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呢喃诗章 咸鱼飞行家

第八百六十五章 宴会上的吸血种们

    小提琴声浮在最上层,下方垫着银笛和单簧管的声音,最后由具有卡森里克风情的舒缓大提琴奏乐声打底,这是卡森里克舞曲的典型风格。

    罗斯柴尔庄园大宅的整个一楼都被开放为了宴会场地,其中那面积占一层面积四分之一的大厅,则是宴会主场地,这里本身就是为了宴会而准备的。

    时间尚早,玛格丽特公主还没有进行告别演讲,水晶灯下穿着精致礼服的绅士和女士们,正在各自享受着此刻的时光。

    卡森里克语不怎么好的夏德,跟在贝恩哈特先生的身边,与他一起在长桌旁找到了他的朋友们。那是头顶都悬挂着小蝙蝠的吸血种,细细数来大概七八位的样子,都是白衬衫和黑色正装的打扮,但每个人都有类似怀表、胸章等的不同装饰。

    他们各自端着红酒,在贝恩哈特先生走来的时候,大声谈论着今年秋季的葡萄收成。和米德希尔堡的吸血种同族类似,本地的吸血种们大都也经营酒类的生意,甚至本地葡萄酒行会中大部分人都有吸血种的背景,夏德认为这与他们信仰的那位神明有关。

    “哦,瞧瞧谁来了?”

    长着粗犷的大胡子,比起吸血种更像是熊人之类异种生物的中年男人,大声招呼着贝恩哈特先生:

    “阿尔芒,什么时候从米德希尔堡回来的?生意还顺利吗?”

    “两周前回来的,至于生意?哦,那座山之城的同行们其实不欢迎我。”

    贝恩哈特先生也笑着与其拥抱了一下,然后拍了拍夏德的肩膀,向众人介绍到:

    “各位,这位是我的朋友,从德拉瑞昂而来。虽然不是我们的人,但也是我们这边的人。”

    虽然这样的介绍很隐晦,但人们都听懂了他的话。

    “晚上好,先生们。”

    夏德用卡森里克语说道,主动与这些绅士们握手,并由此判断出了他们中大部分都是低环,只有一人是五环。相比起来,七环的贝恩哈特先生等级最高,他被派去执行秋季米德希尔堡的任务,也终于说得通了。

    贝恩哈特先生在本地的名望很高,因此夏德作为他带来的朋友,也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人们向他打探着德拉瑞昂的趣事,夸赞着他的相貌,又感叹他身上礼服的做工是如此的精良。贝恩哈特先生见到自己的朋友受到了欢迎也很高兴,他从侍者手中的托盘上端起两杯红酒,将其中一杯递给了夏德,这才开口说道:

    “最近城里有什么趣事吗?我回来以后一直在养伤,是的,在米堡遇到了些事情,所以不太清楚最近城里的趣事。”

    说着话,用自己的戒指敲了敲玻璃杯,然后冲夏德眨了眨眼睛。夏德知道贝恩哈特先生的红宝石戒指,其实是他自己制作的炼金物品,可以让酒水具有血的味道。

    “有趣的事情?”

    被贝恩哈特先生称为“罗南伯爵”的老先生举杯和前者碰了一下,这位老先生拿着的手杖是包金的,右手五根手指头戴着三枚宝石戒指,黑色外套上的纽扣像是纯银,每一枚上都有小蝙蝠的隐晦图案。但这副样子非但不显得突兀,反而有种低调的奢华感:

    “昨天萨奇亚伯爵死在了距离这里不远的白王俱乐部,凶手是他的情人。”

    罗南伯爵说道,贝恩哈特先生缓缓点头:

    “真是让人惊讶。”

    夏德也附和道:

    “很让人惊讶,没想到亨廷顿市的治安这么差。”

    “不是本地治安差,这件事其实有隐情。”

    罗南伯爵压低了些声音,向夏德挑了下眉毛:

    “先生,你刚来本地,消息可能不怎么灵通据说昨天教堂也抓到了一个人,从潘塔纳尔来的人。”

    他眨了眨眼睛,贝恩哈特先生做出了了然的表情:

    “是他们啊,胆量真大。”

    说着,还和一旁“茫然无知”的夏德解释了一下潘塔纳尔来人的含义。

    “他们想做什么?”

    脑后扎着小辫子的约克男爵端着酒杯问道,想用自己的杯子去碰贝恩哈特先生的戒指,但被后者笑着躲开了。

    这次是那位像是熊人的拉马迪子爵回答了他,子爵的嗓音倒是很文雅,和外表一点也不搭配:

    “我倒是听到了些消息,但不保证真实。”

    众人都向着周围看了两眼,子爵这才压低了声音:

    “据说是和潘塔纳尔之心有关,现在沼泽地那边有很多的流言,萨奇亚伯爵经营的草药生意,手伸的太长,挡了不该挡的路。”

    “潘塔纳尔之心是什么?”

    夏德心中狐疑道,但还没等他开口询问,戴着金丝眼镜的约克男爵又说道:

    “说起来,我倒是还有个消息,这可是独家消息,连教会都不知道。探寻真理的协会,是的,就是那个更南方的学术组织,派人来到了我们这里,据说在找一件东西。”

    夏德一愣:

    “真理会?”

    他差点脱口而出,还好及时止住了。

    贝恩哈特先生不安的用皮鞋敲了两下地板,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真理会?”

    他尽量压低声音,很有神的眼睛眯起,有些苍白的额头皮肤上出现皱纹:

    “我在米堡也碰到了这群疯子,他们来我们这儿做什么?和潘塔纳尔的人有关?”

    “没关系,真理会这种学术组织,可相当看不起大沼泽地区的乡巴佬,认为他们没文化。”

    约克子爵笑着说道,一圈人都露出了笑意,夏德也配合着笑了起来。即使是在环术士中,也是有歧视链条存在的。

    “真理会只派来了三个人,身边还跟着一个信仰不正确神明的,有活力的非法宗教团体的神职人员。他们在黑市找到我,买了一些特殊的药物,向我打探这场宴会的情报,并高价买了四张邀请函。那群人可是真有钱。”

    这位“药贩子”毫不在意的透露着自己客人的消息:

    “我现在还没看到他们,但他们肯定会来。”

    夏德立刻扫视着周围,然后听到有人又问道:

    “怎么又和邪,咳咳,我是说非法教徒扯上关系了?”

    这次是贝恩哈特先生给出了回答:

    “真理会在米德希尔堡事件中吃了大亏,派出的那些教授们因为非法狎妓,几乎被一网打尽。而且,他们也向来不介意和非法分子合作,毕竟,大部分的非法分子都没有他们那么疯狂。”

    因为同属一个种族,这些吸血种们彼此信任,聚在一起用普通人无法理解的隐喻,交流着本地的各类新闻。这期间夏德安静的在一旁听着,记下来其中的内容。

    倒是吸血种的食谱,和正常人有一些不同,因此他们都是各自用盘子取了一些果蔬,没有去动那些肉食。

    夏德因为没有熟人,所以也没有到处乱跑,即使看到在大厅一角,已经聚集起了玩罗德牌的人群,他也没有贸然走过去凑热闹。

    倒是胸前挂着和平教会圣徽的中年神父,中途走过来和贝恩哈特先生握手,看起来是贝恩哈特先生的熟人,这时其他吸血种们默契的将话题转变为下第一场雪之前,以亨廷顿市酒业协会的名义,到本地教堂为亨廷顿市孤儿院及福利院捐款。

    看起来他们已经完全融入到了普通人的生活之中。

    夏德没有去主动和陌生人谈话,倒是有人来找夏德搭讪。那是一群凑在一起的本地贵族少女,笑着推着其中一位穿着红裙子的姑娘,给夏德递了一张手帕,夏德接过来以后才发现上面是地址和姓名。

    再去看那姑娘,已经有些害羞的去和朋友们汇合了。

    见夏德一副惊讶的样子,“药贩子”约克男爵又笑着调侃道:

    “我们亨廷顿的姑娘,向来都是如此的热情和大胆。刚才的好像是麦克唐纳家的女儿,这是很好的结婚对象,他们家的葡萄园可是比贝恩哈特的还要大。”

    “但他们家的葡萄酒质量,可是比不过我家的,贝恩哈特家族出产的红酒,比处女的鲜血还要甘甜!”

    贝恩哈特先生立刻反驳道,周围人都笑着调侃起来,但也不否认他家的葡萄酒质量很不错。

    夏德则看着那手帕,然后摸了一下自己的脸,他可没有随便招惹陌生姑娘的习惯。

    当城市中央的钟塔,连续敲响七声的时候,身穿蓝色公主礼裙,头戴银色冠冕的玛格丽特·安茹公主,终于在随行的威纶戴尔贵族们的陪同下,出现在了楼梯上方的平台上。

    在报社相机的镁光灯条不断爆闪的同时,奏乐声停止,宴会厅中的说话声音也戛然而止。夏德端着酒杯,和这些颇为上流和体面的吸血种们一起看向站在高处,在四周煤气灯的映照下,仿佛全身都在闪着光的有着淡金色长发的公主。

    她没有取出演讲稿,而是直接开始演讲。

    “卡森里克的公民们,我谨代表安茹王室及1853年托贝斯克访问团,在此刻发表演讲。和平已经降临旧大陆近一个世纪,德拉瑞昂与卡森里克的友好关系,自我的先祖,伟大的科莱昂一世起,绵延”

    “先生。”

    夏德正抬头看着那位公主,身后传来了年轻女士的声音。转头去看,发现那是一位女仆打扮的姑娘。这是拥有魔女力量的环术士,夏德见过她,在猫头鹰俱乐部和西尔维娅小姐见面时,就是她在西尔维娅小姐身边服侍:

    “小姐要见您。”

    女仆低声说道,夏德点点头,然后对贝恩哈特先生说道:

    “那位女士找我有些事情,我一会儿回来。”

    “小心一点。”

    贝恩哈特先生有些担忧的拍了拍夏德的肩膀,然后目送夏德随着那位女仆穿过人群逐渐的走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