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呢喃诗章 咸鱼飞行家

第五百九十九章 生死狭间

    随着黛芙琳修女的最后祝福,两人身后的篝火轰然跃动。火焰以篝火为中心,顺延着提前布置在地面仪式痕迹流淌,几个呼吸的功夫,火红的线条便已经点亮了整个庭院。

    那些蜿蜒着的纹路和古代符文,在星空下跳跃着,火光的跃动让它们变得越发的立体,也越发的真实。

    与此同时,在地面流淌着的火苗同样从夏德和黛芙琳修女两侧,沿着步道两侧的沟槽流淌向了面前的大宅。但又在大宅的台阶前转向,两道火流向着两侧延伸,将整个建筑包围了起来。

    步道旁的修女摇晃铃铛,捧举瓷瓶,轻晃白幡。而在大门前的两位高环修女,则同时拉开了大宅的大门。

    瞬间,代表着两个世界边界的白色雾气,像是咆哮着的巨兽一样涌了出来,但随着远离门口,又变得越来越淡,并恰好在庭院的边缘停止了蔓延。庭院的火光在雾中跃动着,让边界稳定的停留在这里。

    脚下仍然是物质世界的土地,但属于亡者的世界也渗透了过来。

    夏德再说什么,沿着步道走向前方。那白雾似乎在步道上最为浓郁,行走在其中,夏德甚至无法看清楚两侧的修女们。

    但他依然能够听到修女们的轻声呢喃,她们在向死亡本身进行祈祷,古朴的语言和老旧的语法,仿佛将时光拉回了旧时代,那个每个人都敬畏着死亡的年代。

    外乡人,你感受到了奇迹。

    外乡人,你感受到了亵渎。

    外乡人,你感受到了启迪。

    外乡人,你感受到了低语。

    耳边“她”的声音接连不断,而不断向前的夏德,也隐约感觉到了世界变得有些不一样了。那不仅仅是阴冷的风和一些奇怪的低语,而是世界整体都变得有些不同了。

    来到了大宅的门口时,他几乎已经看不到站在两侧的修女。前方就是大门,夏德没有犹豫直接跨了进去。

    白雾在室内依然存在,但眼前的大宅却不再是刚才进入时的样子。没有门厅,眼前只有一条笔直的走廊,那条通往大宅最深处的走廊,而走廊尽头就是那扇门。

    “也好,我也不必再浪费时间了。”

    风中带着衰朽**的味道,不断从前方涌出的白雾里,细碎的声音越来越多,而且全都不像活人的声音。夏德屏住呼吸,感受着异常空间的力量,一步步的靠近走廊尽头。

    白雾的来源处,原本代表着“裂缝”的墙体已经不再是那个旋转的黑色旋涡,现在是一扇破旧的木门。夏德站在门前停了一下,然后伸出手,推开了那扇门。

    门后是一片黑暗,冰冷的气流混合着白雾冲击他的身体和灵魂。手腕上的细线散发出赤红色的光芒并给他温度,嘴巴里的叶片则为身体补充着源源不断的生机。

    “赞美无限树之父,愿时光与我同在。”

    “赞美银月贤者,愿月光永恒照耀我。”

    “赞美黎明先生,光耀阴影,影随黎明。”

    还有呢?

    “她”在夏德的三声赞美后,轻声问道,

    “赞美远古死神,愿死亡庇佑我这个外乡人。”

    他跨了过去。

    跨越生死之间,模糊的边界让你触碰到了灵魂最深邃的秘密。

    外乡人,你对‘死亡’有所感悟。

    这种说法在获得“贪婪”灵符文以前也曾出现过,代表着夏德虽然对死亡的力量有所感受,但还不足以在命环中构建灵符文。这已经是第二次听到这句话了,第一次是奥古斯教士给他遗言的时候。

    死亡,外乡人,你离开了生者的世界。

    即使是你,也无法长久的在这处世界停留。

    耳边传来了“她”的提醒,而跨过门后,那冷厉的风忽然消失了。

    空间的变动,让已经习惯了空间跳跃的夏德没有什么不适感。但周围那种对身体排斥的感觉,却让他真正感觉到了,究竟什么是“生死狭间”。

    门外依然是飘散着白雾的世界,只不过这里的雾并不流动,而是静止在空气中。而眼前依然是罗素男爵庄园深处的那条走廊,但眼前的一切都像是褪色一样,变成了灰白黑三色,而且这里像是经历了百年岁月洗礼一样,变得异常的破败。

    阴冷潮湿的雾气,和夏德下午下山时遇到的极为相似,而且对活人更加的不友好。

    “教士那样的低环术士,最多能够在这种地方停留一周,那么我呢?”

    在嘴巴里始终含着那片叶子的情况下,你必须在一千天之内离开。

    “明白。”

    谷/span>  夏德点点头,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在这处失去了颜色和生命的世界,他的皮肤和衣物依然保留着色彩。只是当他使用肢体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和**不同的力量感。

    这件0级遗物和夏德遇到的其他遗物很不相同,无处不在的四要素,并没有让他产生头痛之类的负面感觉,低语要素正被其他三要素有效的平衡着。

    虽然在此处**力量并不凸显,反而灵魂在内外**在内,但很明显,容纳着神性的灵魂比凡人的躯体要强大。因为环术士体系是**和灵魂相统一,所以他仍然还是三环,但充沛的灵,以及挥手间仿佛就能击穿墙壁的感觉,是正常的身体所没有的。

    他甚至感觉,自己在这个地方,可以勉强使用一次迷锁。但黛芙琳修女说过,这片生与死夹缝中的世界,环术士的灵和体力的恢复速度极慢。因此,夏德如果敢在这里使用迷锁,就要承受几个小时内完全脱力,而且无法使用任何奇术和咒术的后果。

    “还不算很糟糕。”

    地面覆盖着灰色的苔藓,墙壁上攀附着乌黑的痕迹。再转身看向身后,那扇来时的门已经不见了。

    但手腕上缠绕着的细线,却依然是燃烧着的赤红色的模样。当夏德想要返回时,他可以返回这个位置,这根线会他指引离开。

    没有立刻出发,而是蹲下身查看墙边的苔藓,然后勉强认出这是一种名叫尸草的特殊植物。在物质世界,这种植物是从尸体上种出来的,不仅剧毒,而且只是携带就会加速携带者的老化,而在这个世界,这却像是很普通的植物。

    “这地方比想象中的还要古怪。”

    站起身看向胸口的挂坠,轻轻一抚,正神黎明先生的圣徽散发出金色的光芒,随后向前飘飞,但又因为被绳子拴住,因此只是在胸口前漂浮。

    这处本不应该存在的,在生死边缘的世界终年漂浮着白色的雾气。拥有时空灵符文的夏德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里不是稳固的正常空间,而更像是虚幻的梦境或者其他什么东西。

    其中的地形,基本上是西卡尔山及山脚下的米德希尔堡市的复制。只是这里没有其他的生命,只有逡巡着的灵魂。

    整个世界没有哪怕一点的声音,就算是夏德踩踏造成的声响,也会被削弱到他自己几乎都听不到的程度。

    而离开了这座宅子来到外面,却意外的发现天空并非是想象中的黑色,而是一种诡异的灰色。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和星辰,一切都仿佛死掉了。

    夏德也不愿意在这种世界多做停留,于是便顺着圣徽的指引离开了庄园,向着城市的方向走去。

    寂静无声的世界尤为的可怕,偶尔忽然从身边出现的死状惨烈的灵体,虽然只是与夏德擦肩而过,但依然让本就压抑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

    而在夏德真正的进城之前,他在树林中遇到了一个试图攻击他的恶灵。那是一个拿着自己的头颅,骑在马背上,胸口也凹陷进去的骑士亡灵,看起来像是很久以前死去的灵魂。

    灵修教团的仪式本来应该能够保护夏德不被恶灵注意,但大概是不幸者的头发的原因,无头骑士的恶灵,在夏德靠近以后,还是看向了他。

    “果然如此,仪式的确可以削弱恶灵对我的感知,但如果太靠近”

    无声无息的,骑士手持长枪骑马向着夏德冲锋而来。在那恶灵和夏德交错的瞬间,银色的月光在这片没有色彩的世界一闪而过。

    随后夏德继续向前走去,而恶灵则无声无息的被分成了两截,随后消散在了空气中:

    “我是真正的骑士。”

    这是它的遗言。

    在生与死的边界,夏德真的很强。

    明明庄园距离城市很远,但当夏德越过了森林后,居然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寂静的米德希尔堡市的郊区。

    继续向前走一条街,越过路口便直接踏进了城里。虽然这里的确像是真实世界的倒影,但似是而非,又不是完全相同。

    “这样也方便赶时间了,但奥古斯教士在城里吗?他难道在教堂里?”

    夏德猜测到。

    白雾朦胧,影影绰绰的灵魂在四处飘荡。夏德今天见到的灵魂,比他来到这个世界后见到的灵魂的总数还要多。似乎米德希尔堡和周边地区死去的人们,灵魂都有概率来到这个不正常的地方。

    这是对死亡规则的践踏,正常死亡后,灵魂应该是直接离开才对。

    “这种生与死暧昧不清的错误地方,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他实在是搞不明白,但如果这里存在着的灵魂全部涌向现实世界,即使其中只有少数恶灵,也一定覆灭整个旧大陆中东部地区。

    “教会难道就没有一次性解决这种地方的方法吗?如果只是一味的封印,以后肯定会出更大的问题。”

    心中想着,忽然听到了微弱的呼救声音。夏德迟疑的停住了脚步,因为这处世界会消减一些的声音,因此声音的来源应该很近。

    “这里还有别的活人?”

    他想起了学院传来的信息上提到过,今年秋季失踪的人格外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