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星河炼 罗霸道

第七百九十章 沈慧敏疯了

    绝大部分的普通人,寿命八十岁左右,遇到贫寒人家,平均寿命只有五十岁,而超能力者,哪怕是初级超能力者,寿命都可以超过一百五十岁,是普通人的两倍到三倍,级别越高,寿命越长。

    除了年龄,逐渐衰落的容颜也会让曾经奋不顾身的爱情变得如同鸡肋,反目成仇的也不胜枚举。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无法忍受自己朝夕相处的伴侣比自己衰老数十岁。

    而普通人,哪怕是比较耐老的男人,过了五十岁之后,就露出了老态,而此时的女性超能力者,还是处于二十五、六的黄金岁月,哪怕是再过三十年,样子也才三十出头,这种外貌上的巨大差距,会形成生理上和心理上的代沟……

    ……

    因为有心理准备,朱氏算是保养得很好,皮肤白净,脸上几乎没有什么皱纹,但是,与沈万在一起,依然露出了差距。

    平素,沈万没有刮胡子,整天修炼,也不在乎仪表,不过,朱氏却很清楚,只要沈万刮掉胡子,略微注重一下仪表,两人的外貌上的年龄差距就会拉大。

    与此同时,朱氏也很清楚,沈万不注重仪表也是因为她。年轻时候的沈万,不光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对装束也是极为讲究。

    现在朱氏的压力越来越大,没有一个女人愿意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逐渐老去。

    正因为有了前车之鉴,朱氏不希望自己的悲剧在沈慧敏身上重演。

    哪怕是花再大的代价,也要阻止沈慧敏与周森在一起。

    朱氏暗自下定决心。

    而此时,本是支持周森的沈万也有些意动。朱氏的话,让沈万很震撼,深为父母,谁不愿意自己的孩子一生快乐?谁会愿意自己的孩子孤独半辈子郁郁而终?

    可怜天下父母心……

    沈慧敏已经一个月没有找周森了,偶尔会有一只纸蜻蜓飞到周森的房间,也只是问问周森是否安好。

    似乎,周森被人遗忘了一般。

    除了修炼,周森无聊的时候也会在聂家桥附近看看。

    一天.

    周森看了沈家的开荒大军。

    当周森来到荒野的时候,出现在他面前的一幕极具视觉震撼力。

    在上游,沈家居然依山筑起了一座小型水库,在水库的下游,是一条条深达数米的沟渠在荒野纵横交错。

    灾民们分成数十个营地,划片开垦,一些技术人员正在紧张的测量水平位置。

    站在高处,一眼望去,是一副如火如荼的开垦画面,灾民们干得热火朝天。

    周森粗粗的统计了一下,只是眼前看得到的面积,至少也达到了千亩。当然,这些田地,还没有修整,主要是开挖了沟渠,疏通水利。

    周森看到,在一些旱地上,积雪已经消融,种满了冬季的农作物,翠翠绿绿漫山遍野,一眼看不到边际。

    这次的饥荒,让沈家就像浴火重生的凤凰,焕发出了蓬勃的朝气。

    周森知道,只要到了播种季节,那些开挖沟渠之后的田地,就会免数年的田租租给那些灾民。

    沈家并非做的亏本生意,这对于沈家这种经营模式来说,是一个良性循环,沈家会签注一系列的租凭条件,譬如,在同等价格之下,沈家有优先权收购佃户的粮食……

    不出五年,沈家将会跨上一个新的台阶,到时候,这数千亩田地,将会为沈家带来源源不断的财富。

    从灾民们只言片语之中,周森能够感觉到沈家在他们心中的威望。

    朱氏,就是一个活菩萨。

    没有沈家,就没有灾民的新生。

    灾民们对沈家的敬仰与忠诚达到了令人震惊的地步。

    周森相信,如果现在有暴民试图对沈家不轨,沈家成千上万的佃户都会自发保护沈家大院。

    事实上,周森上次策划的那次战斗极为成功。

    聂家桥现在已经是“恶名”在外,到处都流传着聂家桥民风彪悍的传说,那些传说越来越夸张,越来越离谱,把聂家桥百姓都说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这些传说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一些暴民都避开聂家桥。

    当暴民如同蝗虫一般席卷大汉帝国的时候,聂家桥反而成了乐土。

    沈家开辟了几条运粮路线,在巨大的利润下,沈家,赵家与萧家临时合作,开始大规模的经营粮食生意。

    聂家桥虽然地处偏僻,交通不便,却是极为富饶,有“小粮仓“的美称,粮食虽然说不上取之不尽,却也是足以让三个大户人家赚个饱。

    因为暴民袭击事件,现在赵家,沈家和萧家处于蜜月期,唇齿相依,来往非常频繁,大家一团和气,使得聂家桥越发欣欣向荣,在这寒冬季节,聂家桥的商业活动如火如荼,大量的商人涌入,大街上到处都是地下镖师……

    快了!

    时间快到了。

    看着茁壮成长的冬季农作物,周森知道,他离开沈家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只要油菜花开之际,就是他离开之时。

    还有两个月,油菜花将会漫山遍野……

    两个月!

    时间还有两个月,而此时,周森居然有一丝淡淡离别的惆怅。

    转眼,他已经在聂家桥住了四月有余,今年的冬天,给人特别漫长的感觉。

    周森独自漫步在聂家桥如同蜘蛛网一般的巷道里面。

    沈家。

    东大院。

    一张张脸在周森脑海中闪过……

    墨岭客栈。

    周森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上一次,他也是无意识的走到这里,而今天,他再一次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这里。

    墨岭客栈门口很忙碌,进进出出的人流不断,其中,很多是身强体壮,携带着兵刃的地下镖师。

    每逢大灾之年,镖局这个古老的行业就会兴盛起来。

    既然来了,就去看看吧。

    周森只是略微迟疑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淡然之色。

    如果连一个妓女也放不下,还谈什么回到五大星域,何况,两月之后,他还要和沈慧敏离别。

    现在,周森需要锻炼自己坚强的意志力,而意志力,不仅仅是表现在修炼上面,也体现在人情世故的果决。

    在周森眼里,妙兰只是一个妓女而已,虽然,她是一个很特别,很有想法的妓女……

    妓女就是妓女,哪怕她再有想法,也无法改变她妓女身份的事实。

    “哈哈……小周,你来了啊,快坐快坐!”沈大爷虽然年纪大了,眼睛却是利得狠,周森刚走进去,他立刻就热情的招呼。

    “谢谢沈大爷。”周森并不坐下,依然站立。

    “你找妙兰是吧?”沈大爷立刻会意。

    “她在吗?”

    “你来迟了,你得去万花楼去找她了。”

    “万花楼?”

    “小周,你不会不知道万花楼吧?”

    “我还真不知道。”周森笑道。

    “万花楼是萧家新开的青楼,在西街,过年前就修了数月,本准备今年年中完工的,后来青楼被烧,萧家就加快了进度。万花楼现在可是聂家桥最大的建筑物,比以前的桥楼更气派,那可真叫雕龙画凤金碧辉煌啊,如果你没去,那赶快去见识见识,据说,万花楼可是完全复制了帝都的万花楼,一模一样,就连字画家具的摆放位置都没有变……嘿嘿,我这辈子,也没法去帝都的万花楼了,去萧家的万花楼逛逛也不错……”万老爷脸上露出一丝向往之色。

    “那我先过去见识见识,有情况就向大爷您汇报。”

    “那好那好,一定要去,一定要去!”沈大爷一脸暧昧之色。

    ……

    万花楼。

    万花楼,乃大汉帝国风花雪月场所的第一名楼,不仅仅是高级社交场所,还是无数文人墨客巨匠的圣地,很多脍炙人口的诗词歌赋都是由此地诞生。

    帝都万花楼的老板姓蹇,名子雄,乃帝都名流。蹇千钧有个小女儿,叫蹇梵。

    周森在第一次听到百花楼的时候,心中就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然后,他详细打听了一下,得知了“蹇梵”这个名字后,他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隐隐约约之间,他猜测悍匪周森肯定是在这颗星球逗留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面,不仅仅是认识了沈慧敏,也认识了蹇梵。

    自己曾经与蹇梵发生过什么故事?

    这聂家桥的万花楼虽然只是模仿,却也是有些气象,还没有走进去,那三层的楼房就给人一种扑面而至的雄伟。

    周森看不到万花楼有多深,不过,却可以看到宽,目光所及之处,万花楼至少有五十米宽,由不同楼阁构成,大量采用“深、高、宽”的手法使整组建筑物群产生了扑面而来的威慑力,给人以久久难忘的震撼。

    步入万花楼,建筑物内巧妙运用光线的明暗对比,烘托出万花楼的神秘,殿堂内光线昏暗,于殿外的明亮形成强烈对比,猎奇之心油然而生。

    “有贵客驾到!”

    “欢迎欢迎!”

    周森走进万花楼的大门,还没有适应那昏暗的光线,突然,有人唱了一声,紧跟着,又有一群的人呼应,气派非凡。

    周森定睛一看,只见大门内侧,居然站着十几个浓妆艳抹服装统一的妖娆女人,十几个女人都弯腰朝周森施礼,给人一种极强的视觉冲击力。

    在周森看来,这排场,这视觉冲击力,讲究的就是一个店大欺客,让消费的客人产生敬畏之心,不敢轻易闹事。

    对于世五大星域星际第一悍匪周森来说,这样的排场自然是威慑不到他。当然,这样的排场,足以震撼这穷乡僻壤的土包子土财主。

    有个老鸨模样的妖艳女人招呼周森,说了一大通不伦不类附庸风雅的话,这却是让周森相信,萧家并未真的学习到帝都万花楼的精髓,要不然,就不会现在这种感觉。

    周森虽然没有亲临帝都万花楼,但在打听蹇梵的时候也了解了一些,这萧家万花楼,只有传说中万花楼的十之一二,很可能,更少。

    此时才近黄昏,万花楼里面的客人并不多,老鸨为周森推荐了一大堆女人名字,什么秋香冬菊寒梅之类的。

    “我要找妙兰。”周森懒得和一个胸无点墨却又要附庸风雅的老鸨啰嗦,开门见山道。

    “哎呀……小老弟,您可真有眼光,妙兰可是我们这里的头牌……不过……不过……”

    “不过如何?”

    “她准备要离开万花楼了,今天,她只接一个客人,可惜,你来迟了……”

    “她在哪里?”

    周森一愣,妙兰曾经说过她暂时不会离开,却是走的如此匆忙。

    “小老弟……要不如,我给你换个,秋香……秋香怎么样?她可是我们这里头牌中的头牌,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不精通,而且,善解人意,温柔多情……”

    “我要见妙兰。”

    周森大步朝里面走去,他内心有一股莫名的焦躁,他本以为自己会先离开,哪知道,鲁斧头比他先走,而现在,就连一个妓女也要比他先离开这里。

    “喂喂,小兄弟,这里是万花楼,是萧家的万花楼,不是那路边的窑子!”那老鸨好话说了一大堆,而周森却是不为所动,反而是一副走进去寻找的模样,老鸨终于是动怒了。

    周森身躯一震,身体猛然站住。

    自己怎么啦?

    情绪为什么如此激动?

    ……

    周森身体一动不动,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克制住那暴躁的心,看了一眼里面错综复杂的格局,转身朝门外走去。

    “哼,算你识相,这可是萧家的万花楼,在聂家桥,谁敢不给萧老爷面子!”

    老鸨见周森被她喝止,一脸得意之色。周森也懒得理会,他只想快快离开这里,避免自己情绪失控惹起事端,他可是还要在聂家桥呆两个月的。

    “咦……你……你不是周森吗?”

    周森走到门口,突然被迎面走进来的一个老人一把抓住。

    “萧老爷好,小人是周森。”周森连忙弯腰施礼,他认识这个人,当初暴民袭击聂家桥,沈家救援赵家的时候,这个老人就站在被烧毁的桥楼边,他正是万花楼的老板。

    “哎呀,你可真是我们万花楼的贵客啊,来来,我们两个喝一杯,不醉不归!”萧老爷拉住周森的胳膊不放。

    “萧老爷……”

    “走走,站在这里吹风干嘛,圆圆,给安排见上房,把万花楼所有的美女都叫去,今天的费用,都算在我的账上。”

    “是……是……老爷……”那老鸨看着周森结结巴巴道。

    “结巴什么?这位是周先生,周森知道吗?我们聂家桥的英雄!没有周森,早就没有了我们萧家。快去!”

    “周森……是是……”

    那老鸨脸上赫然变色,她并不是聂家桥本地人氏,乃萧家重金挖来,但是,早在她来聂家桥之前,她就对周森的名字如雷贯耳,有关周森的传说数不胜数。在这万花楼,她几乎每天都听到有人谈到周森,在她眼里,周森就是一个吃人肉喝人血杀人如麻的家伙,现在周森突然站在她面前,顿时吓得一脸惨白,刚才,她可是得罪过周森的。

    “小人是找妙兰的,萧老爷。”

    “妙兰……呵……好好,圆圆,去把妙兰叫来!”

    “是是……可是……她有客人……”

    “管他是谁,周森要找妙兰,妙兰就得来,明白吗?”萧老爷厉声道。

    “是,老爷。”

    老鸨吓了一跳,她可是极少看到萧老爷如此严厉的,连忙一溜烟的跑了。

    很快,老鸨就回来了,一脸沮丧之色。见老鸨一个人独自下楼,萧老爷脸上顿时挂不住了,变得阴沉无比。

    “老爷,妙兰说,让周森晚上十二点找她。”见萧老爷有暴走之势,老鸨连忙道。

    “也好,我就晚上十二点来吧,谢谢萧老爷。”周森朝萧老爷鞠躬道谢。

    “小周……这……这真是不好意思……”萧老爷脸上有点尴尬。

    “没事,我现在正好要回东大院吃饭,吃饭之后,晚上有的是时间。”

    “要不,陪我这个糟老头喝一杯?”

    “谢谢萧老爷,我习惯在东大院吃饭。”

    “呵呵,那就不勉强了。”萧姥爷拱手相送。

    “是,萧老爷。”

    ……

    离开万花楼,天色已黑,此时的万花楼里面,灯火辉煌,人流开始增多。周森发现,在万花楼消费的,大多都是一些外地生意人和一些地下镖师,本地人偶尔有几个,并不是很多。

    东大院早早收工。

    周森独自到厨房,厨房里面静悄悄的,一盏油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果然,在锅里面,留着丰盛的饭菜,而且用锅盖盖着,灶里还有些炭火温着,打开锅盖,热气腾腾,香气四溢。

    看来,自己现在真成了沈家的闲人。

    周森苦笑。

    吃饭完毕,周森回到小屋,点亮油灯,就发现,床头有一只粉色的纸蜻蜓。

    看到纸蜻蜓,周森血液流速突然加快,心脏也是呯呯直跳。他很久没有收到沈慧敏的纸蜻蜓了,上一只纸蜻蜓,至少是半月之前,而且,也就是问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

    打开纸蜻蜓里面的信笺,沈慧敏那娟秀的笔迹让周森感到无比的亲切。

    这封信密密麻麻数千字。

    沈慧敏心情似乎很好,大意说她最近每天都在墨岭的“丹室”炼丹,吹嘘说自己炼丹的技术突飞猛进,把《造丹漫谈》和定虚师太的医术结合,又花重金购买了一些丹书符箓的秘笈,现在,她正在把这些知识融合在一起,说要成为修神界的传奇。

    沈慧敏还提到,她多次去了神龙山,每次都把明空明闲两个贱尼姑用丹药灵符炸的满地找牙,言词之间,甚是得意。不过,从只言片语间,沈慧敏似乎很担心周森,提醒他千万不要接近那两个贱尼姑。

    沈慧敏说,她炼制的灵丹还有一天就要出炉了,到时候优先给他吃一颗。

    最后,沈慧敏还提到那些能量石,说用了很多很多能量石,让周森不要生气,因为,她炼丹要费钱,要买这样那样的,花钱如流水,这是没法子的事情……

    ……

    周森把这封信反反复复看了几遍,嘴角的笑容一直不散。

    沈慧敏并没有遗忘他。

    沈慧敏只是很忙,她在丹室里面闭关炼丹。

    周森想不到,一个女人也会这么狂热这么执着。

    一直到凌晨,周森都在看这封信,反反复复的看,揣摩着沈慧敏当时的表情,猜测着沈慧敏心中的想法,同时,周森也有些担心沈慧敏的安全。

    明空明闲两个尼姑可也不是吃素的,两人的修为都远超沈慧敏,而且心狠手辣无法无天,万一有个闪失,不堪设想。

    到了凌晨时分,周森回了一封信叮嘱了一番,看着纸蜻蜓飞走之后,他才离开东大院。

    此时的万花楼虽然还是灯火通明,却已经没有了傍晚时分的车水赵龙。

    那老鸨早早就等待在门口,见周森之后,立刻一脸谄媚的为周森带路,说了一大堆“有眼不识泰山”的话给周森赔罪。

    周森习惯性的丈量着万花楼的格局,暗自思忖,这万花楼与帝都万花楼是否真的一模一样?周森当初了解蹇梵的时候,也详细了解了万花楼,从格局上看,这复制的万花楼似乎总是缺少了一些什么,莫非,萧老爷只是复制了一部分?

    很快,两人到了一间房门口。

    老鸨朝周森暧昧的笑了几声之后就离开了。

    “咚咚咚……”

    “进来。”门里,响起了妙兰那清脆悦耳的声音。

    周森轻轻的推开门,妙兰正坐在桌边煮茶,茶香四溢,显然,她也在等待周森。

    两人对坐无言,房间里面一阵漫长的沉默。

    妙兰也不说话,只是用小小的炭炉煮着茶水,不时为周森加茶,做着一些非常细致的茶艺动作,动作优雅恬静,在那淡淡的水雾之间,仿佛仙女一般。

    “你要走了?”周森看了一眼墙角已经打包的行礼。

    “是的。”妙兰的话回答很简洁。

    “祝你一路顺风。”

    “谢谢。”妙兰自顾自的忙碌着。

    周森突然发现,他居然找不到话题,这个女人,平淡得让他无话可说。

    房间里面又陷入了无尽的沉默之中,气氛有些压抑。

    “周森,你相信一见钟情吗?”妙兰突然问道。

    “或许吧。”周森想到了鲁斧头与荷花。

    “你认为,我会见面就爱上你吗?”妙兰一双清澈的目光直视着周森。

    “这……”

    “如果我告诉你,我一见到你,就爱上你了,愿意为你付出一切,你相信吗?”妙兰口气依然平淡无比,仿佛在叙说着别人的故事,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波澜。

    “……”周森无言以对。

    “我曾经想过,如果你愿意,我会洗尽铅华,隐居山野,和你终老一生。呵呵,后来,我觉得,我的想法好幼稚好可笑,在你心中,我只是一个妓女而已,一个人尽可夫的妓女。而你,是周森,一个与众不同,生来不凡的人,凭一己之力就能够力挽狂澜拯救聂家桥的人。”

    “你不同。”周森吐出了几个字。

    “有什么不同?不过多些想法罢了,在帝都,像我这样有才艺有想法的女人车载斗量。这次,我去帝都,就是想见识一下,帝都是否真的如传说中一样才女遍地。”

    “是的,才女很多。”周森点了点头。

    “你知道?”妙兰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我听说。”

    “听说……呵呵……眼不见为虚,这次,去帝都,也算了却一件心事,那画,也应该归还给它的主人了。对了,听说,你要入赘沈家了?”

    “你听谁说的?”周森淡淡一笑。

    “和你一样,听说。正所谓是无风不起浪,往往,听说都有八成是真的。”

    “这次,是假的。”

    “假的?”妙兰眼睛赫然一亮,仿佛突然之间绽放出光彩一般。

    “假的。因为,我两个月之后,就要离开沈家了。”

    “离开沈家?”

    “是的,事实上,我今天是来向你提前告别的,哪知道,你却是比我先走。”

    “告别……”妙兰目光中那绽放的光彩瞬间变得黯淡,突然,妙兰目光之中再一次露出希翼之光,“还有两个月,我可以等你的。”

    “不用。”周森淡淡拒绝。

    “呵呵,我又自作多情了。”妙兰脸上失望之色稍纵即逝,自嘲道。

    “你很好。”

    “我知道,我很好。”妙兰笑了笑,“今天,你留下来吧,我想,你来找我,应该是不想留下遗憾。”

    “我只是来看看你的。”周森摇了摇头。

    “你在坚持什么?”妙兰皱眉看着周森。

    “……”

    “我只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妓女,你的坚持没有任何意义,反而会留下无尽的遗憾,或许,今天晚上,是我们这一生中的最后一次见面。”

    周森看着自己手中的杯子,一阵沉默。

    “你嫌弃我?”妙兰脸上的颜色变得惨白。

    “我留下。”

    “你不勉强?我不缺少男人,我每天都会有不同的男人。”妙兰目光之中,露出一丝忧伤之色。

    “不勉强。”

    周森摇了摇头。

    前段时间,周森每天都和沈慧敏在一起,每天都是备受煎熬,毕竟,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男人,而他和沈慧敏,又彼此喜欢,可以想象,每天和自己喜欢的女人在一起,却要忍受动物最原始的欲望,那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不过,周森并没有失去理智,正因为他喜欢沈慧敏,且沈慧敏也喜欢他,所以,他不敢有任何觊觎,他决不能陷在沈家,更不能为自己留下牵挂,他要把自己变成铁石心肠,因为,他要回到五大星域,他要给三公主一个交代。

    正如妙兰所说,她是一个妓女。

    妓女只要有钱,和谁都可以上床,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

    对一个妓女,周森不用有任何心理负担。

    烛火飘摇。

    周森看着恬静的妙兰,突然发现,妙兰居然没有化妆,而那素面之下,是一张令人为之惊心动魄的脸。一直,周森并没有发现妙兰有多么漂亮,直到现在,周森才发现,妙兰那浓妆艳抹的后面,有一张令众生为之颠倒的脸。

    弯弯的眉毛,并没有修剪,有一种天然的魅力。

    鼻梁并不是很高,小巧而轮廓分明。

    五官轮廓圆润之中有些个性的线条,令人刮目相看。

    最吸引人的是那长长的睫毛和一双水灵灵的眼睛,让妙兰的五官变得生动起来,就像一副完美无瑕的画的最后点睛之笔。

    “你很漂亮。”周森一阵失神,由衷的赞美。

    “女人不化妆是不敢见人的,今天,我可是鼓起勇气没有化妆,只是希望你能够记住我。”妙兰轻轻一笑,脸上露出一抹羞涩的红晕,越发美艳不可方物。

    “如果你不化妆,会让所有的女人嫉妒。”

    “是吗?”

    “是的。”周森轻轻呤唱,“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好诗,好诗,公子果然才情过人……咯咯……如果我有那么厉害就好了……不过,我可不想当祸国殃民的狐狸精哦……”

    妙兰笑得花枝乱颤。

    看着那妙兰那灿烂的笑容,周森暗自汗颜,因为,他念的诗词都是源于古地球,他并不是原创。

    这个女人,的确有倾国倾城之貌,那浓妆艳抹和华丽的衣裳,反而遮挡了她惊人的美丽……

    “公子,夜深了,一刻值千金,让小女子为你侍寝吧。”

    妙兰见周森呆呆的模样,笑盈盈的起身,那双大眼睛春意流盼间媚态横生,勾魂夺魄。

    这一笑,宛若冰霜溶解,雪莲怒放,与那温暖的烛光相映,烛光摇曳,更添美艳。

    只是发呆之间,妙兰已经走到了周森背后,一双纤纤素手放在周森的肩膀上,为周森宽衣解带……

    ……

    蓬!

    蓬!

    蓬!

    “周森,周森,你给我出来,出来啊啊啊啊啊!”

    就在温柔满屋之际,突然,外面传来一阵踢门的声音,然后,是那沈慧敏歇斯底里的咆哮声响起。

    沈慧敏!

    周森打了个冷战,脸上赫然变色,猛然站了起来。

    周森做梦都没有想到沈慧敏会找到这里来。他不知道,他给沈慧敏回信的时候,沈慧敏正高兴,因为,她花了一个月准备的丹药明天早晨要出炉了,她希望周森能够与她分享喜悦,然后兴冲冲的驾驭着飞剑到了东大院,却是没有看到周森的人。

    沈慧敏问了很多人,都只是说周森出去了,并不知道去了哪里。

    沈慧敏扑了个空,心中有气,发狠要找到周森,在聂家桥大街小巷寻寻觅觅。活该周森倒霉,在沈慧敏路过万花楼的时候,却是听到门口老鸨在聊天,说周森就在万花楼。怒火中烧的沈慧敏,立刻提剑就杀进了万花楼。

    面对沈慧敏那明晃晃的长剑和杀人的眼神,老鸨吓得魂不附体,立刻把周森的房间告诉了沈慧敏……

    “看来,我们只能遗憾终生了。”妙兰一脸苦笑,长叹一声。

    “蓬!”

    一声巨响,那工艺精湛的雕花木门被一道剑气劈得四分五裂。

    沈慧敏手提长剑,一脸凶神恶煞的站在门外。

    在沈慧敏背后,是万花楼的小姐,还有一些客人,显然,沈慧敏的动静太大,惊动了他们,都出来看热闹了。

    “周森,我要杀了你!”

    沈慧敏提剑朝周森奔来,一剑劈向周森的脑袋。

    周森屹然不动。

    长剑悬在周森额头几寸的地方静止。

    “你为什么不躲?”沈慧敏咬牙切齿的看着周森。

    “我知道你不会杀我。”周森一脸平静。

    “好好……我不杀你,我杀她,我杀她……我杀她总行吧……”沈慧敏气得浑身发抖,仗剑朝妙兰砍去。

    “沈慧敏!”周森猛然一喝。

    沈慧敏的身体突然静止,一脸惊愕的看着周森。

    “你……你……你保护她……你保护一个妓女……你……我……我哪里比她差了……你说啊,说啊……”沈慧敏眼眶里面的眼泪直打转。

    “……”周森只能沉默。

    “你说啊……周森,我哪里比她差……她有的我没有吗……你说啊……你倒是说话啊……”

    沈慧敏突然发疯的撕扯自己的衣服。

    “慧敏,你是沈慧敏!”见沈慧敏歇斯底里的撕扯自己的衣服,周森脸上赫然变色,厉声道。

    “……对……我是沈慧敏……我是沈慧敏……我不是泼妇……我是沈慧敏……我不能丢我爹娘的脸……”

    沈慧敏娇躯一震,一脸惨白,突然扔下冰魄神剑,捂住自己的脸嚎啕大哭,一路跌跌碰碰冲出了万花楼。

    周森一脸木然的看着地上的冰魄神剑。

    他知道冰魄神剑对沈慧敏有多么重要,而现在,沈慧敏居然扔下冰魄神剑,可见其伤心到了何等地步。

    “你保重。”周森捡起冰魄神剑,大步走出万花楼。

    “保重!”

    妙兰看着周森的背影,轻轻的说了一句,微不可闻。

    沈慧敏嚎啕大哭着回到了西院。

    整个西院的人都慌神了,因为,人们从未曾看到沈慧敏哭得如此伤心欲绝。

    朱氏问沈慧敏,沈慧敏就是不说,只是哭,不停的哭,一双眼睛都哭肿了。在哭的时候,沈慧敏还会发疯的抓扯自己的头发,摧残自己的身体。

    正在密室修炼的沈万也被惊动了。

    一开始,朱氏把沈万叫出来的时候,沈万还不以为意,只当是沈慧敏小儿心性,宽慰几句就没事了。但是,当他出来之后两个多小时,沈慧敏一直都在哭,哭累了就睡一会,睡醒了继续哭。

    朱氏与沈万百般相询也无济于事,沈慧敏就是不说。

    只是一晚上,沈慧敏就消瘦了很多,一脸憔悴,仿佛大病一场。

    第二天刚放亮,沈慧敏不哭了,却是坐在椅子上发呆,不吃不喝,喊她她也不应,一双红肿空洞的眼睛就像行尸走肉一般。

    朱氏与沈万盯着沈慧敏不敢松懈,生怕沈慧敏干什么傻事。

    最后,朱氏与沈万商议,认为事情肯定是出在周森身上,要不然,沈慧敏绝不会如此反常。

    朱氏决定去找周森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天才蒙蒙亮,朱氏就急急忙忙的跑到东大院找周森,却是被告知在沈慧敏哭哭啼啼回西院的时候,周森当晚就清理东西离开了东大院,并把沈慧敏的冰魄神剑放在门房,因为是晚上的事情,东大院还没有来得及汇报。

    朱氏心急如焚,隐隐约约之间,她感觉发生了什么大事,要不然,周森绝不会连夜离开,而且,慧敏那从不离身的飞剑也绝不会在周森手中。

    就在朱氏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墨岭客栈的沈大爷到了西院,向朱氏汇报了昨天万花楼的前因后果。

    原来,沈慧敏在万花楼发疯的事情已经传遍了聂家桥每一个角落。

    从昨天晚上开始,沈慧敏的事情就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唯独朱氏和沈万还蒙在鼓里。

    其实,聂家桥这地儿小,这事情的主角不仅仅是沈家的掌上明珠,又发生在聂家桥的万花楼,任何一点都足以吸引人们的眼球。

    当朱氏和沈万听了沈大爷的话之后,两个人顿时一脸怒意的看着沈慧敏,但看到沈慧敏那呆痴样子,满腔的愤怒又冰消瓦解。要沈慧敏没事,沈家的声誉又算得了什么!

    怎么办?

    怎么办?

    周森那小子倒好,惹下大祸,却是拍拍屁股一走了之。

    看着沈慧敏那一脸痴呆的模样,朱氏和沈万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毫无疑问,沈慧敏受到了极为沉重的精神打击,现在的状态极为危险,很有可能,这辈子都会呆呆傻傻,为情所困,这种案列在大汉帝国不胜枚举。

    “夫人,你倒是想想办法啊!”沈万看着低头沉思的朱氏,催促道。

    “子禹,立刻把周森找回来。”朱氏咬了咬牙道。

    “你不是早就希望他走吗?再说,他已经连夜走了,我们去哪里找他?”

    “慧敏精神受了刺激,很危险,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先把周森找回来再从长计议,等找回了周森,再把神龙山的定虚师太请来看看,如果定虚师太有办法,就让周森悄悄离开,如何?”

    “暂时也只能这样了,但是,我们去哪里找周森?”沈万爱女心切,此时六神无主,已经乱了方寸。

    “周森才离开几个时辰,想必也走不了多远。现在,我派人在各条官道小径骑赵追赶,另外,你也驾驭飞剑大范围的寻找,天黑之前,一定要把他找回来!”

    “嗯,我这就去找。”沈万立刻起身。

    “子禹,周森此人看似一团和气,心志却极其坚韧不拔,做事果决。为了慧敏,你看到他之后,务必隐忍,好言相劝,也不要提慧敏的事情,就说让他待到春天播种季节。”

    “记住了。”

    沈万点了点头,也顾不得惊世骇俗,出了西院,立刻腾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