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修仙!我的增益状态没有时限 龟甲麻绳

第四百七十二章 北玄殿主

    酆都鬼城之中,江黎操控神像分身,带着囚水在城市上空飞行。

    初次接触飞行的囚水,也适时的表现出了少年紧张和新奇。

    这样的表现倒是让江黎稍稍放心了一些。起码现在,这位还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残疾凡人而已。

    除却对苦难的执着,和超乎常人的心境以外,他也存在着人性和人心。

    高速飞行,会让他的独腿站立不稳。下方繁华的城市,也会让那颗从来没有离开过下水道的心出现悸动。

    只要是凡人,那就有可乘之机。

    不过很快,囚水的脸上又挂上了一副悲天悯人的神色。

    他漆黑的双眼看向下方,那双眼睛似乎能够透过鬼城表面的繁华,看到下方爆满的酆都地牢。

    那些痛苦的声音,好像在告诉他,那才是他该待的地方。

    果报净莲降低高度,通过隐藏通道进入到了地下的长乐宫遗址。

    宏伟的宫殿,古老的旗帜,在这片不为外人所知的空间中屹立不倒。

    在他们的前方,很快便能看到一颗倒立生长的反转巨木。

    扎根酆都城的九幽分身,日子过的相当舒坦,比之葬阴棺里的空间也是丝毫不差。

    “囚水兄弟,那是我酆都城的核心灵木,可以生长出一种珍奇灵果。”

    “你的身体多年亏空,吃上一颗或许能令你的身体痊愈。

    江黎指着自己的分身,给少年介绍。

    双目漆黑的囚水,抬眼看向九幽木,对于这棵反转生长,树身上还是两个背对而坐神像的巨木,他双眼中流露出了一点熟悉,两点疑惑。

    “这棵树……叫什么名字?我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见过它。”

    而好端端扎根在原地睡觉,炼化九幽灵气的九幽分身,却是没来由的感受到一阵恶寒,醒了过来。

    他感受到了,一道非常令人讨厌的视线。

    树身上神像的双眼睁开,顺着那道视线回望过去,与那一双纯黑如墨的双眼对上,顿时整棵巨树都颤了两颤。

    “这是带了个什么东西回来!”

    自九幽分株的本能当中,生起了一种想要弄死对方的欲望,同时又有想要拔腿就跑的冲动。

    就好像是……看见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九幽木分身,当年就是第一次看见鬼灯鱼时,也不至于有这么大的反应。

    现在,居然对一个凡人生出了这等强烈的情绪。

    江黎自然也感受到了九幽分身的变化。

    那种仇视且恐惧的本能……似乎是来自于九幽母株的遗传。

    灵根九幽木,虽然被人强行抹去了灵智,但多年的记忆已经化作本能,流传了下来。

    现在的囚水,是第一次离开那个下水道囚室,自然不可能,和身处冥土的九幽木产生交集。

    更没有能力,对堂堂十大先天灵根之一,造成这么大的心理阴影面积。

    那么或许是囚水的前世作了孽。

    囚水的转世前身,在上古时期对灵根九幽木做了非常过分的事情。

    以至于九幽木一脉,留下了化成灰都不会忘记的刻根仇恨。

    抹除九幽木的灵智,并把它改造成六道轮回框架的事情,或许就有他的参与。

    江黎通过神像分身的双眼,看着身边独脚站立的瘦弱少年,心中更加坐实了对方仙佛转世的身份。

    这家伙上辈子,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啊。

    能够跨越漫长的末法时代,留下自己一星半点存在的家伙,放在上古时期也绝非无名之辈。

    道统与承受苦难拯救苦难有关,和九幽木又或者阎罗地府非常熟悉,还是一位佛家大能。并且,他还养了一条狗叫做善听。

    这家伙,不会是那位吧?

    “阿难大师,您怎么这么看着我?’

    “请放心,在拯救完那些地牢中鬼魂前,囚水绝不放弃!”

    囚水的表情异常坚定,甚至已经等不及的,在找酆都地牢的入口。

    江黎则是讪讪的收回了目光。

    前方一颗九幽地果飞来,被他伸出一只佛手接住。

    在精神世界中,九幽分身正在大喊“你不要过来啊!”对残疾少年依然非常抗拒。

    江黎自然不可能自己为难自己,接住九幽地果后,便向着下方飞去。

    不过他看着手中的地果,突然觉得这东西,可真未必就能管用。

    操控着莲台降落到下方最中心的五座大殿之前,莲台虚影消失,囚水的独腿感受到了地面石板的冰凉。

    比乞丐还要不堪的他,和这片古老宫殿显得格格不入。

    此五座大殿,原为中玉,东青,南炎,西白,北玄,后来中间的那座大殿被江黎击碎匾额,重新认主后变成了人皇殿。

    里面的城主石碑,让江黎轻松的收服了不少鬼王,壮大的酆都城的力量。

    而除此之外,还有,东青,南炎,西白,北玄,四座大殿尚且没有殿主。

    这时,其中北玄殿的大门自动打开,里头光影绰绰,显示出酆都地牢中,万鬼承受刀锋灼热折磨的景象。

    在那里面,遍地都生长着热到发红的灼热刀刃,无数鬼物就跟黄油似的,在其中被反复切割灼热。

    由于鬼门关开,酆都城收拢鬼物的速度比以往快了何止百倍。

    其中大量不听话的恶鬼,便需要在这个酆都地牢中,好好改造过自新后,才能够成为酆都城的新居民。

    被那画面吸引,囚水单腿艰难的跳进了北玄殿中。

    哗啦啦,又有一道腰间挂着锁链的身影,从主殿中缓缓走出。

    拖在地上的漆黑锁链,随着他的行走还会自动伸长,在近距离内并不会影响行动。

    “囚水兄弟,世人皆苦,生有生时苦,死有死后劫。永远无望往生极乐,何等凄惨悲哀。

    “吾乃酆都城主,你我有缘在此相见,可愿留下助我一臂之力!”

    “我助人族生时劫,你消万鬼死后灾。’

    江黎本体拖着囚龙锁亲身至此,带着囚水看着那一幕幕悲惨哭嚎的画面,并将一柄匕首交给了他。

    囚水少年,看看身后的神像分身,又看看眼前的江黎,似乎已经看出了一点点底细。但江黎身上足以晃眼睛的功德灵光,显然很有说服力。

    他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接过江黎的匕首,划开自己的手掌,然后按在了北玄石碑上。鲜血渗入,殿主石碑当即大放光芒,在最上方出现了囚水的名字。

    而后一尊看不清面貌的虚影,在北玄殿上方浮现,,整座酆都城,都开始剧烈震动起来。上次有这样的反应,还是身为人皇传人的他,炼化酆都城城主石碑的时候。

    现在少年囚水引发的动静,居然丝毫不比那次要小。

    天地灵气,冥土阴气,自发汇聚向着酆都城汇聚而来。

    原本就已经极为开阔的酆都城,面积再次为之拓展,竟是生生又变大了一倍。

    这就多少有些离谱,江黎当年做到这种程度,可是直接消耗了葬阴棺中大部分能量。可是现在囚水,只是成为殿主而已,便起到这种效果,实在匪夷所思。

    江黎跑到北玄殿外,看了眼浮在大殿上空的那座虚影,双眉连挑。

    虽然人就看不清面容,但这下算是实锤了。

    而江黎也觉察到,又一股惊人的力量,正从北玄殿中反馈到自己身上。

    在北玄殿有主之后,他大概多了几项好处。

    处于酆都城内时,他所能调配的城市力量提升了一倍。

    在北玄殿主变强时,他可以借助北玄殿,分润到对方的一部分修为。

    另外北玄殿也会开始积蓄力量,他现在可以随时抽取北玄殿的力量,加持自身,根据殿主的不同,受到的加持也各有神异。

    他尝试着调动了一股北玄殿的力量,加持到自己身上。

    [接收到北玄殿主力量反馈,不动地藏作用于自身。]

    [不动地藏:全属性抗性增加200,自身状态低于50%时,开启地藏一色佛光护体。自身状态低于25%时,开启地藏三色佛光护体。持续时间30分钟](-+)

    “嘶……全属性抗性两百!’

    江黎暂时还搞不懂,佛光护体是个什么东西。

    但这并不妨碍他,果断的先将持续时间,修改为无限时长。

    囚水小兄弟,竟然只是以一介凡人之体成为殿主,就能给江黎带来这种强大的增益。那如果等他修行之后变得更强,是不是会给他和酆都城,都带来更强的力量?

    自己这次捡到的宝可属实是有些大了。

    江黎甚至在担心,这个宝太大,会把自己压死。

    毕竟是那位的转世,虽然看样子没有留下当年的记忆和力量,但也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呼出口气,不过既然已经成了北玄殿主,起码在对方成为真正仙佛之前,是无法脱离酆都掌控的。

    而如果他彻底修复了酆都城,就算是仙佛,也无法再抹去石碑上的名字。

    “恭喜你成为北玄殿主,从今往后,酆都地牢便由囚水殿主管理。”

    “今后你的担子可重,作为城主,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江黎把九幽地果,和一本佛经,递到了对方手上。

    那囚水根本看都不看九幽地果,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江黎手中的经书。

    郑重其事的接过后,甚至忘了道谢,直接席地而坐,抱着那本经书就看了起来。

    他时而皱眉沉思,时而哈哈大笑,时而愁眉苦脸,时而豁然开朗。

    佛家的典籍,显然非常对他的胃口。

    伴随着囚水变戏法一样的表情,迅速变化的,还有他身上的修为气息。

    练气一层,练气二层,练气三层,四层,六层……九层,随后眨眼间破了筑基。道基铸就……抱腹虚丹……化虚为实……炼实成金……碎丹成婴……

    一金色元婴在江黎面前喃喃诵经。

    短短不过四个时辰的功夫,原本在囚水身上盘踞着的灵气,就化成了真正的修为。

    直到变成金身元婴后,这夸张的速度才勉强减缓了下来。

    然而江黎给他的,可不是什么绝世秘典,而不过是慈航寺入门经书《般若经》罢了。就这,他身上还有大半的灵气没有利用起来。

    果然,才又过了两天,江黎无奈的看着北玄殿中金光冲天。

    那位囚水小兄弟,已经成就了化神。

    虽然这种速度,依靠的是盘踞在他体内天地灵气,但无论如何也足以让人惊讶。

    消化完了十年灵气后,囚水就离开北玄殿,一头扎进了酆都地牢之中。

    相信他的修为还会突飞猛进,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直接地仙了。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能以苦难作为力量,也就只有那位地藏王菩萨了吧。’收回目光,江黎对此也是颇为感慨。

    虽然有前面十年作为铺垫,但在短短两天时间里,就从一个病入膏育的囚徒,转化为了强大的化神修士。

    放到外界,可不得把人吓死。

    而殿主变强,北玄殿提供给他的力量也是水涨船高。

    那条[不动地藏]的状态已经更新数次,除了全属性抗性已经变为了五百之外,还多出了一条,在自身状态低于百分之十时,将出现五色佛光护体。

    现在如果再让江黎面对一次剧毒领域,恐怕他站在那里不动,都死不了。

    “北玄殿主的力量,与合手禅极为契合,有机会或许可以在慈航寺方面,要来合手禅给他参悟一下。’

    转过头来,江黎看向了自己身前的盗宝灵鼠

    此时原来的老鼠,已经化成身形佝偻的老者,恭恭敬敬的把一个盒子递到江黎的面前。

    曾经吃过一颗一纹九幽果的盗宝灵鼠,比原来变得更加强大。可以轻松的咬穿绝大多数宗门阵法,无声无息的在高手之中潜伏。

    只要没有地仙,就连江黎的观音心经,都找不到他的踪迹。

    之前,江黎发现八行寺在那个国家做过什么之后,就怀疑有些关键性的东西,已经被那些僧人捷足先登。

    但同为司神殿成员,他不好直接上去明抢。

    就换了个温和的办法,把盗宝灵鼠放了出去。

    花了几天时间,倒也成功的带回了这个盒子。

    抹除掉盒子上的封印,里面装着的,是一对已经被炼成法宝的白色狗耳。

    光看那个样子,江黎就明白,这是从小狗善听身上割下来的耳朵。

    上面溢散着浓浓的不祥,但品阶却分明达到了地阶!

    一只小狗的耳朵,炼制成的法宝能够达到地阶。

    如果囚水即是地藏转世的话,那跟着他一同转世而来的白犬善听,莫非就是他曾经的宠物,传说中的神兽谛听转世?

    那可是能用一双耳朵听遍三界六道的恐怖存在啊。

    如果真是那只神兽的转世之身,天生双耳能达到地阶法宝水准,倒也说得过去。

    就是不知,这双善听之耳,对他观音心经的“观音”妙法,又有何种助益?

    将一对狗耳贴在双耳之上,顿时,万千杂音纷至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