旁边有赵瀚的红色批注:贾化,字时飞,号雨村。阉党余孽也!

    柳如是继续往下读,至介绍贾府中人时,又是一堆红字批注:元春,袁崇焕也。迎春,温体仁也。探春,杨嗣昌也……

    原版的《红楼梦》,探春应该隐喻郑成功,或者是南明某位出海逃亡的大臣。但这个版本故事改动了,连带着探春的性格也改了,变得焦躁急近、不听劝告,跟杨嗣昌的情况非常类似,其“百足之虫论”就是在骂流寇。

    柳如是连续翻看了二十多页,直看得是头皮发麻,赵瀚的红字批注太吓人了。

    “陛下这么批书,什么小说都没法看了。”柳如是把书放下,语气似在撒娇,其实想劝赵瀚不要小题大做。

    赵瀚笑着说:“我也没想着追查作者是谁,写本小说都藏头露尾,难道还能起事造反不成?便让他们去思慕前朝吧。”

    柳如是立即恭维:“陛下大度,古之明君亦不过如此。”

    明日端午放假,柳如是所生的皇子皇女,傍晚时分都从学校回来了,跟宫女们一起悬挂艾草。

    赵瀚逗弄了一番儿女,又跟柳如是聊起小说。

    作者确实别出心裁,改朝换代的争霸事,竟然能写成两女一男的三角恋。男的是江山国祚,女的是崇祯和赵瀚,最后赵瀚小三上位成功了。

    建州鞑子成了出身寒微,因勾引少爷而被打死的丫鬟。

    李自成、张献忠更惨,连女配角都没混上,莫名其妙变成了反派男配。

    哈哈哈哈,赵瀚越想越欢乐。

    翌日。

    赵瀚先去参加朝会,节日上朝不做别的,就是群臣祝皇帝节日快乐,而皇帝则赏赐大臣们节日礼物。

    大臣们离开紫禁城时,人手提着一串角黍,也就是粽子。

    放假三天,除了要值班的,众人都很开心。

    费如兰则以皇后身份,召集后宫嫔妃,同时接见臣属女眷。只有诰命夫人,才有资格进宫,接受皇后的赏赐和祝福。

    好几十个大臣的妻子,跟后妃们坐在一起,观看临时舞台上的演出。

    “好!”

    张铁牛的老婆叫得最大声,节目精彩处,直接站起来鼓掌,瞬间成为全场的焦点。

    这位夫人也早想通了,张铁牛既不回家,也不接她去同住,那便将就着过呗。自己是诰命夫人,反正不可能休妻,今后有儿子养老就行了。

    一场节目看完,她凑到费如兰跟前,抹着眼泪说:“娘娘,我家那训哥儿,听说去了冰天雪地。能不能求皇帝,把训哥儿调回南京?便不是南京,调去河北、陕西也成啊。我就生了这一个,训哥儿要有个三长两短,下半辈子我可怎么活啊!”

    费如兰微笑道:“训哥儿志向远大,陛下时常夸赞。男人的事情,我们妇人家还是不要过问。”

    话头被堵死了,张家那位夫人不知怎么继续。而且,她非常不合群,其他女眷都对她避而远之。

    就拿费纯和陈茂生的妻子来说,出身都比较普通,但随着丈夫高升,她们平时表现得愈发庄静沉稳。唯独张铁牛这个老婆,脾气和品味一直没变,永远都是乡下泼妇的样子。

    费如兰倒没有鄙夷之心,只觉得有些头疼,而且经常哭笑不得。

    张庭训年幼的时候,有次被带进宫里过节。因为小孩子之间打闹,这位张夫人当场发作,把张庭训按在地上就打。打就打嘛,还当着众多女眷,把裤子脱了打屁股。事后问她为啥要脱小孩的裤子,她回答说裤子布料昂贵,害怕被棍子给打坏了。

    快到中午,大臣女眷带着礼物离开。

    朱媺娖、朱慈炤姐弟俩,还有其他皇子皇女,被叫到一起来吃饭过节。

    “怎没把妻儿带来?”费如兰问。

    朱慈炤回答说:“有些不便。”

    费如兰说:“明年一并带来,莫让他们独自留在家中。”

    朱慈炤说:“谢娘娘恩典。”

    朱家这几个小的,自从来到南京,逢年过节都要进宫的,赵瀚也没把他们当外人。

    “皇帝驾到!”

    众人连忙起身迎接。

    赵瀚笑着走进院里:“都坐吧。”

    院里摆了足足四桌,光是赵瀚的儿女就17人,年龄最小的还在吃奶。

    赵匡桓把几个老婆都带来了,其中两个已经怀有身孕。

    那位伊丽莎白公主自然也在,还是第一次见皇帝,好奇的悄悄多瞧了几眼。

    这种皇室的家庭聚会,估计也就开国时候能有,再过个一两代,那得摆几十桌才行。

    赵瀚的嫔妃数量是真的少,今天全都叫来了。不仅有来自文莱的公主,那位朝鲜公主也在,今年已经18岁了,去年还生了个儿子。

    聊的都是些家常,主要聚焦于赵福荣、赵含锦、赵匡栐的婚事。

    “福儿还没选好?”赵瀚问道。

    赵福荣脸色羞红:“已有中意的。”

    费如兰笑道:“是陈郎中家的公子,在金陵大学读书,模样周正,性格也好。上个月在马场见过,福儿觉得还满意,我已让礼部挑选黄道吉日。”

    大公主的婚事搞定了,赵含锦、赵匡栐可以慢慢来,反正他们年龄不算太大。

    赵瀚看向邻桌的朱媺娖,观其发型,便知还是单身。

    崇祯把女儿许配给赵瀚,这事儿早就传遍了,谁敢跟皇帝抢女人啊。

    赵瀚突然又想起那本小说,自己和崇祯都是女主角,抢那个代表江山社稷的男人。有些人还是放不下啊,或许自己娶了崇祯的女儿,这件事才能真正翻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