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用闲书成圣人 出走八万里

第259章 我三丰,打钱!

    越州,慈安城。

    得运阁内,人声鼎沸。

    这座昔日越王兴建的繁华高楼如今是越州豪门郭氏的私产,向来是高朋满座,群贤毕集之处。

    今日,无论豪门显贵,亦或贩夫走卒,都汇聚一堂,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听一听中京桑公的说书。

    说起这桑公,那可是如今天下响当当的大人物。昔日在中京,桑公与北风楼的画嘴南生南苑息齐名,若说南苑息是画嘴,能将文章说的宛若眼前;那桑公便是以情节分析见长,往往能鞭辟入里,故而又有名号曰“鞭舌桑公”!

    画嘴南生,鞭舌桑公,正是这两位,将说文转为说书,开启了说书的行当。

    自梧侯北去,南生隐退,桑公便带着一批弟子行遍天下,立誓为天下人说书,分文不取。

    今日,他来到了越州慈安。

    早已知道桑公脾气的郭氏,以七日内得运阁完全开放,不设门槛为条件,终于让桑公答应在此连说七天。

    包括《笑傲江湖》、《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以及半成品的《三国演义》!

    消息放出,整个慈安都疯狂了,得运楼一座难求,很多人只能围坐在得云楼外,凭借照影阵法近距离感受桑公的说书。

    已近午时,桑公午茶歇息,众人则纷纷议论起之前聊过的剧情。

    ……

    “桑公,桑公!”后台,小厮轻轻推了推正在打盹的桑落。

    桑落迷迷糊糊转醒而来,看着小厮,问道:“你听到了吗?”

    小厮一脸疑惑:“听到什么了?”

    桑落一滞,又摇了摇头:“无事,年纪大了。”

    小厮陪笑道:“桑公说笑了,您是夫子境,按年纪来算,才是壮年,何来年迈之说。”

    桑落温和笑了笑,脑中却有一道声音挥散不去。

    就在方才,他竟然不自觉睡了过去。

    在半梦半醒之间,他仿佛看到了一只赑屃托着一块石碑,扬天长吼。

    明明从来没有停过那种声音,但是桑落却听懂了那吼声中的意思。

    那是它背上的八个大字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桑落摇了摇头脑袋,自嘲笑了一声。

    可能这两日连续说书,精力有些不济了吧!

    怎么会做这种梦?

    那八个字倒是豪迈激愤,只是他一介腐儒,怎么会梦见如此振聋发聩之音?

    不过这八个字,倒是可以著述一番,传播出去。

    脑中过完这些念头,桑落做了几个深呼吸,下午还有两个时辰的书要说,这些晚上再做考量吧。

    说梧侯之书,不可不心诚。

    桑落平复了情绪,理了理长衫,朝着北方微微行礼,随即走了出去。

    ……

    “啪!”

    醒木一拍,桑落继续说起了《神雕侠侣》,众人听都如痴如醉,郭氏族长坐在最前方,微微闭目,仿佛徜徉在一座武林世界之中。

    此时正是说到了《神雕侠侣》最后一回。

    却听得杨过朗声说道:“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说着袍袖一拂,携着小龙女之手,与神雕并肩下山。

    其时明月在天,清风吹叶,树巅乌鸦啊啊而鸣,郭襄再也忍耐不住,泪珠夺眶而出。

    桑落猛然再次一拍醒木,说道

    “正是: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知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就在此时,得运阁内突然发出了一道金玉震动之声,如同清脆的铃声。起先只是一声,但随后竟然绵延不绝,这铃声中不仅没有一丝杂音,反而犹如一道清泉,流过众人的心田,所有人都刚到一阵神清气爽。

    “金声玉振!”郭氏族长大惊。

    此乃大德夫子讲经时才会引来的异象,往往伴随着天降大功,是儒门立德不朽中的五异象之一。

    可是此间无人说经,怎么会有金声玉振,难道

    郭族长猛然望向台上的桑落,眉头蹙起:“不可能!说书可以开智,辅助他人掌握的内容,有点拨之效,但无教化之德啊!”

    “不可能,绝对不……”

    就在郭族长疑惑期间,突然一股天道威压降临得运阁,一片玄黄云朵凭空出现在得运阁中。

    “玄黄祥云!是立德之兆!”

    “谁!哪位夫子立德?”

    “不可能啊,刚才只有桑公他……”

    众人也都反应过来,此时那玄黄祥云飘向桑落,瞬间投入到桑落的体内,桑落浑身一震,体内正气涌动,一道书山身影浮现在桑落身后。

    “怎么回事?桑公要突破了?”

    “说书可以传道?”

    “从未听闻过啊!”

    就在众人交头接耳之间,郭族长的族长印震动了一下,他连忙查看,面色恍然。

    “诸位!”郭族长舌绽春雷,压下众人的议论,说道:“文昌阁方才传来消息,是梧侯与北境立下道言,开武道教化!”

    “梧侯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众人皆是一震,口中喃喃不止。

    就在此时,桑落口中猛然发出一声长啸,浩然正气从体内爆发而出,再度凝聚出一座书山虚影。

    晋级!

    “恭喜桑公!”

    “贺喜桑夫子!”

    “见过桑夫子!”

    众人纷纷道贺,那郭族长也爽朗一笑:“桑公,得运阁有幸见证红尘立德,可有破境诗!”

    儒门传统,每破一境,颂诗一首,以作庆贺,唤作破镜诗。

    如今天下传闻最广的破镜诗,便是李青莲入大儒时,写就的“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桑落轻轻点头,瞬间漫长安静。

    桑落拿起了桌上的醒木,轻声说道

    “半生蹉跎,勉入夫子。未想今日走上立德之道!”

    “老朽不通经义,不明文章,唯独在梧侯的故事中,琢磨一些处事之道!”

    “不算警言,不算名句。”

    “便作日后说书定场之用吧!”

    说完,桑落短暂一顿,开口道

    “说书唱戏劝人方,”

    “三条大道走中央。”

    “善恶到头终有报,”

    “人间正道是沧桑!”

    ……

    东苍城。

    陈洛思虑再三,并未当场宣布武院开院。

    武院尚未修建完毕是一方面,虽然颜百川允诺文昌阁将全力支持,但是陈洛还是决定推后一段时间。

    无他,武学不够!

    堂堂武院,少了少林与武当,那岂不是失去了半壁江山?

    陈洛坐在书房中,脑海里是刚刚从梦境花林中特选的武侠。

    《倚天屠龙记》!

    陈洛铺开纸张,因为《射雕》和《神雕》的存在,让陈洛对前面的出场人物有些感叹。

    提笔蘸墨慢慢写,一章一回细细磨。

    第一回:天涯思君不可忘。

    正所谓风陵渡口初相见,一遇杨过误终身。

    一腔少女心思的郭襄最终落在了峨眉山,开宗立派。晚年给徒孙的法号“风陵”,怕是她这一生最大胆的思念。

    写完了第一章,陈洛将书稿放在了旁边,开始书写下一回。

    第二回:武当山顶松柏长!

    武当派,张三丰!

    ……

    首阳山。

    正在神魂遨游的清微大天师突然睁开双眼。

    “古怪,我道门的气运似乎变强了一些。”

    “难道有道君封尊?”

    清微大天师双手掐算,脸色越发古怪起来。

    “星辰天降,破财卦?”

    “这是什么古怪卦象!”

    清微大天师双眼紫光一闪,眸中仿佛星辰漫天。

    “此卦应在北方!”

    “这是……陈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