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解构诡异 懒惰的秀某人

第845章 乱

    妖城之内庞大且复杂,楚冬和兽主都无法御空,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妖城余威犹在。

    之前就算是徐宿都是借助一根石柱站在天上,似乎他为自己的神宫设定的就是无法御空,也不知道在防御什么,只是这条规则给楚冬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此时整个妖城之外都笼罩着浓厚的黑雾,神宫都无法窥破其中隐秘,楚冬只能依靠兽主。

    就在楚冬两人入城没多久之时,整座妖城外围突然开始出现了大量的妖鬼,其本质就是各种扭曲的魂魄,它们从黑暗之中诞生,黝黑的身躯、猩红的双眼,瘦骨嶙峋的身体,全部弓着身子蓄势待发,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楚冬立刻把这件事告诉了兽主,因为他对神宫的研究几乎为零,徐宿的手段他还真的有些看不明白。

    兽主听后皱着眉头说道:“他是想出去掠夺灵魂,这些都是他神魂的一部分,如果让它们逃出去了,可能会有麻烦,杀到人会恢复他的力量,杀不到他也能借助这些神魂重组。

    让你的手下尽可能的杀掉这些东西。”

    果然就如兽主所说,在妖鬼积攒的数量破万之后它们便全部一窝蜂的向四面八方冲了出去,楚冬停在原地吩咐智脑让所有人围剿这些东西。

    悬崖之上,李家众人正面色焦急的等在崖边,为了这次战斗李风提前给李家做了不少动员,可是眼看着城都垮了都没他们出手的机会。

    突然,李风面露喜色,他立刻震臂高呼,“到我们上场的时候了,楚冬待我们不薄,给我尽全力!那边冲出来的黑鬼,杀掉!”

    李家这次总共出动的一百五十人,其中有百人都到了宗师境,更是有十三名大宗师,伏漠改造纯阳咒,加上楚冬可以给他们提供精纯的精气修炼,足以让他们修为一日千里。

    众人纷纷一跃而下,往战场之处奔去,纯阳覆体,众人如同离弦之箭迅速赶往战场。

    庞大的战场是一盘棋,李家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几乎是同一时间,楚冬所有的布置都在收缩,其中一马当先冲在前方的并不是李家,而是红颜。

    红颜为楚冬驻守两国边境已经将近两年,她从来都没跟楚冬要求过甚么,但她心中其实也有担忧,她怕自己再也帮不上楚冬。

    三十万鬼兵,那是常人无法理解的概念,让他们排排站能排出去一百五十公里,更何况楚冬这两年还前前后后给红颜增加了不少新鲜血液,甚至往里边塞了不少阳魂,所以楚冬把整个北方的防御都教给了红颜。

    妖城西南方向则交给了伏漠,这些年伏漠可是受了不少楚冬的恩惠,楚冬总共交给了他五万左右的克隆体,这些克隆体全部被伏漠转化为尸人,这是一种全新的种族,他们诞生的第一个意识就是僵尸,对于尸气的契合度远强于正常僵尸。

    寻常僵尸无法像人类那样利用内气打出各种招式,他们只能把尸气储存于肉身内,让肉体刀枪不入,结果就是同等级的僵尸只能被人类戏耍,可是这一切都在尸人身上得到了完美解决,尸人可以利用尸气,使用他们独有的尸技。

    伏漠经常来找楚冬探讨,如果给尸人创造出一些适合他们使用的招式,楚冬从来都是毫不吝啬,伏漠自然也没有理由对楚冬藏私,慢慢创造一个种族也是蛮有意思。

    一边鬼气漫天,一边尸气覆盖大地,两边都不是什么正经人物,甚至风马牛不相及,但在今天却破天荒的合作了起来。

    至于西南方向,自然全部交给了人类,术士家族配合楚冬的机械化部队,还有一些用医疗积分悬赏来的强大武者和术士,其综合实力反倒是最强的,唯一的缺点就是互相之间配合太差,各有各的盘算,都想把自己的损失降到最小。

    【尝试加载不同算法、测试目标弱点】

    【高温算法加载成功、目标未有明显变化】

    【极寒】

    【未发现现有算法对目标有明显克制效果】

    【开始测试数据内所有术法效果】

    天空之上凭空开启一个又一个法阵,甚至还有许多地方凭空出现某种看不见的东西施术的痕迹,同时红颜已经最先带人与妖鬼开启交锋,长枪贯体,妖鬼不仅没死反而抓着城墙借着惯性扑到红颜的身上,一口咬在了她的肩膀上,它完全不在乎自己的伤势,必须得啃上一口。

    红颜长枪一抖,妖鬼的胸口顿时被震碎,但是那东西却实打实的咬穿了红颜的铠甲,也就是说红颜的虚将之力也手动了影响,她没有借用鬼军的力量了。

    不过楚冬也确认了这些妖鬼的实力,宗师级。

    徐宿的妖鬼分身足足有一万一千人,而且还在不断增加,这种底蕴就算是楚冬也不得不说一个服字,万名宗师挥手招来,而且还有踏虚级别的手下,这天下谁能挡住他?

    【目标实力高于预估值、战场有不可控风险】

    【已开启副炮】

    【所有仿生义体全部启动】

    虚空之中的二号神宫左右两侧各自探出了十根五米粗的炮筒,二十根副炮全力开火,一炮下去妖鬼必然灰飞烟灭,而且副炮根本不需要充能。

    楚冬的仿生义体总共十三具,此时全部下场开始屠杀,但这根本改变不了大局,伤亡是必定的。

    损失最大这边就是红颜,红颜手下的鬼兵实力参差不齐,没法靠红颜连成一体就显得有些松散了,妖鬼冲入其中后疯狂屠杀,大量鬼兵飞灰烟灭,不过纵然损失大,红颜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当然,神宫对于这边的关照也是最大的。

    战场如此楚冬也是心烦意乱,跟在兽主身后闷头前进,但他倒是没有回头,外边战场那么大,加上他一个杀戮机器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检测到战损率持续攀升、超出预估值】

    【开启备用计划、准备远程投送禁地】

    【已通知各方预留场地、所有特种枪械已进行算法加持】

    【妖城北方加载九阴怨鬼阵】

    焦灼的战场突然开始有了明显的变化,北方彻底被黑暗遮蔽,时不时有鬼嚎声传出,在大阵的加持下红颜的鬼兵实力更上一层,开始用命去换掉一个又一个妖鬼。

    南方两侧纷纷露出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空地,三十秒之后天空之上开启了大量的传送门,那些没有被楚冬处理过的绝地纷纷掉落,没有被提前通知的妖鬼还在闷头往里边冲,损失惨重。

    智脑丢绝地的布置也很讲究,妖鬼的大部队全部都被封住了,这些绝地的笼罩杀伤半径最小的都在一公里,最大的甚至超过十公里,或者是因为难缠,或者是因为没价值,总之楚冬没有去处理它们,就像是一枚炸弹,在合适的地方引爆,效果也不错。

    【由于暂未发现妖鬼明显弱点、将调集神宫算力做战场支援】

    【加载保护算法、保护伤员】

    楚冬这边心不在焉,一直在关注着外边的变化,结果楚冬突然发现兽主停了下来,他抬头一看就见到面前路被一个衙门给堵死了,一条主路的尽头竟然是衙门。

    门口站在四名衙役,看着和活人一般无二。

    咚!咚咚咚!

    衙门前的大鼓突然被敲响,大门向内推开,一个花脸判官走了出来,他掐着嗓子喊道:“二人狂妄!戮我子民,毁我家园,剥尔五感,听候发落!”

    这人话音一落楚冬就发现自己真的瞎了,甚至连听觉都消失不见。

    正当他准备让智脑算一算能不能用其他方式解码的时候,又发现自己能看见了,不过面前那威严的衙门现在已经成了一片废墟,兽主正站在上边擦自己的拳头,在兽主所站的地方有一个蛛网状的裂纹,整个衙门都被这一击给毁掉了。

    兽主看了楚冬一眼,“跟上,别发呆。”

    楚冬跑到兽主身后,脸色有些奇怪,“你、平时都是这样的吗?”

    “哪样?”

    “就是什么都不管,上去就是一拳,这么莽?”

    兽主一边赶路一边说道:“大部分时候如此,我不喜欢像你一样,人累心也累,千里之堤尚且可以溃于蚁穴,这说明任何东西都能碎在我的双拳之下,一拳不够就打上十拳,神宫庞大,若是我就站在墙外打上一天,也能砸碎。”

    楚冬这之后算是见识了兽主的莽,只要挡在他面前的,全部砸碎,一拳不行就锤上两拳,完全就是强拆机,他和楚冬完全不同,楚冬是顾前顾后,分析一切,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但兽主什么都不想。

    他甚至连死都死不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十分钟后,兽主成功带着楚冬莽到了妖城中心,只是这里除了一根坍塌的石柱再无其实,徐宿不可能离开,他只能是藏起来了。

    楚冬皱着眉头说道:“徐宿融了我的分身,按理来说我能感觉到他的位置,从感觉上来看,他就在这里,可这里明明什么都没有。”

    兽主看了一眼那根石柱,然后上去就是一拳,兽主的拳头在挥出之时就会引起面前很大范围内的空间扭曲,一拳下去大地崩塌,但是什么效果都没有。

    然后兽主就又开始自己的挖掘机模式,一拳又一拳,地面愣是被他砸下去了十几米。

    就在楚冬觉得兽主是在做无用功的时候,五根钢刺突然刺向了兽主的眉心和胸口,兽主已经挥出的拳头没有任何迟疑,迎面砸了下去。

    五根钢针在拳风中崩碎,但碎块却依然在兽主身上砸出了血花。

    一团黑影从地下窜出,在十米之外幻化成了徐宿的模样,现在的他和之前已然是模样大变,身体千疮百孔,胸口、左腰、双腿全部都成了半透明的,脸上也都是光斑,表情狰狞。

    兽主追上便砸,而徐宿也再次化为黑气消散,咚的一声地面又是一个大坑,此时的兽主已经完全不顾及楚冬在哪了,追着徐宿满城跑,完全陷入了被戏耍的状态。

    看到兽主如此亢奋,楚冬转过身就关注起了城外的战况。

    【目前妖鬼已经歼灭2100名】

    【受绝地困住的妖鬼共计3700名】

    【目前战局趋于缓和、妖鬼一方无强将、且杂乱无章】

    “有时间的话帮我给这破城再来一炮,对准徐宿,不用满载,30%就行。”

    【神宫二号主炮冷却完毕、已经开始充能】

    【10%、30%、发射】

    一道比之前细上一半还多的光束猛然冲向妖城,尽管削弱70%依然把徐宿和兽主全部笼罩在内,一炮过后遍地焦土,兽主和徐宿同时都看向了楚冬。

    楚冬笑着对兽主招了招手,“继续,我就是帮你两把。”

    兽主没有说话,但那眼神里的幽怨是藏不住的。

    “神宫一号的副炮也用上,尽快杀光,把神宫二号交给我,我来控制。”

    楚冬的瞳孔化为蓝色,眼中就像是有着一片星空,紧接着他手中出现了一个小型阵盘,那是奇门,楚冬曾经最擅长使用的一种控制天地之力的东西。

    后来威力越来越不够,楚冬就给弃了。

    不过当他已神宫的视角去控制天地的时候,那可就完全不同了,妖城之外方圆百里全部在楚冬身前被投影,楚冬将手中的奇门推入其中,而后整个战场之上瞬间就出现了同样的阵盘。

    最上层的欺天夺魄稳定运转,楚冬的奇门受到了一定的压制,但伤人尚可。

    楚冬不断操控阵盘,去攻击场下的妖鬼,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妖鬼的数量正在锐减。

    徐宿被兽主追的烦了,他站在一间尚未破碎的房顶上大声喊道:“你是不是有病,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屡次三番的坏我好事,追着我有意思吗?你连衣角都碰不到!”

    楚冬在旁边冷笑了一声,紧接着徐宿脚下的房子又被兽主砸了。

    徐宿又找了一处新的落脚点,冲着楚冬大喊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蠢,你自己看看脚下。”

    徐宿往左右一看,顿时眉头紧皱,不知不自觉间自己的神宫竟然被兽主毁的差不多了,就连一处完整的落脚地都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