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噩梦惊袭 温柔劝睡师

第1029章 记住我的名字

    “少废话,不该问的别多问,把舱门关上!”队长是个精瘦的男人,扯着嗓子喊道:会进入现场后,看到能动的东西不用报告,直接开火!’

    “里面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记住了,无论我们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是假的!”队长强调,“我就这么一句话,就是你们看到团长站在里面,也给我开炮轰他娘的!”

    “明白!’

    郊外,一间半废弃的建筑。

    上世纪风格的房间内,一位老者从床上缓缓睁开眼睛,一张简单的木床紧挨着墙壁,墙壁上斑斑驳驳的,还残留着浅绿色的漆。

    而在他枕边,静静放着一把银色的手枪。

    清冷的月色从窗外照射进来,洒在龚哲那张憔悴的脸上,他老了,老不成样子,眼窝深陷,皮肤呈现出一股异样惨白,像是放许久的尸体。

    此刻他安静的盯着那把手枪,这把手枪属于他为数不多可以称为朋友的一个男人,这把手枪就是男人的命,从不离身。

    现在手枪在这里,那么他的朋友已经死了。

    “嘻嘻嘻”-阵奇怪的笑声从不远处传来,一个护士打扮的女人背对着他,坐在阴影中,肩膀因为笑一颤一颤的,“怎么,认出这把枪了对不对?”

    笑声越发古怪,像是来自四面八方,“毕竟这位部长大人可是你最好的朋友啊,嘻嘻嘻.你肯定想不到,他在临死前,还盼着你去救他。’

    “剔骨匠,好大的名头,可现在已经废了,是个没用的糟老头了,还需要被人藏在这里,保护起来,真是可怜

    声音还在继续,而且一句比一句怨毒,龚哲只是低头看着枕边的枪,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记住我的名字,我是傀儡师,我师傅还有两个师兄就是死在了你的手里,今天,我要让你付出代价,你就安心的下去陪

    房间中的地上一道影子闪过,下一刻,龚哲站在窗前,手里拎着一个身材矮小,打扮怪异的家伙。

    有血顺着那人绷紧的脚背淌在地上,溅到龚哲的腿。

    傀儡师双手横在身前,弯曲变形,就像鸡爪子一般,身体不停颤抖着,还时不时有骨头即将裂开的声音响起。

    他的头朝上扬着,颈部绷直,一双充血的眼睛几乎要掉出来,嘴巴张大,不断冒出血泡,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龚哲单手抓着他的头,将他提起来,五根手指如同钢筋一般嵌进他的头盖骨。

    “你这样的废物杀不掉他,还有谁?”龚哲手指收紧,傀儡师的头被挤压的变形,几乎要爆开。

    “魔术家!舞姬!还有还有刀魔,歌者!歌者也去了!但他死了,被部长大人杀掉了!”傀儡师此刻才知道他与龚哲的差距究竟有多大,他连人影都没看清,就被找到本体,一把从黑暗中扯了出来。

    “别杀我,我把枪枪还给你,我身上还有好东西,契约,契约你需要的对不对?都给你,你放过我,放过我这些都是你的!”

    在感受到龚哲那张脸上的冰冷后,傀儡师大声求饶:“你不能杀我,我还有用,我们有大计划,不是我们,是守夜人,他们打算利用我们袭击各大城市,我知道他们的计划,留着我对你有用!’

    “我会去找这些人的。”龚哲看向苦苦哀求的傀儡师,瞳孔变得血红,“你说的对,我现在的确需要你。”

    听说自己被需要,勉强保住一条命的傀儡师大口的喘着粗气,可下一秒,在他的视线中,龚哲突然张大嘴巴,对着他脖子咬下。

    大概半小时后,锋利的警报声突然回荡在整座建筑内,一阵密集而又沉重脚步声朝这里靠拢。

    “咚咚咚。”

    有人敲门。

    “龚先生你还好吗?”来人虽然很急,但语气依旧很客气,“龚先生?”

    没听到回答后,几个男人不再迟疑,合力将门撞开,老朽的木门倒塌下去,用手电一照射,眼前的景象着实惊到了他们。

    窗后的地板上铺着厚厚一层鲜血。

    鲜血滴滴答答的,一直延伸到了床。

    而在床上,被子里此刻正裹着一个人,头也缩在被子里,一个男人撞着胆子走上前一把掀开被子,里面是一具扭曲干瘪的尸体,头颅破碎,颈部被咬断,仅剩的半张脸上写满了恐惧。更重要的是,这个人他们谁也不认识。

    不是龚哲

    “快,快给总部发电报!基地遭到入侵,龚先生失踪了!”

    榕城,一间小而温馨的工作室。

    江城正在就着红酒吃汉堡,桌上还放着一包拆开的薯条,还有一盒全家桶,“你真不跟着吃点吗?”江城偏过头,他订的外卖,点了很多,足够他和胖子两个人。

    此刻胖子刚跟着跳完健身操,汗流浃背的,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简单擦了擦脸,摇摇头,很坚定说:“不了医生,你自己吃吧,我一会还要练功夫,温习你之前教我的格斗动作。

    在酒吧和守夜人的冲突中,胖子用了医生教的动作,效果很好。

    看着胖子铁了心的拒绝最爱的垃圾食品,江城深感欣慰,他又摸出一罐冰镇快乐水,“啪”的一声打开拉环,抿了一口后,幸福的眯起了眼睛,“啊’

    看着胖子在锻炼,仿佛他自己也跟着锻炼了一样,没有任何负罪感。

    因为上次鬼电影的关系,胖子最近不看电影练胆了,改看恐怖小说了,一个人深夜看。

    江城有天晚上睡不着的时候,突然透过半开的卧室门,看到沙发上的胖子把脚悄悄缩进被子里后,轻轻从卧室爬出去,打算吓唬他一下。

    但爬到一半,突然意识到这胖子和以前不一样了,他会功夫了,一想到胖子上次那一飞腿,现在江城后槽牙还疼,于是他思考再三,又原路爬回去了。

    不是因为怕,就是大半夜的,挨一飞腿犯不上。

    正当江城悄悄往回爬的时候,冷不丁瞥见墙上站着个黑影,江城抬起头,黑影先是歪头看了看外面的胖子,接着又低头瞅了瞅他,咧开嘴,笑了。

    江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