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科技之锤 一桶布丁

485 时光两、三事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对于许多人来说一转眼京城便从夏日炎炎走到了秋风飒飒。

    京城的秋天除了稍微干了些,但却是极为舒适的。冷暖适宜,不像许多地方的秋天开始多雨,大多数时候都是秋阳高照的日子,有风时也不会太冷。

    燕北大学里的树黄了一半,夹杂在四季常绿的林中,让这座学校的色彩更为丰富,像是一副精雕细琢的油彩画。午后未名湖畔的学生们也开始多了起来,时不时的能听到青春的欢声笑语。

    对于宁为来说,这段时间最大的成就感还是小宁哲已经终于半岁了。

    在当爸爸的视角来看,他的小儿子要比宁可小朋友安静些,晚上很少会哭闹,白天偶尔醒了,大部分时间都是不哭不闹的,只是含着他的大拇指,用好奇而又睿智的目光探索着这个陌生世界。

    虽然医生告诉他其实半岁的宝宝眼睛并没有发育完全,视力最多只有0.5左右,理论上看什么都是模糊的,所以不管那眼珠子看上去多清亮,但宁为依然觉得小宁哲的目光是睿智的,否则没法解释这个小家伙被带回家后,怎么就能让一向钢铁的老宁变得内心更加柔软起来。

    抱着小家伙时被尿了一身,还乐呵呵的表示这说明家里的小宁哲未来必成大器,因为撒尿的时候都能感到特别有劲道,比宁为小时候可要强多了。

    这让宁为感觉自己被羞辱到了,而且他认为老宁根本就没有发言权。根据宁妈的说法,他小时候老宁压根就没怎么抱过他,而且他刚出生的时候,老宁甚至嫌弃他长得太丑了,五官都皱巴巴的缩在一起,像只猴子

    麻蛋谁刚生出来的时候五官不是被泡得皱巴巴的?!现在到了孙子这辈就成了连尿出来的都是香的了,老男人赤果果的双标恐怖如斯,这跟美利坚学的吧?

    是的,都怪美利坚!把一个强直的老男人改造成了无耻的双标人。

    当然这种话宁为是不敢在老宁面前说的,血脉上的压制是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也许在某些人身上仿若无物,但在绝大多数正常人身上,又终于千金。

    前置譬如英国跟美国之间的关系。

    从历史上来看,老英应该是老美的亲爹。但现在老美认了富有的老以做义父,对亲爹有些不太认可了,甚至反过来想当老英的爹,不太孝顺的样子。

    这就好像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

    英国一家初创公司Modeling被谷歌看中了,希望能以较低的价格直接收购,被拒绝。结果两边因为知识产权打起了官司,并直接惹出了更高曾经的监管入局,然后登上了热搜。

    这家Modeling公司目前的主打产品中文名为瞬建。是一款基于目前正流行的三维显示技术拓展出的一款软件产品。具体来说就是只需要给一个物体从各个角度拍摄几张照片,然后进行后台智能化处理就能在三维立体显示环境下还原出立体原型。

    当然受限于设备算力跟人工智能的效率,这款软件的还原度其实并不是那么高,但在整个欧美地区依然表现得挺好。基本属于欧美地区更新了三维显示产品之后必买的软件之一。

    宁为了解到这件事是双方已经起了冲突之后。本来他也没打算关心这种小事的,这种软件即便只是宁社都能开发出来,或者说根本不需要开发。

    如果是三月平台的付费会员,其实能在平台提供的功能列表中找到差不多的服务。而且三月自带的云计算平台在模糊条件建模有更大的优势,生成的立体模型更为精准,但主要服务对象是一些企业级用户,可以更方便的进行3D建模。暂时没人想到还能推广到民用领域而已。

    专门关心了一下这件事主要还是Modeling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劳埃德.亚当斯跟他还有些非常远的渊源。

    劳埃德.亚当斯毕业于帝国理工大学,研究生导师恰好是博纳:肯恩教授。

    两人的关系点在于当初宁为还在江大的时候,这位帝国理工大学的肯恩教授可以说第一个向他递出橄榄枝,邀请他去读博的教授,而且态度特别诚恳。据说就因为学校迟迟不发邀请函,这位教授还跟学校吵过一架。

    当然几年之后,学校许多人大概率还是遗憾的。如果当初做得更贴切些,说不定宁为真的去了呢?

    其实如果不是之后发生了亿点点的意外让宁为有了更多选择,加上老宁一向对宁为出国留学这种事秉持着敬谢不敏的态度,或许他跟劳埃德.亚当斯就是师兄弟的关系了。

    据说受肯恩教授的影响,这位劳埃德.亚当斯还是宁为的粉丝之一。

    所以在了解了这件事之后,宁为还专门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点评了一句:“听我一句劝别理谷歌,跳起来抽他脸!”

    虽然这句话发在华夏的媒体上,但用的英文,还专门@了帝国理工大学在华夏的官微。

    不过事情发展到两边真的打起官司后,宁为便已经将这事抛到一边了。毕竟他没有真的去帝国理工师承肯恩,大家的关系也就只够在网络上声援这么一句了。毕竟他对Modeling这家公司并没有什么兴趣,而且算算年纪,肯恩教授也差不多该退休了,他跟帝国理工那一点点牵绊也随着老肯恩的退休消失了。

    而且如果要问宁为的真实看法,到觉得类似Modeling这样的初创公司其实直接卖给谷歌还是好事。拿一笔钱然后去做其他的事情比经营这种公司强。

    不止是英国,其实从整个欧洲来看,在互联网时代已经落后了。并没有什么让人眼睛一亮的公司出现。早些年Deep Mind研究的阿法狗,的确也曾经惊艳过一个时代。可惜的是那也是被谷歌收购之后的事情,这里似乎没了能让这些基于互联网的高科技公司茁壮发展的土壤。

    哪怕是高科技产业曾经领先于全世界的德国。在这个时代跟最先进技术沾边的大概也只剩半导体代表之一英飞凌以及曾经制造芯片不可少的光学领域技术了。在三维硅基异构立体芯片制造行业越来越普及的年代,像英飞凌这样曾经的行业翘楚也面临着转型的困扰。

    尤其是三维显示跟宁芯绑定的时代,曾经的光刻机龙头企业阿斯麦都在举步维艰的生存着。曾经世界半导体行业的宠儿,正在面临着关乎选择的困境,在制造成本居高不下的情况下,大幅度降低顶级光刻机的价格,挣扎求存,又或者壮士断腕,放弃继续推进下一代光刻机的研究,转而研发新的制造模式

    不管选择哪种,现在看来都是很艰难的。重点是还得看华夏相关公司的态度。

    这又是件挺尴尬的事情。毕竟当年两边的关系并不能说有多好。但是没有办法,行业转变太快,消费者用脚投票,直接让整个行业的前景变得不那么明朗。

    现在的事实是目前宁芯跟鸿蒙系统的搭配对于被市场哄抢的三维显示器支持的最好。不管是曾经的英特尔微软组合,又或者其他产品,虽然也能让三维模式跑起来,但总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不足。双方的磨合大概还需要一段时间,不光是技术上的问题要克服,双方还要就各种人为制定的技术标准进行探讨。

    技术统一不难,难的是大家坐在一起时自然而然便有的矛盾与分歧。

    但不管怎么吵,有一点却是行业默认了。这个时代传统的硅基芯片只能算是二流产品了要面对市场相对饱和,消费者购机欲望不足,对于价格更为敏感这些负面市场情绪。

    新兴的二维、三维转换的市场,则是完全相反的情况,相对于全球的需求来说,产量明显还不足,市场需求量还很大,消费者购买欲强烈,甚至可以接受溢价。

    反应到行业本身来看,大概就是目前宁芯跟苹果的产品依然爆火,尤其是华为跟苹果新一代电动车技术都开始搭载了立体导航显示技术之后,更是让两家的产品再次被热炒。

    这种情况下失意的可不止是阿斯麦这样的设备提供商,整个半导体产业链上下游的那些代工厂、封装厂,此时过的更加艰难。

    比如台岛积电:

    曾经世界上最大的芯片加工厂,订单是接到手软的。

    毫不夸张的说,它打一个喷嚏,世界芯片价格都能被打出个高峰来

    但从去年开始订单量就一直在下滑,到了今年甚至已经出现内部产线过剩的情况。没有那么多订单了,但生产芯片的机器如果停下来却又是极大的损失,不得已之下,已经彻底停了好几个产线。

    更可怕的是订单量减少的同时还出现了单位价格下降的趋势。当然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当传统的硅基芯片在消费者观念中只适用于二流产品,对于台岛积电的客户来说肯定是要拼命压价的。没什么对错,无非都是想在目前这个态势下先活下来而已。

    伴随着三月份某院士喜得贵子的网络抽奖狂欢,整个半导体行业就这样不算突兀的到了不改变就可能死的时候。

    为此,台岛积电换了掌舵人。新的掌舵人大半年都呆在华夏京城,想要引进新一代芯片制造的生产线,再续辉煌。

    宁为知道这事,是因为这位年轻的掌舵人不知道拖少层拐弯抹角关系,让宁为不得不卖一位大佬面子去吃了顿饭。吃饭的时候这位掌舵人姿态摆的很低,但只能说用错了地方。因为整个产业链是如何运作的,宁为自己都不太懂,更说不上什么话。

    虽然说宁芯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但其实上整个产业链的运作宁为压根没有参与过。高精度生长机床的生产,各类配套设备等等涉及到成千上万人的努力,上游工厂的订单、产线的搭建等等这些涉及到无数利益分配的事情他都插不上手,更没那个想法。

    好在随着年纪的增长,宁为处理这种事情也愈发熟练了。

    无非就是盛赞双方之间友谊长存,然后表态一定大力支持台岛有人想要为华夏半导体事业做出贡献的决心,接下来委婉的表示自己的影响力其实没那么大,最后升华一下,虽然我没影响力,但一定要去帮忙过问一下。

    饭桌上慷慨激昂的称兄道弟,然后留下联系方式。吃完饭返程的车上把酒肉朋友的号码直接拉入黑名单-皆大欢喜的饭局便应付过去了。

    对此宁为没有太多的感慨。

    每次工业革命其实都是这样的,当先进产业淘汰落后产能的时候,不会留给大家太多反应的时间。对于宁为来说基础物理实验室的成果才是重中之重。

    下一个十年能不能开启外星采矿计划就看实验室的成果了。可惜了,有些公司本可以继续辉煌下去,但在历史的洪流中被淘汰,也就无法参与到下一个时代的竞争中去了。无需缅怀,规律而已。

    这些小事只是丰富了生活的调剂品而已。

    当然时间走到十月,又有一件小事开始丰富宁为的生活。那边是关于本届诺贝尔奖的讨论再次在互联网上翻起涟漪。

    其实如果真的去关注诺贝尔奖的话,会发现每年十月讨论最多的其实是诺贝尔文学奖。至于其他奖项,大都只是在一些更专业的论坛上,引发小范围的关注跟讨论。

    这其实也跟大多数人的知识结构有关。

    不管是物理化学还是生物医学,都涉及到极为专业的知识,分析谁能拿奖的时候需要对这些年相关行业内的那些翘楚们研究领域有极深的了解,还要对相关专业最前沿的研究方向有所涉猎才能分析出点有用的东西来。

    对于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来说,别说看懂具体分析内容,光是那些需要超长定语才能定义准确的科学上名词,给大家的唯一感觉只能是不明觉厉。

    比如物理学某个前沿研究方向,利用AdS/CFT对偶性研究低能色动力学的性质,如手征相变、禁闭相变、色超导和夸克胶子等离子体等的性质,以及凝聚态物理中的一些现象,如高温超导、霍尔效应、KT相变、奇异金属、费米液体、非费米液体、拓扑绝缘体、冷原子体系等期望在高温超导的机制和拓扑物态的理论等方面及相关低能量子色动力学的性质研究中取得突破性进展,

    分来看,每个字都不难,没用到任何生僻字,但组合到一起,没有学过相关专业的人士大概也只能一脸懵逼。总不能真的点评一句“要研究这些需要煤,而且需要精洗煤

    更别提这还只是论述了一个研究方向,牵涉到其中任何一个议题,那都是各种让人看了就脑袋冒泡的复杂公式跟方程。无外场海森堡模型、哈密顿量式展开、v(r)=0/x*x(x方向单位氏量)+o0/ox*y(y方向单位矢量)

    这些专业人士看来极为简单的表达式,能让普通人怀疑自己跟研究这些东西的人到底是否同一种生物。

    但文学这种东西就不一样了,但凡认识一千个汉字,就可以在互联网上对任意文学作品指点江山、激昂文字,且引发了争论也可以从多维度来剖析自己的见解,挑错?不存在的!不管是文学本身还是文学赏析从来都是一件很主观的事,这就好像阅读理解题拿去给原作者去做,还可能得一个极低的分数是一个道理.

    文学这玩意儿哪里有什么真正的正确答案?其所有的价值跟在于普适性的认可。所谓世界名著,也不过是得到了绝大多数业界人士的推崇,只认识一千字的升斗小民就算说一句某名著写的是什么玩意儿,也是有资格的,因为他的确不喜欢

    科学的牛逼之处就在于,你不喜欢某个定理,除非你能找到证据去证伪它,否则再不喜欢也只能接受,拿出歪理邪说来那些真正的专家多看一眼,就真的输了

    但文学层面就算是世界名著不喜欢也能喷上两句,只要不喜欢你算老几?

    所以对于诺贝尔奖谁能上,谁不配,一万个人真可以有一万个意见。世界任何一个作家都能拿出争论一番,自己喜欢的作家没入选,那必然是有黑幕的。而黑幕这种东西,也最能让大家兴致勃勃的讨论。

    但今年不太一样的点就在于,华夏互联网上开始热炒宁为是否能拿奖这个话题,实现零的突破。

    虽然说历史上杨、李两位真正的大师级人物凭借宇称不守恒的发现,双双拿到过诺贝尔奖,但两位大师拿奖时毕竟都已经加入了美籍,只能算华夏裔。

    宁为就不一样了,不但没有改过国籍甚至连留学经历都没有,是极为纯粹的华夏本土培养出的科学家,而且他虽然研究物理学成就不长,但其成果早已经被宣传为二十一世纪物理学界最伟大的进步。

    新闻里甚至没有用“之一”来限制

    这就真的很适合炒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