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天中奖 云罱

第406章 担当

    半夜十一点了,江帆坐在副驾驶位一声不吭。

    江爸江妈坐在后面,也没说话。

    司机就更不会说话,沉默的开着车。

    直到到了楼下下车,江帆才叹口气:“不好办啊!”

    江爸说道:“明天你别去了,该干嘛干嘛去,我支应着!”

    江妈憋不住了,忍不住吐槽了一下:“藏着掖着不肯说,以为别人都是傻子,要账就要账吧,打人家干嘛,还要卖人家的房子,要我说,这都是自找的。”

    江爸拧着眉头,没有吭声,主要还是没底气。

    具体借贷的为什么要砍人,一个没个明确的说法,二伯一家不用说,肯定是向着自己儿子的,陈述的时候自然会遮掩,可据大伯和小叔私下透露,造成现在这样的结果,主要还是江权做的太过分了,不然何至于把人逼的动刀子,走这种不归路。

    据说给人借了三万,连本带利已经收回来五万块。

    依旧还有一万利息,江帆也搞不懂这利息是怎么算的。

    利滚利也不至于滚成这样,怪不得人走极端。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怎么处理自由法院裁决。

    可二伯一家却不善罢甘休,尤其是江贵主意很定。

    血债血偿,要一命还一命。

    坚决要判凶手死刑。

    可这事儿得看法院,怎么判也不是江贵说了算的。

    所以,江帆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二伯一家都把希望寄托在了江帆身上。

    方才在二伯家,江帆全程都在当鸵鸟,就是不想管这麻烦事,如果江权占理,那自然没得说,他肯定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给二伯一家讨个公道。

    可问题是,这事江权不占理。

    就像老话说的,你既然准备造反,那就要做好被砍头的准备。

    放高利贷逼人破家,这事儿是正经人干的?

    既然做了,那就要承担后果。

    至于具体结果如何,等法院判就行了。

    江帆不想掺合,但不能明着拒绝,所以挺头疼。

    好在关键时候江爸很有担当,主动给儿子接下了这口锅。

    “明天江权下葬你就回魔都。”

    江爸说道:“这事一时半会的说不完,有的扯,我看着商量就行了,你不用掺合,这种事好说不好听,你面子再大也不能用在这种地方,不然商都的领导怎么看你。”

    “还是我爸有担当!”

    江帆连连点头,毫不吝啬拍马屁。

    江爸就很舒畅,不无感慨道:“这人啊,做人还是要有点底线,砸人家的碗,就要有被人反咬一口的觉悟,你以后也要引以为戒,做人做事记的留点余地,不能跟江权一样,非把人逼的走极端,老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人!”

    江帆老实点头:“我知道。”

    江爸一边往电梯走,一边说:“这两年走极端的人是越来越多了,匹夫一怒,就得溅一脸血,这人越有钱,就越不懂得敬畏人心,不管是恩怨情仇也好,还是利益纠纷也罢,要记的得饶人处且饶人,宽恕其实是一种境界,一个人如果懂的宽恕别人,那么他的路也会越走越宽,如果不懂的宽恕,就会引来无数的仇视怨恨……”

    江帆那个无奈,只能哼哈应付着。

    老爸这个毛病,估计这辈子改不掉了。

    一说教就没完没了。

    不过江爸说的也有道理,不管做什么事情,留点余地总归是好的。

    兔子逼急了会咬人,这个道理很多人不是不懂。

    而是时间长了容易忘掉,所以圣人才提倡要三省其身。

    所以人才需要反省。

    江帆也就顺便反省了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没发现自己做过什么逼人上梁山的事,这才略略放心,也怕被人惦记上,哪天出门遇到个突发事件什么的。

    人越有钱,就会越惜命。

    上楼,江帆问:“江权到底葬哪?”

    江爸说道:“现在还不好说,等明天商量吧!”

    江帆啧啧:“人死为大,我觉的你们上一代的有些观念也该改变一下了,不是寿终正寝的不能进祖坟,这都啥年代了,还抱着古人的那一套不放,我觉的不太好!”

    江爸皱眉:“不能胡说,横死不进祖坟传承了上千年,怎么能说丢就丢,再说了,横死之人进祖坟会破坏风水,风水这东西不可全信,但也不能不信。”

    江妈难得地跟江爸统一战线:“就是,可不能把风水坏了让我孙子跟着遭灾。”

    江帆那个无语,这就有点夸张了。

    人倒霉是意外,说白了就是个概率问题。

    而日子过的好不好,则是现实客观因素。

    跟风水有毛的关系。

    可这事儿,还没办法讲道理。

    也没法理解上一代人为什么那么信这些东西。

    江家的坟全在乡下,而且江爸还出钱找关系买下了一大块地,老兄弟几个为了打理祖坟没少花费心思,不但种了好多树,还专门修了宗祠之类的。

    当初为了迁坟,还搞的声势浩大。

    不管走到哪里,落叶归根的观念依旧很深入人心。

    江爸弟兄几个虽然都进了城,但将来两腿一蹬都要进祖坟的。

    没人会希望自己被装进报关,放到公墓里面。

    所以才不惜出钱出力买地迁祖坟。

    但横死之人不能进祖坟,二伯一家肯定是不希望把儿子装进陶罐里送去公墓,不然将来孙子睡哪,可其他人又不同意江权进祖坟,连江爸江妈都不同意,这是原则问题。

    关系子孙后代的大问题。

    即使亲侄子也不行。

    所以还有的扯。

    江帆不关心这些事,第二天起来爸妈去了二伯家,他去了客服中心,走马观花地看了看员工的工作和精神状态,听负责人汇报了几句挖空心思想出来的比较重要的工作,说了几句表扬的话,又去项目筹备组转了一圈,问了问项目推进情况。

    晚上,江爸江妈回来的时候已经十点了。

    江帆问了问商量的情况。

    江爸说道:“已经定了,埋到你二伯家的地里。”

    江帆问道:“地不是都租掉了吗?”

    江爸说道:“靠近卢家沟的那块收回来,总得给江权找个容身之地。”

    江帆搓搓头皮:“埋在地里也不是办法,现在都在清坟,村上估计都不让埋。”

    江爸叹气:“不让埋也得埋,最多不立坟头,把地铲平就行了。”

    江帆就不再问,第二天去了趟乡下,送了江权最后一程,就回魔都了。

    两个小秘回魔都了,有一阵子没见,生活都快成一团乱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