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呢喃诗章 咸鱼飞行家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奇迹-暴怒(加更求票)

    明明此时站在那里的是人型生物,但夏德和医生分明看到烂泥一样的真实身躯。

    “快点解决它,教会的人要来了。哦,医生,别忘记,要”

    “把最后一击留给你。”

    医生点了点头,夏德这样做是因为,【恶作剧男孩】的试练是给他和两位魔女的。如果最后一击由医生完成,那么辉石就没有了。

    依靠着墙壁的恶魔却虚弱的笑道:

    “你们以为,我没有料到这种情况吗?”

    黑暗中开启了一扇门,随着那古旧大门的打开,被医生束缚在楼顶的灰色天使雕像,在刺耳的石头基座摩擦地面的声响中,滑动到了这里。

    夏德面色不变:

    “医生,你去解决恶魔。尹露娜,帮我拦住它!不能耽误任何时间了。”

    “好!”

    医生冲向维克多·番尼,后者正试图逃向被月光照亮的侧面小露台。夏德挡在医生和天使之间,毕竟【哭泣天使】会以使用恶魔力量的人为第一目标,但夏德的估计完全错了。

    灰石底座转动,在刺耳的声音中,捂着自己脸颊的天使转向了两位公主的方向,然后在黑暗中快速向着她们滑动。

    尹露娜原本就在蕾茜雅身边,她没能第一时间认出这是什么,但还是投出了手中的阳光枪。

    只是这一击完全落空,天使雕像消失不见了,它跨越空间出现在了蕾茜雅的身边,灰色的双手放下,脸部朝向了两位公主。

    “不要看!”

    夏德一步跨出,闭着眼睛挡在了【哭泣天使】和公主们面前。右脚踏地开启“空间稳定光环”,防止雕像再次移动,耳边听到了“她”的声音:

    【躲开,它在向你伸手。】

    被【哭泣天使】接触到的任何凡物都会消失在物质世界,夏德立刻向着一旁闪躲。而在他的身后,火柴女、沉眠公主和杀手杰克,随着公主们命环的旋转来到了这里。

    三者一起挡在公主们面前,但随着天使灰色的双手触摸,又一起消失在了这个世界。这片刻的阻拦,给了玛格丽特公主和蕾茜雅躲避的时间,此时尹露娜也已经意识到了这是什么遗物,她没有贸然靠近,而是以头顶悬浮着的黄金天平的光芒压制住遗物的力量:

    “现在注视它的脸,只要不超过两秒就不会石化!”

    刺啦~

    灰色雕像不依不饶的向着两位公主移动,它完全无视了夏德的【空间稳定光环】,消失在了夏德面前,出现在了公主们身后,对着她们伸出了自己的手。

    蕾茜雅和玛格丽特公主还想要后退,但却发现自己的双腿居然无法移动。灰色的手臂几乎要触及她们的面孔,但却又硬生生的停下。

    一双手臂环绕过雕像的身躯,在它的身后抱住了它。本来状态就极差的夏德,此刻忍受着心中的暴怒以及担忧,让自己的前胸贴住雕像的后背,硬生生的让它停下:

    “蕾茜雅,玛格丽特公主,你们快走!”

    “夏德,快放手!”

    尹露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终于喊出了夏德的名字。而两位公主也明白了这声呼喊是因为什么,天使放弃了去触碰她们,它慢慢后退,却没有将夏德顶向后方。它在“退”进夏德的身体中,它在尝试着同化夏德的血肉。

    二者身体连接的位置,灰色的石质皮肤已经向着夏德的全身蔓延。他的动作正在变得僵硬,双眼中的神色正在快速消失。

    “他真的是夏德·汉密尔顿?”

    玛格丽特公主还没来得及惊讶,就看到一旁的蕾茜雅想要冲上去抱住夏德,她急忙将蕾茜雅拉住:

    “不要靠近。”

    尹露娜此时也焦急的来到了夏德的身边:

    “真是糟糕,这种情况要怎么办?”

    尹露娜也不敢直接触碰【哭泣天使】的雕像,只能用【平衡】的力量对其施加影响。但这依然无法阻止那尊天使雕像缓慢的退进了夏德的身体中。不过是两三个呼吸的时间,夏德的身体表面几乎全部变成了灰石,而他的身后则生长出了石质的蜷缩形态的羽翼。

    “不用着急,夏德没那么容易死。”

    玛格丽特公主拉着蕾茜雅,尹露娜则非常冷静,十七岁的姑娘随着夏德见过无数的大场面,见过夏德体表神性余辉的痕迹,她很相信夏德:

    “他的生命力就好像篝火一样旺盛,不必”

    她抿了抿嘴,又打量两位公主:

    “说起来,你们和他是什么关系?”

    忽的夏德雕像表面亮起了道道亮眼的火痕,雕像表面的皴裂自他的心脏向着全身蔓延,让灰色石像表面像是有岩浆流淌。

    随后火光熄灭,黄金色的璀璨裂纹紧接着出现,让原本平整的雕像表面出现了更加密密麻麻的痕迹。

    初火的余尽与神性的余晖交替在雕像表现闪烁,尹露娜的脸上露出喜色:

    “我就知道,夏德什么事情没见过,怎么可能死在这里?”

    蕾茜雅红着眼看着他,玛格丽特公主知道夏德是为了保护她们才会陷入危险。想到了自认识他以来,似乎总是被他帮助,此时也轻咬着嘴唇心中很是紧张。

    而实际上,此刻的夏德并未失去意识。在灰石天使“退入”他身体的同时,不仅是天使想要融化他的血肉,他同样也汲取到了与他融为一体的遗物中庞大的灵。

    奇迹要素与低语要素,一起为夏德补充因为剧烈战斗而贵乏的灵。身躯石化的同时他也并不慌张,因为体内流淌着的初火以及灵魂中的神性,不会允许他被其他力量同化。

    神性与原初之火,是位格远高于【哭泣天使】的存在。这天使雕像虽然危险,但它也只是贤者级遗物而已。

    石像状态无法言语,但耳边还有“她”的轻笑声。在石头与自己的血肉交融的同时,夏德清晰的感知到了石头冰冷的质感,甚至因为那石头在与他融为一体,他甚至清晰的感知到了石头的具体构成。

    但更关键的是,夏德感知到了【哭泣天使】躯壳内扭曲的本质,他并不清楚【哭泣天使】到底是什么,只是惊讶的发现在二者相互融合的过程中,自己因为恶魔将蕾茜雅牵扯进来而暴怒的情绪,居然也在侵染天使。

    【这本身就是相互作用的过程。】

    “她”的笑声依然如此的让夏德放松:

    【吞噬,从来都是一个双向的过程。】

    初火和神性,如同夏德预料的那样开始发挥作用。但令他惊讶的是,遗物似乎只是在他的表皮构成了一层石化皮肤,但内里的本质,似乎是他的血肉在融合那尊石质的雕像。

    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双方在互相融合,但也能清晰的感知到,这种融合更像是他的身体在如同蚂蚁一样,一寸寸的将冰冷的石质雕像,化作自己的一部分。

    这种自己的皮肤在吞噬石头的感觉相当奇怪,但迅速涌入身体的灵,的确让他的状态越来越好。当这种相互的融合到达了某个极限,他似乎听到了耳边模湖的呢喃:

    “你也是石”

    灵与要素的积累此刻到达了极限,触碰遗物本质得来的力量,终于凝聚成了夏德全新的力量。

    黑暗中大片蒸汽雾涌出,那炽热的白色气流逼迫着三位姑娘不得不后退,尹露娜脸上隐隐带着些兴奋的表情。

    在与夏德体表不停闪烁的光辉呼应的白色蒸汽雾的深处,硕大的命环黑影不断向前靠近。

    在钟声与汽笛声中,巨大的锤头砸击向夏德的身后,让那高速旋转着的黄铜命环完全显现出来。

    “四环?”

    玛格丽特公主直到此时,才终于知道夏德的真实环术士等级,并由此产生了更多的疑惑。

    属于贤者级遗物【哭泣天使】的力量,顺延着夏德的身体汇聚于高速旋转的命环之上。在低语要素与奇迹要素交织的短暂几秒后,黄金色奇迹要素完全占据了上风。

    【神离去后,凡人工匠在梦中遇到了那癫狂的无形天使,在疯狂中使其重回物质世界。当哭泣的天使触碰到外乡人的梦,本应没有情绪的天使知晓了暴怒的含义。】

    【遗物-哭泣天使,给予你全新的力量。】

    【外乡人,你铭刻了黄金奇迹灵符文-暴怒。】

    “哭泣天使”本应该没有暴怒的力量,但因为处于融合夏德的过程中,反而被他此刻激昂的情绪影响,给予了夏德代表着他自身情绪的力量。

    而伴随着命环的旋转速度降低,黄金色的灵符文已经显现在了命环表面。被封印的亵渎-【红月】、吸收神性而来的亵渎-【雷霆】、拉开艾肯奥拉知识之箭时得来的低语-【力量】,以及此刻的奇迹-【暴怒】。

    距离四环升华五环,夏德只差最后的启迪灵符文了。耽误了将近两个月的周六夜课,也许应该让蕾茜雅和多萝茜重新开设起来,虽然和姑娘们的幽会很不错,但追寻力量的脚步是不能停下来的。

    而想到了蕾茜雅,刚才恶魔试图对她下手而引发的夏德的暴怒情绪再次被点燃。他并未去压抑自己的情绪,而是让这种仿佛能够为自身带来爆炸式力量的情绪充斥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