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崛起香江 镔铁

1222【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查理没想到石志坚嘴巴会这么犀利,至于那个也鬼“曹查理”他却不知道是谁。

    “哈哈,皮特坚是吗?我好钟意和你这样低级的人做对手,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会玩死你!”查理对着石志坚放下狠话。

    石志坚耸耸肩:“荣幸之至!看谁玩死谁!”

    “哦,你们在讲什么?”突然马克行长开口问道。

    查理立马换了一副表情,十分绅士地说道:“是这样的,尊敬的马克叔叔,今天刚好是巴黎赛马大会举办日子,而我呢,作为法兰西最为知名的年轻骑手很荣幸参加了这次比赛,所以我很有诚意地邀请你们过去观赛!”

    “赛马?上帝呀,好极了!”法国人几乎没有不喜欢赛马的,马克一听这话立马激动起来。

    连狄香也眼睛一亮,可见法国人对赛马情有独钟。

    查理一看这情景,不禁得意洋洋,扭头看向石志坚道:“不好意思,皮特坚先生,我们等会儿要一起去看赛马了,你怎么办呢?”

    石志坚刚要开口说话,狄香道:“不如这样,你也和我们一起过去吧,法国赛马很好看的!比英国赛马还要精彩!”

    “呃,这个——”石志坚犹豫地摸了摸下巴,然后稍显为难地说:“本来我还有其它事情要办,不过既然狄香小姐如此诚恳邀请,我就却之不恭了!”

    查理翻白眼,心说你这个该死家伙,油嘴滑舌,看我等会儿怎么修理你!

    “怎么样,查理,让皮特坚一起去吧!”狄香问查理道。

    查理做出一副很大度模样,耸耸肩:“当然可以,我可是一个很好客的人!不过怎么办好呢,我只开了一辆车过来!”

    狄香看了看外面那辆很拉风的敞篷法拉利,“可是你的车刚好能坐三人!”

    “是吗?”查理看一眼自己的车,心说该死,早知道就把另外一辆开过来了,那辆只能载妞。

    “哦,我才发现!那么这样,我和狄香小姐坐在前面,麻烦马克叔叔和这位皮特坚坐在后面!”

    “这样不太好吧,”狄香说,“不如我和我爸爸坐在后面,皮特坚先生和你坐在前面——毕竟我们刚认识不久。”

    “这样啊!”查理心里都快骂娘了,“我主要怕你坐在后面会感觉不舒服。”

    “没关系的,其实能够坐在后面也挺好的!”

    “是啊,我和我女儿坐在后排就好了。”马克行长也不愿意看着自己心爱小棉袄和别的男人坐在一起,于是说道。

    查理心里再次骂娘,“呵呵,那好吧,我也不强求了,那么我就和这位皮特坚先生坐一起——皮特坚,你介意吗?”

    石志坚摇头:“当然不介意!其实我好钟意坐在前面,尤其像查理少爷你这样的法拉利!”

    ……

    巴黎赛马场位于巴黎东侧的体育广场,最早时候这里是法国大阅兵的地方,尤其伟大的法兰西皇帝拿破仑最喜欢在这个地方检阅部队,而在检阅当中就有“赛马”一项。

    1776年,法国举行了全法首场赛马运动,由于当时处在法国大革命前夕,社会动荡、贫民百姓对赛马不感兴趣,这次运动影响有限。十九世纪初,拿破仑主张推行赛马运动,在法国各地举行分组比赛,巴黎总决赛。

    不久,法英贵族又联合发起赛马运动,法国成立第一家赛马协会,巴黎近郊尚蒂尹建起一座赛马训练基地。自此,赛马逐渐成为王室贵族聚会场所。

    1863年,拿破仑三世设立了赛马“巴黎大奖”,再为赛马运动推波助澜,它是举世闻名的法国赛马奖项——凯旋门大奖前身。

    由于赛马运动新鲜刺激,彰显身份、体现荣誉等特殊性质,赛马运动由贵族阶层,逐渐影响百姓的生活趣味。1870年,巴黎实业家奥来发明了赌马C票,很快便成为世界流行的赛马博彩方式,至今在法国和全世界流行不衰。

    对于喜爱马的法国人而言,每次到了赛马季节,电视上直播赛马,咖啡馆里围拢一大圈儿人,伸脖子瞪眼的,高兴的、着急的、唱歌的、诅咒的……其热闹程度令人瞠目。

    此刻,赛马大会现场。

    连查理自己都不知道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开车载着石志坚他们三人来到巴黎赛马场的。

    不过到了赛马场以后,查理一看到了自己“地盘”,立马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亢奋起来。

    从车上下来,一路朝着赛马场俱乐部走去,一边对马克等人说道:“马克叔叔,不说你不知道,我所在的这家凯撒赛马俱乐部可是整个法兰西最大的俱乐部,不是会员根本就不能进去!今天你们运气好,由我带着你们进去!”

    马克行长是什么人?一听这话就有些不高兴了,心说就算你小子是国会议员儿子,也不能这样自夸,什么叫没你带领我就不能进去?

    查理是什么人,一看马克皱眉头立马补充道:“我的意思是说,像马克叔叔您这样的当然没问题,主要是某个人就很难说了!”说完有意无意地瞥了石志坚一眼。

    马克心里这才舒畅一点。

    石志坚却差点被查理这小子的话气笑,在石志坚看来,这世上还没有他进不去的地方,连英女皇的白金汉宫他都来去自如,何况一个区区法国赛马俱乐部?

    查理继续得意道:“这家俱乐部的会员制很严格的,新会员必须要有三个老会员推荐和担保,并且还要通过俱乐部老板的审核才能通过!像我,也是千辛万苦才获得了一枚这样小小的会员徽章!”

    查理说着,炫耀地取出一枚徽章佩戴在了左边西装的衣领上,用手弹了弹道:“说真的,我是一个谦虚的人,一般情况下是不会主动佩戴这枚徽章的,主要是太惹人注目了!”

    还别说,在查理把这枚徽章戴上瞬间,周围那些路过的人还真就用十分诧异和敬佩的目光看过来。

    有的甚至悄悄议论:“哇,好了不起,他竟然是凯撒俱乐部的会员!”

    “是啊,如此年轻!”

    听着这一声声惊愕和赞美,查理下巴抬得高高的,都快有些飘飘欲仙了。

    马克也禁不住高看这小子一眼,狄香也露出一丝崇拜。

    石志坚看着装模作样的查理,怀疑要是自己把大英帝国伯爵徽章佩戴出来的话,情景会怎样?

    石志坚当然没有这样做,他可没查理这么幼稚。

    查理哪里知道石志坚心思,还在为自己的成就洋洋得意。

    “另外不说你们不知道,马克叔叔!这家俱乐部的骑师可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有的甚至获得过奥运比赛的盛装马步……当然,作为最有潜力的我,也正在非常努力地追赶他们!今天就是我的一场重要比赛,等会儿马克叔叔你们可要为我鼓掌加油哦!”

    马克闻言,点点头,十分含蓄地说道:“这是当然,今天我和狄香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替你加油助威嘛!”

    ……

    凯撒赛马俱乐部门口处。

    两名黑人保安正在非常严格地检查进入俱乐部的众人。

    “不好意思,请出示你们证件!”两名黑人拦住了石志坚他们三个。

    这时候查理站出来了,什么也没说,只是挺了挺胸膛。

    当守卫看到查理衣襟上面佩戴着的那枚会员徽章时,立马肃然起敬,对查理说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是这里会员!”

    换做平时,依照查理少爷的火爆脾气早一通大骂:“瞎了你的狗眼!”

    可是今天在马克父女俩面前他要表现的谦虚有礼:“没关系,现在知道也不晚——是这样的,我认识凯撒俱乐部老板布朗爵士,现在想要带三位朋友进去见识一下,不知可否?”

    “呃,这个……”两个黑人保安你看我,我看你,模样有些为难。

    查理见对方这副表情,微微有些不爽,“这样吧,你们可以打电话咨询布朗爵士,我今天还是这次比赛的骑师,如果我的朋友进不去,那么我也就不进去了,至于今天的比赛我当然也不能参加——至于后果什么的,就麻烦由二位负责了!”

    原来布朗爵士不但是这家俱乐部老板,也是这次赛马比赛的幕后老板之一。

    布朗准备了一匹上等的赛马让查理骑着比赛,并且他下了重注一定要获得胜利。

    现在查理来这么一句,直接把两个黑人保镖给吓住,如果查理参加不了比赛,布朗爵士怪罪下来他们可担当不起。

    当即两个黑人保安怂了,忙闪开道路道:“既然先生你这样讲了,我们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三位请进!”

    查理得意一笑,回头对马克说道:“我们进去!”

    说完就带头大摇大摆地走进赛马俱乐部。

    石志坚,马克,狄香三人跟在后面,也一同走了进去。

    那些没本事进去的人在一旁看得清楚,全都是一脸的羡慕。

    石志坚他们刚进入不久,就见一个身穿黑色套裙丝袜的长发女郎摇摆身姿地走了过来,对查理说道:“查理,你终于来了!布朗爵士让你赶快去训练场,赛马比赛都快开始了!”

    查理看到女郎,当即微微一笑:“不要着急,薇薇安,我今天邀请了朋友过来观赛,你帮我好好招待他们一下,现在我就去换装!”

    叫“薇薇安”的那个长发女郎见查理这么说,就笑着迎上石志坚他们,主动做起自我介绍,原来她是这家俱乐部的负责人,也是布朗爵士聘请的职业经理人,在这一行做了很久,能说会道,尤其姿色过人属于那种很会事儿的交际花类型。

    “我们这家俱乐部是布朗爵士一手成立的,布朗爵士可是法兰西名人,他的家族曾经在整个法国都数一数二,他的祖辈曾经追随拿破仑征伐欧洲,打到英国,普鲁士,奥地利,还有神圣罗马帝国等地,可以说功勋卓越。当然,后来因为拿皇下台,他也受到了牵连,以至于家族逐渐没落,但是在布朗爵士的努力下,现在他正在靠着个人能力重塑家族辉煌!”

    “就拿这家凯撒俱乐部来说,就是布朗爵士一手打造的顶尖俱乐部,基本上整个法兰西有名望的喜欢赛马的权贵富豪,都是这家俱乐部成员。按照官职来说,最次也要是地方的区议员,亦或者市长之类。按照财富来说,身家最起码也要达到千万级别。当然,这些还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你必须要有人推荐,也就是说你的人脉决定了你是否能够成为这里的会员!”

    石志坚本人听着还没觉得怎样,马克和狄香父女俩却忍不住咋舌。

    尤其马克行长,作为法兰西第一银行大老,他还真就不知道这家鬼俱乐部有什么多规矩。另外,他们为什么没邀请自己?难道自己不够格吗?马克行长有些自我怀疑了。

    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首先,马克行长虽然喜欢赛马,却因为公事太忙,很少出现在这样场合。

    其次,这家俱乐部在成立之初也是向他老人家发过邀请的,只是那时候马克眼高于顶没看上,谁知道人家这几年发展如此迅速。

    最后,马克行长身份特殊,作为公职人员中的“财神爷”,任何一项行为都会被广大媒体关注,与其十分高调地加入这样俱乐部,还不如低调做人的好。

    “今天这场比赛名为‘蔷薇’杯赛马比赛,是我们布朗爵士发起的,意寓‘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旁边狄香举手道:“这句诗我知道,是英国诗人西格里夫·萨松代表作《于我,过去,现在以及未来》中的经典诗句。”

    薇薇安忍不住露出赞扬神色,“看起来狄香小姐看书很多,也很文艺。”

    马克十分高兴,有人夸赞自家女儿读书多,他这个做人父亲的内心十分宽慰。毕竟咱是有文化的家庭。

    “没错,我们布朗爵士的意思就是赛马虽然惊险刺激,却也是一种艺术!他要把这种艺术发扬光大!尤其今天是蔷薇杯的第一次比赛,作为创始人的他来说,这场比赛只能胜不能败!”

    说完薇薇安看向训马场已经换好一身戎装的查理,“而查理少爷就是我们这次比赛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