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帅犬弗兰克

202.我是~火车王~

    “嗖”

    一道暗影飞刀狠狠的扎进了一头正在摸鱼的火妖护卫的眼睛里。

    那锐利的玩意如最恶毒的蜜蜂,狠狠一刺让火妖护卫疼的捂着眼睛跳了起来,它发出了痛苦的哀嚎,瞬间惊动了熔火之心最深处的熔岩山崖。

    它恶狠狠的寻找着袭击者,很快发现了一个该死的人类刺客正站在距离自己几十码之外的地方跳着海盗舞。

    很明显是在挑衅它。

    来自火源之界的怪异生物被布莱克的装腔作势激怒了,它嚎叫着提起燃烧的三叉戟,游动着身体朝着布莱克扑过去。

    而它身旁的一群火元素也被引动,浩浩荡荡的扑向布莱克。

    海盗并不在意眼前这群被激怒的火焰仆从们,他精准的计算着距离,还有心情欣赏眼前这火药古怪的外形……

    就和纳迦一模一样的蛇形身体。

    但体型要比最健壮的纳迦还大上好几圈,它们的鳞片细碎又干燥,还有火焰的流光在它们身上飞舞缠绕。

    关于火妖为什么和纳迦那么相似,在魔法学术界一直是个未解之谜,有法师认为这是火焰之王在造物时偷懒,模仿了纳迦的形体。

    但这显然是无稽之谈。

    纳迦在艾泽拉斯出现不过一万年,而火妖这种生物早在黑暗帝国时期的元素军团就已经出现了。

    非要说“抄袭”,那也肯定是恩佐斯抄袭了火焰之王的造物,在一万年前和艾萨拉女皇签下契约保护那些上层精灵的生命时偷了懒,随便找了个模板将纳迦改造了类似火妖的软皮蛇。

    嗯,应该就是这样了。

    随着这个念头在海盗心中一闪而逝,布莱克抽出胸前的手枪,朝着眼前扑来的火妖开了一枪,随后向身后的悬崖翻到下去。

    他如展翼的鸽子一样,踩着山崖的缺口轻盈的几个翻滚卸去力道,落在了山崖下方的熔岩之桥上。

    被子弹打爆了鳞甲的火妖守卫从高处看下,正看到布莱克起身朝着它比划了一个宇宙通用的手势。

    暴躁的火妖再次被挑衅到,但它没有鲁莽的跳下去追捕,而是吆五喝六的敲响了警钟。

    有入侵者进入了火焰之王的圣地!

    兄弟们,行动起来,抓捕他,弄死他!

    整个熔火之心的深处在这一瞬间热闹起来了,在布莱克严重四面八方都有吼叫的火元素、滚石元素、熔岩犬和火妖们向他的位置扑来。

    浩浩荡荡如燃烧的火海,看着煞是威风。

    “嗷”

    猎鹰的嘶鸣适时响起。

    布莱克伸出手臂,让希萨莉·黑鸦小姐姐稳稳的落在自己的小臂上,这神骏的黑羽猎鹰弯曲的嘴巴里叼着一枚如燃烧宝石一样的眼珠子。

    那是属于火妖的眼球。

    很显然,在布莱克完成了诱敌工作的同时,黑鸦小姐姐也在另一个方向引来了游荡摸鱼的火妖大军。

    “唉,要是没了你,我该怎么办呀?”

    布莱克抚摸着黑鸦的羽毛,赞赏的说了句,随后手臂一扬,黑羽猎鹰在这燃烧之地如离弦的箭一样飞了出去。

    海盗本人也飞快的向入口处突进。

    熔火之心这个大岩洞的面积并不大,它只是内部结构歪歪曲曲又是立体状的,因而凭空塑造出了很多古怪地形。

    不熟悉这里的人进来绝对会迷路,但对于熟悉这里地形的人而言,那些古怪的地势就成为了可以利用的优势。

    比如现在,面对蜂拥而来的火妖和元素大军,布莱克从山坡高处一跃而起。

    身后守望者披风展开如龙翼,托着他在岩浆湖上滑翔,最后稳稳的绕过前方敌军,落在了平稳地势的石头上。

    反手一个暗影之怒,砸晕了扑来的元素,又在守望者二段闪烁中拉开距离。

    身后袭来的各种火球,烈焰波荡等等魔法在空中失去准头。

    这又不是游戏,还有强制锁定那一说,只要布莱克躲得快,就没有魔法能打到他,这才是他提出这个疯狂作战计划的底气所在。

    “哦哦哦~我是~火车王!!!”

    在怪异拉长的喊叫声中,臭海盗如人猿泰山一样甩出新作的钩锁,晃晃荡荡的越过前方一处溶洞狭窄的通道。

    翻滚落地时加更海洋伯爵的权柄激发,回身打出潮汐重击,将那狭窄的溶洞冰封起来。

    这起不到阻挡的效果,但面对愤怒的火元素使用寒冰力量,这可是妥妥的嘲讽,如布莱克所料,后方追赶的数百头烈焰仆从瞬间暴怒起来。

    它们奔驰的速度更快,丢来的魔法更多。

    但依然无法奈何进入这里和回家一样舒适的海盗,后者在弯曲的山壁上如跑酷一样奔跑出去,偶尔回头丢出暗影之怒和黑煤球一样的暗影箭。

    还会把腰间的萨奇尔之颅当“暗器”用。

    “走你!”

    在布莱克潇洒的踢击中,萨奇尔之颅旋转着砸在一头熔岩巨人脑门上。

    坏心眼的大老爷似乎也适应了海盗怪异的使用方法,这会桀桀冷笑着将一个大范围的疲惫诅咒爆发开。

    让那群猝不及防遇袭的元素生物的行动速度被大大降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布莱克从它们眼前荡过去,还挑衅似的丢来一团寒冰糊脸。

    “唰”

    落地一个翻滚,海盗脚上的赫米特陷阱靴被激发,四个冰霜陷阱丢向四面八方,又随着海盗的冲刺被后方追来的熔岩恶犬激活。

    一瞬间的冰霜冲击把后方的元素齐齐减速,那股不舒服的幽寒让火焰仆从们愤怒更甚。

    “瓦莉拉,动手!”

    布莱克连蹦带跳的出现在前往入口的山坡上,他用了近十分钟的时间,成功的弄出了一幅数百头火焰仆从你追我赶的宏大场面。

    简直就像是“怪物赶集”一样,直接给等在那里的瓦莉拉·桑古纳尔看傻了。

    这这这这真的是人能做出的事吗?

    这么多元素怪物,只需要一个失误,哪怕是传奇刺客也会瞬间葬身在火海之中,但布莱克居然真做到了。

    而且看他的样子,似乎还游刃有余。

    简直是一代“开怪大师”。

    “火车王”的名号实至名归。

    而桑古纳尔家族的天才也立刻行动起来,她转身在阴影中疾驰,按照布莱克的提醒,一路冲到分叉溶洞最深处,朝着正在那里睡大觉的最大号的熔岩恶犬丢出了一把飞刀。

    然后转身没命的跑。

    结果后方扑来的烈焰震击在一瞬间就把桑古纳尔身上的魔法护盾击碎开,也是她运气好,就地一个翻滚灭火的瞬间,刚好卡在30秒护盾刷新的节点。

    重新生成的护盾帮助女刺客挡住了几枚火球攒射,让她寒毛倒竖,一瞬间恍若跳入地狱,但那种死亡将至的威胁也让瓦莉拉肾上腺素飙升。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释放了暗影斗篷如浮动的阴影疾驰,狼狈不堪的冲出山洞,身后还有叽叽喳喳的烈焰小鬼追着她不断自爆。

    看布莱克那么轻松,自己做起来却这么难,高傲的精灵心中涌起一股挫败感,但她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

    只要她不停下,道路就会无限延伸

    “太阳井的光辉在上啊!他们真的做到了!”

    一直在溶洞入口观察下方的侍从官兰娜瑟尔惊呼一声,她看到一片燃烧的火海正在向前翻滚,在那流淌的火焰最前方,是布莱克·肖和他狼狈的学徒。

    那疯子海盗一边用蛇皮走位前进,一边还有心情对他身边的学徒现场教学,而黑羽猎鹰展翅环绕着他们飞翔,让这一幕看上去如此的不真实。

    “冰霜震击、地震术准备!”

    老萨满德雷克塔尔是见过大世面的,他感觉到了巨量的烈焰元素在靠近,便亲自提起两把萨满战斧,高举左手。

    在他身后三十名萨满学徒已经吓坏了,但他们依然颤颤巍巍的举起了自己的法杖或者战锤。

    元素的力量被呼唤,海达希尔军团赋予的流水之力在这一瞬尤其活跃,那些森寒的力量环绕在四周,让溶洞地面和山壁飞快的冰封。

    老巫妖也举起了埃提耶什法杖,一股股死亡寒霜缠绕着在溶洞顶端形成阴寒无比的陨冰流星。

    站在最前方的凯尔萨斯王子深吸了一口气。

    他举起双手,一道道奥术魔力汇聚的闪电在他周身的凤凰法袍上舞动,厚重的魔力流淌让他金色的长发飞舞。

    一个精妙又宏大的传奇奥术魔法即将被释放出来。

    卡德加和老梅里都瞪大了眼睛往那边看。

    倒不是要偷学,主要是看看凯尔萨斯这个魔法有什么奇妙的地方,能让布莱克信心如此十足。

    “咔咔咔”

    刺耳的爆裂声在众人耳边回荡着,就像是一个接一个气泡被挤压破碎,一股奇特的感觉施加在众人身上。

    就像是错觉一样,周围的重力在飞快的减弱。

    卡德加狐疑的看了一眼凯尔萨斯的侍从官兰娜瑟尔,那漂亮的精灵女法师这会不顾形象的抱住了旁边凸起的一块石锥。

    这个动作让施法者们面面相觑。

    然后下一秒,随着凯尔萨斯的施法完毕,一个怪异的魔法力场以他为圆心,朝着周围飞快的散布开来。

    “呀!”

    笨蛋战士发出一声尖叫。

    她整个人手舞足蹈的被失控的引力托入高空,还在空中旋转了几圈,一头撞在了头顶的山壁上,幸亏带了头盔,否则这一下估计要头破血流。

    和芬娜遭遇了同样对待的,还有眼前保卫着溶洞入口的两头熔岩巨人。

    那体重最少在十几吨一样的燃烧巨人也嗷嗷叫着发出惊恐的吼声,它们仿佛被大地诅咒了,在摇晃着四肢的嚎叫里被托入高空。

    又在凯尔萨斯如乐队指挥般优雅的甩手指中,被像是流星一样砸向后方的山坡,狠狠的撞在了布莱克身后那群追赶的烈焰生物里。

    任何进入这个力场区域的生物,不管种族力量,都要接受魔法检定。

    无法通过检定就会进入引力失控状态,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被凯尔萨斯当做“积木”一样随便挪移。

    这个魔法没有任何杀伤力。

    但将所有技巧都融入【控制】领域后,让凯尔萨斯的这个传奇魔法几乎无法被任何人豁免。

    就连两头蓝龙也像是见了鬼一样,飞快的拍打翅膀,一点一点的挪出引力失控的区域中,又扭头朝着身后聚集起来的元素生物们喷涂寒冰吐息。

    有凯尔萨斯这个神乎其神的控制魔法镇压,元素生物来的再多也无法形成有效的魔法反击,再加上萨满们的图腾控场和地震术的减速,以及老巫妖不断丢下的陨冰术,还有被压在元素群中绽放开的死亡凋零肆虐。

    短短几分钟,追来的元素生物就已被消灭了十分之一。

    有些家伙见势不妙要逃跑。

    但布莱克一个人堵在控制区后方,他也不怕风暴召唤者王冠施加的心智冲击,起手就是好几发风暴汇聚的群攻魔法。

    在自己进入势不可挡的强化状态后,就如风暴萨满一样,开始操纵落雷和风暴席卷,一个人就堵住了元素们后退的道路。

    但也就他能做到了。

    其他施法者敢学布莱克这样使用风暴召唤者王冠,怕是一瞬间就要承受过量的虚空冲击而直接疯掉。

    在敌人生命降到25%后,风暴召唤者触发的【即死收割】更是恐怖,那些元素明明还有一战之力,但在风暴肆虐如镰刀收割的场景中纷纷溃散躯体。

    虚空力量本就是元素生物的克星,它们这些低级元素也几乎无法豁免布莱克的收割攻势。

    一场几乎不可能的战斗在几分钟的狂轰乱炸后宣告结束,最后一头传奇级的熔岩恶犬首领死在了逃离轰炸区的道路上。

    它死的时候身上挂满了寒霜,几乎被死亡凋零抽干了所有生命力。

    这可怜的大狗在可恶的凯尔萨斯的操纵下,至死都没能咬到一个敌人,真是可惜了那口锋锐的烈焰大牙。

    海盗一个起身跳上这头还在燃烧的大狗的脑袋,他叼着烟斗朝身旁跑来的麦姆勾了勾手指,兽人立刻会意的将自己的夜幕战斧递上。

    布莱克双手抓着战斧,吐出一口烟圈,朝着熔岩犬之王玛格曼达的大嘴砍了下去。

    几分钟之后,海盗将染血的战斧丢回给了麦姆,又指着地面上的一大片染血的熔岩犬牙,对身后气喘吁吁的瓦莉拉·桑古纳尔说:

    “把这些烈焰之牙收起来,拿回去给莫罗斯,让他找铁匠制作成匕首,分发给高阶无冕者们做制式装备。

    其他的‘小狗牙’也拔下来,拿回去给低阶刺客们练手。”

    说完,他抬头“看”了一眼前方那布满了元素生物死去后的燃烧残骸,又对上方的一群法师们喊到:

    “休息十分钟!喝点魔法矿泉水什么的,再收拾收拾战利品,我们继续深入!”

    “已经赢了一半了,伙计们,加把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