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假如被巫女缠住 掠过的乌鸦

166.死穴

    源清素飞近了,发现这和一座真的冰山没什么区别,巨大而巍峨,让人心生渺小之感。

    落在凿出来的洞穴入口,寒意立即从脚底传来。

    甲板上,栩栩如生的船夫,冻在冰层内,依然在开怀畅饮。

    护卫身穿铠甲,或懒懒散散地靠在栏杆上,或对船夫训斥,或与其他护卫聊天,气氛一派轻松。

    众人周身鼓起的各色神力,将冰窟映照得五光十色,配上无处不在的寒气,像是妖魔的洞窟。

    “有点像北海道的冰灯节。”源清素正警惕地打探四周,忽然听见北海道巫女这么说。

    他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你有兴趣吗?”北海道巫女问,“今年冰灯节的时候,我邀请你。”

    “谢谢。”源清素收回视线。

    越往里走,寒气越强。

    靠近琼楼时,好像万把刀刃刺进全身,透不过气,几乎无法呼吸,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疼痛难忍。

    “筑紫王大人,”一名歌仙说,“要不要在这里分开?”

    “分开?”源清素看向说话的人。

    羽黑歌仙,出自关东秋田县,居住在出羽三山,为了不打扰这位歌仙,政府将那里划分成自然保护区。

    羽黑歌仙看了眼高耸入云的琼楼,笑了笑,源清素明白了他的意思。

    挖出来的洞窟,通往琼楼顶部,琼楼高耸入云,下面的楼层还有许多,羽黑歌仙不想放弃底层的宝贝。

    源清素看了看其余人的表情,不少人都用看待藏宝阁的眼神,望着眼前的琼楼。

    “一切调查清楚再说。”他还是回绝了对方的要求。

    “是。”

    通往琼楼顶阁的隧道,被修行者挖成台阶,众人拾阶而上,四周冰层中有如雨的花瓣,像是要登上天宫。

    越往上走,彻骨的寒意越来越强。

    源清素回头望去,尾部的修行者,缩紧身体,甚至跺着脚、扣紧没了知觉的脚指头,贪婪地摄取暖意。

    “让扛不住的人退下吧。”他对天目一箇吩咐。

    天目一箇应了一声,用鹦鹉通知后面的人。

    源清素转身继续往上,雕梁画栋的琼楼,楼台歌榭,回廊曲折,屋檐勾心斗角,巧夺天工,冰封在冰山中,宛如海市蜃楼。

    到了歌姬舞女表演的露台,寒气之重,只剩下歌仙能抗住。

    羽生千歌如果没有源清素护着,早已经像普通人掉进冰窟,冻得满脸死灰。

    “注意安全,”神林御子低声说,“罪魁祸首或许还在船上。”

    源清素点头。

    登上露台,才发现这块舞台,与琼楼是分开的,是一块浮台。

    周围冰层内,落满了花瓣。

    跳舞、弹奏的歌姬舞女,全都是婀娜多姿的美女,而且都有修为在身。

    望着眼前被冰封的一切,众人依稀看见漫天花瓣飞舞,纷纷扬扬,沾在舞女的发鬓、衣角,铺满浮台。

    耳边模模糊糊,隐约听见缥缈的歌声。

    “都说宋代繁华,想不到一艘巡海舰,就已经奢侈到这种地步。”九州神主忍不住惊叹。

    “管弦连着管弦,笑声夹着笑声,临安春风又醉人。”源清素叹道。

    四周白云悠悠,这些自由自由的云儿,也被冻在了冰山里不知多少年。

    再往上,就是琼楼顶阁。

    洞穴到这里就没了路。

    眼前冰层十分坚硬,哪怕是三十次的修行者,手持町级妖怪残骸为原材料的神器,也要用上一两个小时,才能凿下一小块来。

    源清素正准备出手,北海道巫女从巫女服的腰带里,摸出一枚冰晶。

    冰晶在雪色神力的支撑下,像是针放进水里一般,融入了冰层。

    肉眼可见的寒气,被冰晶吸收,连雪水都没有,眼前就出现一条可供通行的路。

    “这是什么?”源清素好奇道。

    “不知道,在雪地睡觉,醒来捡的,我可以带你去。”

    “谢谢,冰灯节的时候一起去吧。”

    新出现的路,不再是台阶,众人御风缓缓向上。

    朱红翠绿,帷幔缠绕,殿内高朋满座,衣冠云集。

    长桌肆意地摆放,大大小小数千盘菜肴,摆满了所有桌子。

    放眼扫去,冷盘、热菜、点心、面食、粥饭,应有尽有。

    更有淮扬、苏浙、巴蜀、山东、辽东等现在所谓的各大菜系。

    琳琅满目,隔着冰块,都觉得香气扑鼻。

    众人没意思关注这些吃的,恐惧像盆冰水一样,浇在所有人头顶,让他们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

    大殿内只有三十个人,或温文尔雅,或豪放粗鲁,或袈裟披身,或道袍大袖,或霓裳罗衣,全都是歌仙。

    一艘船,三十个歌仙,全都冻死在一刹那间。

    特别是坐在上首的三人,一个穿戴官服的威严中年人,一个脱俗的老道士,一个弥勒佛似的胖和尚,气势更在歌仙之上。

    大殿内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散落在地的酒杯,也是众人放浪形骸,无意中扫落。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这些高手都没反应过来。”源永德语气充满惊恐。

    源清素同样神情凝重。

    出海才多久?已经遇见了诡异天墙、暴风妖、海妖,现在更是看见如此可怕的场景。

    连神林御子、姬宫十六夜,都隐隐觉得不安。

    这样的事,如果发生在猎妖舰上,结局会一模一样,她们同样会被冰封,在大海上漂浮数千年,直到被人发现。

    “他们在看什么?”一条族长突然惊疑道。

    众人也都发现了,满殿的人,除了靠近殿门的一名青衣打扮的歌仙,正端着盘子吃菜外,全都望着一个方向。

    是上首那个老道士。

    隔着冰层,隐约能看见他手里捧着什么。

    源清素、神林御子、姬宫十六夜,三人对视一眼,都觉得,这场遭难,或许和那个东西有关。

    “六出花,继续麻烦你了。”源清素对北海道巫女说。

    “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北海道巫女说这句话时,像是在念台词,没有一点真情实意。

    身后的歌仙巫女们,诡异地打量他们。

    源清素叹了口气,神林御子浅笑着看了他一眼,有些宠溺,而姬宫十六夜却幸灾乐祸,笑得很开心。

    北海道巫女的冰晶神器,此时也进展缓慢。

    从冰层里涌出来的寒气,不再是自然之力,而是寒性神明之气。

    耳边不时传来喧嚣声,有惊呼、吵闹、哀嚎,上不来的修行者们,控制不住自己,跑去船舱各处寻宝去了。

    天目一箇肩头的鹦鹉没有说话,证明目前还没遇上危险。

    源清素等人一步一挪,如蜗牛般前行,等到了老道士前,殿外穿透冰层的太阳,已经染上茜色。

    与一开始的船夫相比,老道士等人更加栩栩如生,众人有一种对方正透过冰层看着自己的错觉,令人毛骨悚然。

    老道士手里捧着一个盒子,呈打开的状态。

    北海道巫女收起冰晶神器,源清素第一个朝盒子内看去。

    道路狭窄,源清素身边又是神巫、伊势巫女、北海道巫女,其余人就是好奇,但不敢靠过来。

    有些讨厌的源清素,终于明白源清素说的‘谁先发现归谁’,是什么意思了。

    他们在心里痛骂,源清素不知道自己被人冤枉,以身试险,小心翼翼地朝盒子里看去。

    盒子内盛满海水,给人的感觉,不仅仅是一点海水,而是放了一片海在里面。

    这片“海”的中央,一只雪白的河蚌打开,一名容貌秀丽的娇小女人,正睡着似的躺在里面。

    娇小的胸丘起伏,均匀的呼吸着,没有被冰封住。

    她似乎感应到了视线,缓缓睁开眼帘,瞥见源清素,如海水般淡蓝的眸子,十分平静。

    这是一只县级妖怪!

    这艘船,是祂的床,是祂的巢穴!

    “走!”他下意识怒吼出声。

    众人原本就精神紧绷,听源清素一喊,连忙退后,飞出大殿。

    到了殿外,正要问发生什么,回头一看,寒气滚滚而来,刚才破开的冰层,眨眼间又被封上。

    歌仙们吓得浑身颤抖,再也顾不上废话,拼了命地往外飞冲。

    神林御子提着羽生千歌,化成一道金色流星。

    姬宫十六夜带着火光,北海道巫女变成一朵雪花;

    其余歌仙也燃烧起各色神力。

    从甲板上,沿着登天的台阶隧道看去,像是流星坠落。

    “所有人,立马撤走!”火灰色神力中,天目一箇对着鹦鹉大喊。

    冰山在众人的挖掘下,像是兔子窝似的四通八达,此时此刻,修行者们真的像是兔子一般,拼了命地各个通道里蹦出来。

    寒气滚滚,如死亡列车般追逐而来。

    “发生什么了?”

    “看那里!那是什么!”

    “快逃!”

    所有人仓皇逃窜。

    眼看就要冲出冰窟,洞窟外却忽然涌进来寒气,众人心都被吓得跳了出来。

    九州神主、源永德、平氏、芦屋,众歌仙纷纷停住,面如死灰。

    神林御子、姬宫十六夜、北海道巫女也神情凝重,思索着办法。

    唯独源清素,笔直地朝雾气飞去。

    “清素!”神林御子带着羽生千歌,想也不想地跟了上来。

    姬宫十六夜和北海道巫女一言不发,也跟着冲向寒气。

    “他疯了吗?”平氏惊恐道。

    “废话什么,跟着冲出去!”源永德一咬牙,再次鼓起神力,朝洞穴出口飞去。

    众人无可奈何,也只能扑向寒气。

    眼看要撞上寒气,源清素周身黑光炸涌,一声激越龙吟,变成一团红黑色龙状气雾。

    张牙舞爪,带着炙热的火焰,轰然撞向寒气。

    “砰!”白雾爆炸,强劲的冲击横扫四方,众人如坠入云层,什么也看不见。

    “跟我走!”

    听见源清素的声音,众人心中松了一口气,忙朝咆哮的龙吟声飞去。

    ◇

    猎妖舰上,糸见姐妹、出云巫女、水天宫巫女,在船楼的椅子上坐着,边吃零食,边聊天。

    “那是什么?”

    听见甲板上传来惊呼声,四人连忙朝冰山看去。

    晶莹透彻的冰山隧道中,几道流光急冲而下。

    黑光、金芒、光焰、雪花她们立马认出是源清素四人。

    “出事了。”出云巫女总是和善的脸,此时也下意识沉下来。

    那几道神力光芒,怎么看都像是在逃跑。

    她话音一落,在源清素等人身后,冒出一大团冰蓝色,如瀑布般在隧道中奔泻。

    众人的惊呼声中,糸见沙耶加连忙估算源清素与寒气的速度,心里松了一口气。

    能逃!

    “快呀!”有一半修行者没有登上宋代船只,此时全都站在甲板上,神情紧张地观望着。

    “啊!”糸见雪脸色,变得煞白。

    满船鸦雀无声,呆呆地看着洞穴入口处,突然冒出来的寒气。

    “完了”有人愣愣地说。

    糸见沙耶加、出云巫女、水天宫巫女,三人身上鼓着绚光,冲天而起,扑向冰山。

    黄泉咒、神幸咒、涸泽咒,妖魔、神影、干涸,还没靠近,就被冻结。

    三人脸色一变,正要继续出手,忽然听见昂然的龙吟声。

    “源清素!”她们都对这龙吟声十分熟悉。

    “轰!”

    夕阳西下,五光十色的晚霞,把半个天空都染成发光的锦缎。

    血红色的夕阳,在散乱无章的霞云中,徐涂下沉。

    一条红黑色龙状雾气,咆哮着冲出雾气,一头栽倒在猎妖舰甲板上,发出冰块掉在地上的声音。

    “清”

    “开船!”

    源清素打断糸见沙耶加,怒吼着下令。

    随即,他挣扎着坐起身,闭上双眼。

    他脸色灰白,浑身血肉全冻成了死肉,连颤抖都做不到。

    “砰”的一声,香叶冠撞碎一层层舱壁,从船楼俯冲而下,呜呜盘旋在源清素头顶。

    一道道建木的生气,不断浇灌在他身上。

    于此同时,无数流光飞出冰山,冲落在甲板上。

    “清素!”神林御子放下惊魂未定的羽生千歌,金色「若雷」的神光,落在源清素身上。

    姬宫十六夜一言不发,脸色阴沉得可怕,抬起手,一道红光照向源清素。

    北海道巫女丢出冰晶神器,绕着源清素周身,吸收他体内的寒气。

    满甲板的人,全都围在源清素身边。

    源永德沉着脸,指节捏得惨白,他已经与源氏族长彻底割裂,源清素一旦出事,等着他绝对是疯狂的打压与报复。

    源清音、源清美不断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根本没心思理睬。

    藤原紫乃问自己父亲,藤原族长轻轻摇了摇头,一言不发。

    猎妖舰撕裂海面,逃离寒气滚滚的冰山,朝无垠的大海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