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出笼记 核动力战列舰

7.36章 刻骨铭心的特质

    战争带来了伤亡,也带来了对工业品的持续消费。

    子午线上的铁路运货量持续增大,而且也进行了提速,

    风抚历3589年,铁路车轮技术采用了先进的气悬浮技术,也就是钢轮和钢轨之间,存在一层气膜。这让铁路的阻力速度可以和主世界的悬磁浮效能相比。而且这种行驶,不用在铁轨上维持磁场消耗能源,只需要让钢轮上维持即可,能耗极低。其运输成本已经能与海运成本竞争。

    北方联邦的各个工业城开始加班加点的生产低端制造品,诸如粮食罐头,水壶,澡盆,以及化学净水剂等,都源源不断的通过铁路送到了南边。

    而中端制造上,各式各样由符文稳定材料属性的机械,例如抽水泵,锅炉,砖窑抽风机,冷水空调,广播,这些产品的需求量也大增。

    ~

    南大陆战争是‘科学’,为了传教而挑起的。

    也是为了奠定自己的领导力而积极推进的。但是“工业”也没闲着,扩增产能,同时掌握原材料供应渠道。积极主动参与。

    这时的塞恩斯在这场战争中攫取的利益,仍然不足以取得对“工业”的优势,在92年后将账算一算,反倒是工业攫取了大量南大陆资源后,开始了技术井喷。

    塞恩斯彻底算错了,在卫铿这个刁民积极进取的情况下,奥术为主导的“科学”太高远了,只有在全面灾难中,亦或是凡人们的迷茫中,科学才是领导。

    现在如此蓬勃发展的工业将各种应用技术普及到生活中,对于工业下的人民来说:‘科学’你得快一点。

    卫铿现在尚不清楚“科学”是在和“工业”抢主导权,反倒是塞恩斯的不断推进,让工业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强。

    近古时代,只有两类群体对基础民生产品有强烈的需求,第一是:被战争打成一片白地,第二:有着大量生子家庭的社会。

    而卫铿的工业概念恰恰又并非为:塞恩斯先入为主认为的“累计财富”式的西式工造经济产业。而是稳定社会。

    “科学”搅和的越多,‘工业’神职就愈符合人们的期待。

    ~

    这场战争中,北方领地也没有将贸易的财富累积起来,而是越过了北方浮冰海,也朝着冰原大陆去开发。

    91年,在南大陆打的如火如荼的时候,十五条跨海能源线路开通了。深海中一条条三米粗壮的管道,铺设在并能的深海中,每一个环节都被人小腿粗的铆钉固定。

    主世界的能源线路,为“天然气管道特高压电网”在奥术世界,能源线路则有着更加清奇的方式,那就是采用超流体管道。

    这些超流体管道中的能场中,流体能无损的传递动能。损耗量要比这个世界的电能传输少,高压电在这个物理规则下的隧穿造成的损失,解决的成本太高了,所以还是不突破能级的流体传输效率好。

    这个跨越整个海底的能源线路工程是除了子午线铁路之外有一大工业奇迹,沿途中几座海族城堡在得到贸易特惠后,把这个玩意当成的两块大陆的血管来膜拜。

    十年前战争中和解后,如今人类和上层海族形成了非常良好的合作关系,但海族对日益发展的人类社会还是有些有趣的误解。

    ~

    视角来到冰原大陆

    数万年来,只有游荡的冰魂,以及白毛巨怪盘踞的冰原上,也同步开始了开拓。一座座宿舍一样的定居堡垒在冰原上建立。

    这些定居堡垒附近,修建了冰川,进行了能量落差转换。

    冰原的表面和海洋中有巨大的温差,这样的温差就是能量,几千米的冰川和紧邻大海进行交互,潜热的释放就会产生大量能源,而这样的能源,传送到主大陆的工业区就会拥有无穷无尽的能源。

    当然卡瑞特也能预算到这么做的后果!暖流陡然变成寒流。对气候有着不确定性,必须让这股寒流可控,咒法系的传送体系必须在深海层进行交换。

    如果一切调配得当,可以让人类工业受益上百年。也能让北方的冰原上出现星罗棋布的湖泊、水草的绿洲。当然,转换一个大陆的生机,这是在染指神的权威了。

    ~

    在北方大陆上,一片“云方水库中”,这里在人类到来前,是一个巨大的盆地,现在这里灌满了纯净的湖水,在下游那个盆地狭窄的出水口中,水流被一层接着一层的重力坝阻拦。

    冰雪融化的湖水在这里凝聚,不断将冰原峡谷拓的越来越宽,几百年后,变成了类似贝加尔湖的深淡水湖。

    湖水两岸长满了翠绿的青草,看起来就像主大陆寒冬刚刚过去的春天,但是在几十公里外,依旧是连绵的雪原。哦,那个放纵自我的青铜龙,经常在雪地上呼喊着的雪狼群,来一场大合唱。卫铿:“不亏是秀儿。”

    湖边耸立着一座法师塔,在法师塔中,卡瑞特正坐在一个半球形的能量泡中,这个能量泡跳跃大量像素,正在连接着真理联盟的“互联网”。

    现如今互联网是中低端法师们交流知识的地方,少数奥法学徒被允许加入,但是在权限上还受限。

    嗯,北方工业党方面暂时被屏。没有被允许开放,因为北方领地的奥法学徒们实在是太多了,一旦被允许成为网民,现在一汪清水的网络,谁也说不准会变成什么样子。

    “工业”的基础民众数量大,在网络上不一定是面对“科学”一方的优势,极有可能变成韭菜。

    现如今:塞恩斯所主导互联网在这个世界的潜力,已经一步步展现出来了。其背后发展方向,让卫铿把握不准这里的水深。

    ~

    主世界的互联网只是一个虚拟世界,虚拟的存在无法变成现实。

    近古时代末期,也就是二十一世纪下半叶,最疯狂的时候。

    资本在地球上找不到足够现实的等价物,准备拿着虚拟世界进行对标也就是将互联网中的数字财富实际化。妄图将虚拟对标为现实。

    当时的商私主义做了很多推广:例如将一个艺术作品用高价买下来,然后变为数字发到网上,再将现实物品烧毁。

    在例如,商私巨头们请当红明星将自己全身进行数字扫描,包括私密处,然后用高价在互联网上卖。

    一开始这还看不出正常,因为都还没有触及大家底线,只觉得这很猎奇,但是就当大家习惯了这第一步后,资本,强权,就开始确定这种所谓的“常识”并且进行新的拓展。

    到了最后,也就是二十一世纪的下半叶。资本体系下的列强们,开始用军事行动对他们所谓“不自由不民主”区域推广这种“自由经济”。一种新式掠夺主义浮出水面!

    垄断资本所在的强权用战争、非战争手段摧毁一个中小国家的治理体系后,随后扶持代理人在所谓蓝图上大力推行数字财富。

    整个过程让这个中小国家的所有阶层家庭,将自己的财富兑换成某互联网霸权提供的数字产品,进而达到一种数字统计上的富裕,

    最后呢整个地区的物质财富却极为欠缺,明明生产了大量的汽车,却流通了出去,民众在日用品上十分拮据。少数人却消费了外部溢价非常高的奢侈物。

    这种巧言善辩的掠夺,最终也会让列强激昂自己的经济玩空掉。因为贪婪是一颗肿瘤,压榨外部,也已压榨内部……

    近古时代,随着生产实际财富的世界工厂在能源上独立,同时海上军事投送能力,保证了原材料供应的独立,与虚拟数字经济体,硬脱钩。

    那种堂而皇之,言之凿凿,几十年的虚假财富制造模式,就会在一夜之间灰飞烟灭。形成比一百八十年前严重的经济崩塌。

    ~

    主世界工业制造之所以不愿意承认信息财富,那是因为信息财富在物理世界中没有稳定的存续性。无法像黄金白银一样成为恒定的价值锚。也无法像锅碗瓢盆,汽车,家电那样,只要维护好就能使用数十年,具有交换价值。

    地球上,信息随时会因为,世界的动荡,秩序的不存,亦或是网络霸权者封号,这些人为因素消失。

    而在奥法世界,物理环环境下信息难以抹消,尤其是被大量生命认可的信息,会游荡在以太界中,只能被新的信息掩盖,增强解密难度。

    ~

    按照“积累、保留和使用”这三大定义,奥法位面的信息是能作为财富的,而互联网在制造、组合,修正信息上具有无与伦比的优势

    现如今,卫铿已经在警惕塞恩斯。

    作为从二十一世纪走来且混到了二十六世纪的混子,卫老爷深刻知道互联网早期的垄断霸权有多么恐怖。

    桃代李僵,化实为虚,指鹿为马~皆是信息网络的能耐。

    在奥法塔内卫铿点开了系统,这是卫铿为数不多的主动寻找系统方面讨论对策的行动。可见这方面的事态相当严重。

    白灵鹿出现后。

    卫铿立刻问道:“这个世界的互联网,可以改变现实吗?”

    白灵鹿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资料应对卫铿的问答:“是的,而且不仅仅如此,当信息聚集到一定程度,就会在以太中开辟世界,甚至勾勒时空,直接拼接处一段过去不存在的历史。例如历史上某位英雄是一位美少女这样的故事。”(亚瑟王是个美少女,是近古时代给主世界留的典故之一)

    白灵鹿是开玩笑,但是卫铿则是能将玩笑背后的本质暴露出来,当信息复杂到一定程度,奥法世界的时空历史也是可以重构的。

    卫铿表情更加严肃起来。

    卫铿:“将这个世界的时空数据给我看一下”

    这个世界的神祇是纵观多条时空的,所以呢,也不要指望通过无限重生的挂来戏耍神位上的神祇。

    量子隧穿在空间中穿越到另一处,但是在整个过程中,信息是否在其他时空,走过无数遭呢?

    说的干脆一些,在奥法世界同样能量和信息,作为时空上一个个体,所能看到也许是无数平行时空上的倒影之一。奥法世界是有预言、时空魔法的。

    卫铿自己找到了问题的核心。

    白灵鹿也乐见如此,立刻将所有有关神祇扭动时空,缔造历史的迹象,提供给了卫铿。

    主世界这边观测能力,相对于奥法师是先进的,但是相对于这里土生土长的神祇还是弱了一点。

    例如对平行时空的观察,时空间距太大,也就是主世界所观测的两条平行时空,历史事件发生的时间差异极大。只能用做总结历史规律,难以真正用作预言论

    而神祇对时空观察密集度就高了,能够观察多条几乎完全一样的平行时空,神祇观察的这一簇平行时空中,大部分凡人行为不会有变化,遵守着命运的法则。

    当然在神的观察中,穿越者与其他凡人的千篇一律相比,具有极高的不确定性。就例如卫铿,几个小时前在这条时空上吃桃子冰棒,另一条时间线就是吃菠萝冰棒。

    这里体现的是穿越者意识的变量属性。

    但是穿越者作为变量开辟的时间线,神祇是可以在其他平行时空流中添加修饰的。

    例如现在卫铿意识所在的这里,卡瑞特就是这条历史线上推进工业的“神子”。

    但是神祇如果愿意,直接透入足够的信息量开辟时空,在卡瑞特的这个模板信息上,添加出肤白貌美,喜欢女装的信息。

    当然历史是前进的,卫铿正版意识缔造的未来,和那个神祇投射的主角缔造的未来出现碰撞,只要正版所在的时空要比盗版更加伟大,最终虚伪的历史会被正规历史冲击而毁灭。

    卫铿是主世界的上卿级别的超级变量,必然要比神祇的单单截取的模板要伟大。除非神祇将自己的(灵魂)碎片砸入模板中。不过那样的话,卫老爷很乐意见到神祇下凡的碎片变成自己的模样。

    话题回来,神祇也许不会缔造无聊的历史,仍不可忽视,信息量修正时空的伟力。

    ~

    风抚大路上即将的互联网,积攒信息的能力,可能能在未来无限接近于神祇。

    未来,虚拟出历史的能力绝对会有的。

    例如啊,,几百年后,如果互联网中数百亿的人类,假定当今现在在“工业、科技、机械”崛起的时代,出现了“圣杯战争”。

    互联网中绝对有可能开辟出“圣杯战争”的历史,只要勾勒的历史不离谱,超出拟态世界容量的程度,都可勾勒出一段足够真实的数百年历史。

    嗯,这种历史勾勒的太离谱,最终会因为下游时空碰撞,出现世界秩序失衡灭世灾难,而终结。

    在动用“多才天赋”反复观看完了这个资料后。

    卫铿看完了数据后,好似认怂道:“看来,科学的确是最强的神格啊。搞不过他呢。”

    白灵鹿心里一撇,暗道:“敬畏?哦,啧啧,没见过你认输过。嘴上敬畏,其实,你迫切的想准备点啥。”

    ~

    卫铿关闭了界面,打开了整个星球表面的遥感地图。

    由于能级原因,突破第一宇宙速度在这个世界中是很难的,所以发射人造卫星监察大地不可行。

    这个遥感地图,则是无人飞艇,环绕高空数个月后获取的。

    卫铿看着北方越来越多的工业区,默默的说道:“未来,论信息的制造规模,基于实体的“工业”是永远都比不过“科学”的。

    不过,“工业”可以制造关键信息,

    人是不平等的,信息也是,一些关键信息,天生要比杂乱的信息稳定。”

    卫铿想起了近古时代末期的互联网:“以如今的标准来看,那是一个“是非不明”的时代,制造了海量的低等信息。

    在那时候,几乎所有的事业不再是为了社会,都是经济导向。

    而出现问题,所有的处理也不是寻找对错,而是要公关,要平息。

    一旦出现波动,海量的低等信息冲击下,就如同大海稀释污水一样,将大家的关注稀释掉了。

    但是总有稀释不掉的东西。每一次稀释,不过是解决了那一次的排污,而大海~越来越浓了。但是大海的本质,依旧是波涛汹涌,而且后浪越来越高大了”

    风抚历史3591年,10月4号。

    卫铿闪烁着离开了北方大陆的奥法塔,而在所居住的房间中,卫铿在墙上留下了“公平,正义,平等”等一些词汇。

    如果未来科学掌握“信息霸权”能通过再定义方式扭曲一切,但是‘工业’仍然要与之战斗。

    任何国家,任何组织,任何势力,无论是何手段,如何翻云覆雨,如何搅动乾坤。都不能让人(卫铿自我定位“中人之姿”)遗忘掉核心信息。

    ~

    “工业”不拼信息制造量,要“刻骨铭心”。

    接下来,在这条时间线上,“工业之子”卡瑞特要形成一些难以抹杀的特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