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鼠辈 第十个名字

941 指点江山

    “可以,我们虽然不熟,但你是赵斌的朋友,也算是间接的熟人了。来,请坐,时间有些匆忙,别嫌弃。”不太好斗,见到江洋第一面之后洪涛马上有了初步评估。

    这家伙的性格和做派有点像吕叶江南,不疾不徐、思维缜密、城府还深,如果再能有点决断,那就是加强版的吕叶江南,不光不好斗,还是能称霸一方的材料。

    “丧家之犬、漏网之鱼……有片屋檐可以安身足矣,哪敢再奢求更多。倒是洪队长载誉归来,为联盟立了大功,怎么也沦落至此?”

    果不其然,江洋不光滴水不漏,还针锋相对,在挤兑人的技术上有很高造诣。明知道洪涛是被运输公司开除之后赶出门的,却非得假装不知道再提上一遍,故意恶心人玩。

    “当着明人不说暗话,你不是丧家之犬,这里也不是一片屋檐。堂堂苦修会会长,救赎者的二号人物,按照联盟规则是要进入理事会的。

    我不知道你和赵斌私下里搞了什么鬼,但只要我想知道,分分钟能把周部长叫来。她应该心里有数,说不定这也是当初协议的一部分,对吗?”

    既然没法和和气气的心照不宣,那洪涛也不是贱骨头,非要拿热脸去蹭冷屁股。你不是想一见面就处于强势吗,好办,咱们就比比谁手里的底牌多,靠本事压你一头总该服气了吧。

    “……听说洪队长今天是乔迁之喜,却连房间都没进,就忙着要把反抗军和我们叫到一起,看来是想毕其功于一役啊。只是两家恩怨已久,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通的。”

    江洋很明显的迟疑了一会儿,估计是在盘算有关周部长、协议一类的词汇,最终决定还是不和洪涛在这些问题上抬杠了。不过阴阳怪气并没减少,态度也没有太多转变,话里话外还是在嘲笑洪涛的不自量力。

    “看来江会长没少放眼线呐,既然这样,他们就没和你提过我为什么不进房间,反要先请客吗?得,工作做的不到家,那我就再受累讲一遍。

    楼道里堆积了大量杂物,一旦引发火灾楼上的住户很难逃生。我不是义薄云天要维护人间的正义,是怕被烧死,不敢回房间。”

    “……洪队长不会找不到几名帮手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不如搬到购物中心这边来,顶层的房间还是有的!”

    听洪涛絮絮叨叨的描绘起交通枢纽大楼里面的居住条件如何如何差,江洋有点幸灾乐祸,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当着两名反抗军代表的面儿就调侃上了。

    “我虽然还没进过购物中心大楼里面,却可以猜一猜,那边的楼道里是不是也堆满了木料、苦布、纸板之类的材料?或者在地下室里。不管在什么地方,码放的多整齐,临时放一放无所谓,长期存放就是隐患了。”

    洪涛确实没去对面看过,不过刚才抽空问了问去追小偷的三名内务部便衣,得到了一部分反馈,基本和陶伟描述的差不多,只是程度略微好一些罢了。

    “我对你们双方的恩怨没有立场,也不打算插手。就像江会长刚刚说的那样,现在我自己还一屁股麻烦呢,即便想管也没那么大力气。

    可是有些事和生活息息相关,不能视而不见,比如居住环境。房子破不怕,咱有的是力气可以慢慢修。家徒四壁也不怕,咱有手艺可以慢慢攒。可随时随地能因为一朵小火苗就变成烧烤,我是真怕,太冤了。

    这些杂物来自何处,我问过陶伟了,他说是大家准备建市场的。可是由于你们三方迟迟不能把各自的区域划分出来,材料就只能无限期堆着。

    不是我危言耸听,如果诸位不打算趁热打铁把市场建起来,让它成为既定事实,再拖下去恐怕就没机会建了,想听听为什么不?”

    只要江洋肯来,能坐下听自己说几句,基本也就达到目的了。洪涛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能说服这些在暗中死死把控着疆省移民,试图以此成为以后安家立命基础的家伙。不是凭借口才,是摆事实讲道理,顺带着展现下实力。

    “嘿嘿嘿,洪队长请讲、请讲……来来来,大家也别愣着,先喝酒吃菜,羊肉正在烤,马上就来!”

    听是肯定想听,但在死敌面前,无论是反抗军代表还是江洋都不愿轻易服软,死扛着不表态。只有陶伟比较捧场,也是最希望三方能谈拢的。做买卖嘛,和和气气才好挣钱,整天打打杀杀谁都不好过。

    “说句你们不爱听的,如果不是联盟政府移民的动作太快,还像其它六个安全区那样按部就班,这个市场根本就建立不起来。眼下初具规模不是你们的本事,而是运气!

    再看看你们是怎么对待运气的,完全没有当回事,一点也不珍惜。老天爷可没那么好脾气,白给的不珍惜,好啊,那就收回去吧。

    到时候你们再想要也晚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市场从眼前熘走,变成别人挣钱的工具。而你们依旧是苦哈哈,顶多去给别人当苦力,喝口凉汤。

    有血性的人我见多了,就拿裁决者的瓦克尔队长举例吧,他确实是被我打死的,临死前脊椎骨都断了,那也没服软,只求能知道我是谁,想死个明白。

    再看看你们,这叫有血性吗?整天和蛐蛐一样见面就呲牙,可过去这么多天了,到底打死了对方几个人啊?恕我孤陋寡闻,真没听说。然后呢,你们还就住在路口两边,白天大眼瞪小眼,晚上眼一闭,啥仇都没了。

    是,你们肯定会说,这是联盟的安排……呸,全是借口!联盟里没有一条规则指定了必须把有仇的两拨人放在一起,你们两边如果谁觉得这个安排不合适,完全可以提出更换住所。安全区里那么多房子,何必非凑在一起呢?

    结果你们谁都没走,可是住在一起又不愿意合作,别别扭扭的互相拖后腿,搞得谁也过不舒服,这又是何必呢,难不成到了这里,你们还想分个高下?

    不是我看不起人,现在诸位都是寄人篱下,除了能有限的争取一下自身利益,稍微改善改善生活条件之外,狗屁也干不了。

    谁要是敢出头,看到没,下午来的装甲车就是结果。这里一没地形便利、二没武器弹药支援,你们拿啥和人家争啊。你们敢冲吗?还是江会长这边敢?”

    别看洪涛今天才来,新七区的大部分地方都没去过,甚至连自己的住所也没看到,但他对这里的生活状态和各方势力划分心里已经有了基本勾画。

    要说蓝迪领导的联盟政府这些年确实进步挺大,在处理问题上够狡猾、够狠毒、够阴险也够不要脸。在谈判之初,他们很可能已经做好了打算该如何应对疆省移民桀骜不驯还容易抱团的问题,并在协议中埋了不少伏笔。

    结果就是无论救赎者还是反抗军都中了圈套,傻呵呵的背井离乡,结果面对的不是美好生活而是软刀子割肉,有苦难言。

    分化,这是联盟的第一招。他们把救赎者和反抗军的主要领导层塞进了理事会和各级政府部门,听着像是给予了充分照顾和信任,实际上狗屁权力也拿不到,还被整个系统给完全禁锢了,一举一动都逃不出内务部的眼睛。

    再把有技能、年轻体壮的新移民招收到厂矿企业和军队里去,原理是一样的,让这些人分散到一个个小系统里逐渐被周围的人同化,大部分人根本察觉不到。

    剩下的大部分新移民分散到相距很远的几个基地,再让原本的流民当沙子掺进去,且每个聚居区里都是反抗军和救赎者共存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