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幼儿园一把手

第六百一十七章 《稻香》

    有着歌坛一哥之称的陈洛,即将发布的新歌叫《稻田》。

    如日中天,有着未来音乐教父之称的词曲鬼才骆墨,即将发布的新歌叫《稻香》。

    如果说,两张专辑打擂台赛,这件事情本身就让吃瓜群众们感到刺激与激动的话,歌名还如此相似,那一下子不就更有看点了吗?

    “《稻香》,《稻田》,卧槽!”

    “针尖对麦芒了啊!”

    “绝了绝了!吃瓜群众狂喜!”

    “看看,这才叫擂台赛!”

    “神仙打架,原来是这样打的吗?”

    明明两首歌的歌名,都充满了乡野气息。

    可由于陈洛那边主动出击,特地挑选了同一天发布新歌,使得一切都充满了火药味儿。

    各路媒体开始疯狂报道此事,微博热搜也完全被这两个人给霸占了。

    明明两首歌要三天后才发,可已经在网上掀起了风波。

    偏偏吧,还没多少人觉得他们是在互相炒作。

    这年头,娱乐圈里的有些明星,明面上打得不可开交,背地里却在称兄道弟,推杯换盏。

    要的只是一个热度!

    唯有粉丝和吃瓜群众,一个个傻得要命,各自划分阵营,又是出钱,又是出力。

    可是,这两人是如今歌坛最顶尖的人。

    陈洛主动出击,就是不想把歌坛一哥的宝座拱手相让。

    这是真的在一较高低啊!

    但有一点,还是挺好的。

    那就是粉丝们并没有在网上进行大规模撕逼。

    其中一个原因是,陈洛歌迷众多,骆墨也歌迷众多,两个领域内的顶尖人物,歌迷的重合度那绝对是非常高的呀!

    另一个呢,就是【墨生人】从不参与撕逼事件,一直秉承着“【偶像行为,偶像买单】”,“【骂骆墨可以,骂我们不行】”的原则。

    所以,想撕都撕不起来。

    这使得很多围观的路人,纷纷叫流量明星的粉丝们过来学学。

    “孰高孰低,拿实力说话。”

    “就是,看看你们这些流量明星,粉丝们就会撕逼,就会在网络上对喷。”

    “呵,搞得跟学生时期打架似的,以为会真打,结果就是两拨人站在那儿,你喷几句,我喷几句,只撂狠话。”

    “有实力的人,那都是拼实力。这些没实力的菜鸡,当然只能对骂咯,毕竟他们的歌,除了粉丝也没人听,没有第三方进行评判啊。”

    骆墨与陈洛那高手过招,巅峰对决的气氛,已经在全网传播开来了。

    现在,就等三日后的新歌发行了!

    ……….

    ……….

    三天的时间,自然是一晃而过。

    骆墨工作室在这几天里,就是在进行新专辑的常规宣传。

    至于磁龙娱乐那边,也是一样。

    巅峰对决,本就热度极高。

    两边的团队都很聪明,知道事情已经闹得够大了,正主不能过度宣传,否则会给人一种疯狂营销的感觉,有害无利。

    这种高手对决的格调,还是要维持住的。

    两边团队都统一认为:咱又不是没实力!

    虚的东西,没必要!

    今天是周一,新歌周榜的数据,会进行刷新。

    《稻香》和《稻田》,都将在中午十二点整,于各大音乐平台发布。

    全网的吃瓜群众,可以说都在等着了。

    各路的媒体,也都在候着了。

    歌坛里的一众歌手,还有词曲人们,一个个也都很兴奋。

    这一战,可不容错过啊。

    广城,某别墅内。

    天王级歌手孟冬华,正和他的两位老搭档坐在一起用餐。

    孟冬华这位天王,和赵薛秦这种普通天王,可不是一个档次的。

    用玄幻流的等级来进行划分的话,赵薛秦不过是天王之力一段,孟冬华则是天王之力八段!

    在歌坛的男歌手里,骆墨横空出世之前,有那么三位歌手,在大家眼里属于同一个层面的,这个层面叫:仅次于陈洛。

    孟冬华,就是这三人之一。

    而现在坐在他身边用餐的,是他最默契的作词人董关山,和作曲人林炫。

    有些歌手与词曲创作者,是互相成就的关系。

    他们三人便是如此。

    这么多年下来,陈洛每次发新专辑,他们三人都会坐在一起听。

    至于其他人,则受不到这种程度的重视。

    但近几年,又多了一个骆墨。

    骆墨才华横溢,且天马行空。他的很多歌曲具备极强的创新性,其【中国风】的风格,更是开宗立派。

    作词人董关山和作曲人林炫,每每听他的新专辑,甚至都有一种醍醐灌顶之感,会有极大的收获与感悟。

    董关山比较文绉绉,他是这么评价骆墨和陈洛的。

    “陈洛方方面面都很强,没有任何的短板。”

    “骆墨则不一样,他根本不在同一个领域里和我们玩,他是自己开创一个新的领域。”

    “有那么点超脱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感觉。”

    三人用餐结束后,刚好快十二点了。

    孟冬华便带着二人,来到了别墅内的设备间里。

    他要用最顶级的音响,来播放二人的新歌。

    现在离十二点还有几分钟,大家便闲聊着。

    “陈洛上次败给骆墨之后,估计也憋了一股劲儿。他已经在自己的领域里做到极致了,这会儿都想着突破一下,还搞中外合作,专门弄了一首【海岛唱腔】的《稻田》。”孟冬华啧啧称奇。

    “也算是兵行险招了,需要魄力的。”董关山评价道。

    他们三个人,一起输给陈洛的次数蛮多的。输的多了,大家就连酸他的心态都没了,只剩下了佩服。

    只不过,董关山说的也没错。

    陈洛这么做,的确是需要魄力的。

    歌坛一哥之所以是一哥,那可不是一直靠吃老本就可以维持住地位的。

    “到点了!”孟冬华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打开了企鹅音乐。

    “先听谁的?”他问了下坐在对面的二人。

    “先听陈洛的吧。”林炫提议。

    他很好奇陈洛融合了海岛唱腔后,会带来一首怎样的歌曲?

    “行。”孟冬华点了点头,开始播放起了《稻田》。

    歌曲的前奏是偏舒缓的,陈洛一张嘴,屋里的三人便忍不住对视一眼。

    这唱法让他们三个人,都有点不习惯。

    可偏偏就是很好听!

    一曲终了,孟冬华道:“如果不看歌手的名字,一下子还真猜不准是不是陈洛在唱歌。”

    “对我来说很惊喜!”林炫评价。

    “是很好听,我觉得他的歌迷应该也都接受这样的适当改变,也会觉得是意外之喜。”董关山道。

    在三人看来,陈洛这一次特地找了国外的创作者进行合作,还真让他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来了。

    从歌曲的创作角度来看,这首歌叫《稻田》,却有一种身处海边之感。

    其实,唱的是童年。

    是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海边,吹着海风,想起了过去的种种。

    角度不错,对于他们这个年纪的人来说,还是很有共鸣的。

    而对于年轻人而言,特殊的唱法,怕是也会感到新鲜。

    “陈洛不愧是陈洛啊。”三人不由感慨。

    他们并没有只听了一遍,就换成《稻香》。

    孟冬华三人组有自己的模式,按照老规矩,会一口气听三遍,然后大家聊一聊这首歌,深度的剖析一下,分析一下这首歌的长处,把它给吃透了,然后再换下一首。

    时间就这样一下子就过去了二十几分钟,董关山和林炫还拿着手机,记录下了一些内容。

    这可是陈洛,且是试图做出突破的陈洛!值得我们这样对待。

    “那……我放《稻香》了?”孟冬华觉得也讨论的差不多了,可以到下一首歌了。

    “放吧。”林炫道。

    孟冬华点了点头,点开了骆墨的《稻香》。

    《稻香》这首歌,出自周杰伦08年的专辑《魔杰座》。

    2008年,可以说是极为特殊的一年。

    这一年里,有天灾,有金融危机,有……

    这首歌,便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中诞生的。

    周杰伦在面对《人物周刊》的采访时也表示:李连杰跟我说,应该给现在的年轻人一些教育,现在患上抑郁症自杀的人非常多,应该写一首正能量的歌曲。正好现在经济也不景气,上班族裁员一堆,我就想不要直接写地震,写一首有共鸣的歌曲。

    而放眼蓝星,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天灾人祸,是永远不会停的。

    地球上是这样,异世界的蓝星也是如此。

    更何况现在这社会,给予人的压力是比较大的。

    在骆墨看来,《稻香》这首歌,还是有其独特的意义的。

    更何况,不谈意义,只谈音乐,这首歌在很多方面也做得非常好。

    值得一提的是,这首歌的词曲,皆出自周杰伦之手。

    周董作词的能力,嗯……怎么说呢?

    他会创造出《不爱我就拉倒》这样的鬼名字。

    这首歌里还写下了【反正我又不是没有人要,哥练得胸肌,如果你还想靠,好胆你就麦造】这样的词。

    还有像《大笨钟》里的:【耍什么嘴硬,耍,耍什么嘴硬。有什么毛病,有,有什么毛病】。

    当然,还有一看就知道也是他自己写的歌《算什么男人》。

    光看词有点好笑,唱出来,妈的又好听!

    但他也会写出《最长的电影》、《晴天》、《外婆》等词。

    这人就很难讲喔!

    此刻,歌曲的前奏声,在屋子内流淌。

    听着前奏,作曲人林炫便不由得眼睛一亮!

    他先是听到了各种虫鸣,听到了欢笑声!

    然后,才很自然的切入了乐器声。

    “妙啊!画面感一下子就扑面而来。”林炫在心中道:“这首歌编曲方面肯定是下了功夫的。”

    从伴奏声来看,这首歌也是较为舒缓的。

    可是呢,在舒缓里,又会时不时的出现几分轻快感。

    乐器的灵活运用与巧妙的搭配,展现的淋漓尽致。

    说真的,在三人看来,不管是《稻田》还是《稻香》这个名字,乍一看吧,好像都带着点土气,应该是不怎么讨年轻群体喜欢的歌名。

    然而,骆墨这首《稻香》一开口,就把他们听傻了。

    “【对这个世界如果你有太多的抱怨,

    跌倒了就不敢继续往前走,

    为什么,人要这么的脆弱堕落。】”

    “这算是什么风格?”孟冬华费解道:“嘻哈加民谣?”

    《稻香》的曲风,的确就是嘻哈加民谣,里头还有很典型的周式饶舌风。

    这几年,【嘻哈】可以说是异军突起。

    可歌词嘛,大多围绕着金钱、车子、还有妞儿…….

    很多歌词里,甚至有很多负能量,或者违法的内容在里头。

    与之相比,骆墨的这首《稻香》,在作词方面简直是两个极端!

    骆墨的歌声继续回荡。

    “【请你打开电视看看

    多少人为生命在努力勇敢的走下去,

    我们是不是该知足?

    珍惜一切就算没有拥有。】”

    还别说,听了这首歌后,他们真觉得和骆墨的这张专辑的名字,挺契合的。

    专辑名叫《在路上》。

    《曾经的你》与这个专辑名很搭,毕竟一上来就是:【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花】。

    而且这歌听着就带劲,听着就想去自驾游。

    《稻香》契合的,则是人生之路。

    只不过有些人走到一半,选择了停下。

    有些人,则选择继续走下去。

    或许这首歌的立意,就是让路人的人,能多一些鼓励,多一些温暖吧。

    歌曲的副歌部分,就此开始。

    “【还记得你说家是唯一的城堡,

    随着稻香河流继续奔跑,

    微微笑,小时候的梦我知道。

    不要哭让萤火虫带着你逃跑,

    乡间的歌谣永远的依靠,

    回家吧,回到最初的美好。】”

    林炫一瞬间就留意到,在副歌开始之前,有鼓点突然切入。

    使得整段歌曲的节奏感变得更强了。

    他觉得这一点很关键,也很巧妙。

    鼓舞鼓舞,里头带一个舞字。

    多一点轻快,多一点节奏,效果或许会更好些。

    不然的话,说教意味就会有点重。

    歌曲的间奏部分,依然能听到各种虫鸣声。

    这会让人想到小时候。

    会让人觉得舒服,觉得无忧无虑,觉得时光在倒流。

    至此为止,歌曲的A段在三人看来,应该是结束了。

    间奏过后,应该就是进入到B段,进行格式和旋律上的重复,撑死了就是歌词变得不一样。

    然而,不要忘记,很多乐评人现在总爱用一个词,来形容骆墨的音乐,那便是【奢侈】!

    是的,就是奢侈。

    明明就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可骆墨偏不,偏要往里头塞入更多的才华,塞入各种不同的曲风变化,就是不肯按部就班的玩。

    直接就重复A段?

    不可能滴!

    很自然的转化就这样开始了。

    董关山和林炫瞬间就对视了一眼。

    对于他们这两个词曲人来说,骆墨这样搞,真的是在肆意的倾泻自己的才华。

    明明这都能拆分成两首歌了!

    而这种转变,往往又能让一首歌变得更好听,更耐听。

    歌声回荡:

    “【不要这么容易就想放弃,

    就像我说的,

    追不到的梦想换个梦不就得了,

    为自己的人生鲜艳上色,

    先把爱涂上喜欢的颜色。】”

    怎么说呢,这段词里的那句【追不到的梦想换个梦不就得了】,还是挺符合周杰伦自己作词的风格的,哈哈哈。

    常规套路就是叫你继续追梦。

    但扪心自问,好像人一生也不是就只有一个梦想的吧。

    这句歌词网络上还有过争议。

    可实际上,结合前面说过的创作背景,这首歌也是唱社会上逐渐增多的自杀倾向的人。

    前面说的不要轻易放弃,或许指的就是生命。

    人生有很多选择,不如换条走走?

    而这一部分唱完后,屋内的三人心中冒出了一个很统一的冲动:“倒回去再听一遍!”

    原因很简单,这一段结束后,居然有了一个片刻的停顿。

    这个停顿里,是没有任何的声音的。

    停顿结束后,才突然接上了下一段的内容,接上了:

    “【笑一个吧,功成名就不是目的。】”

    这样一个简单的无声的停顿,让孟冬华等人都觉得很惊艳!

    说真的,这种玩法,以这三人的水准,肯定不是第一次听到。不少歌里,也有使用这种模式。

    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骆墨用的非常妙。

    不让人觉得突兀和难受,很自然,很加分!

    不会给人一种花里胡哨,或者乱糟糟的感觉。

    这种无声的停顿,周董早就玩过了。

    可后来《中国有嘻哈》火起来的时候,还有不少人被里头的某个人采用了这种模式,而感到惊艳,甚至觉得他是玩这种模式的祖师爷,后续其他歌手的歌曲里有了停顿,就都说是学他的。

    屋内,三人听到“【功成名就不是目的】”这句歌词时,只觉得有被他装到!

    如果骆墨还不算功成名就的话,那什么算功成名就?

    但从整体歌词的含义上来说,其实是并没有要凡尔赛的意思的。

    相反,这段内容里,有骆墨个人最喜欢的一句歌词。

    那便是“【童年的纸飞机,现在终于飞回我手里。】”

    从曲调上看,这里一句的调调是往下的,后面也没有直接接着唱,还是加入了几声“【Ho】”,代表着一段内容已经结束了。

    屋内的三个听众很本能的就想着,这下子该回到前面的格式和旋律里进行重复了吧?

    骆墨:我偏不!

    这就直接进行旋律重复了,那撑死就是【轻奢】。

    咱不行,咱要彻底的【奢侈】!

    旋律居然又有了新的变化!

    这让三人听着歌,忍不住对视无奈一笑。

    音量在屋内还是开的比较大的:

    “【所谓的那快乐,

    赤脚在田里追蜻蜓追到累了,

    偷摘水果被蜜蜂给叮到怕了,

    谁在偷笑呢?

    我靠着稻草人,吹着风,

    唱着歌,睡着了……】”

    一整段内容下来,画面感实在是太强烈了。

    歌名叫《稻香》,写得却是生活。

    直到副歌部分再次出现,歌声再次传开,再次唱到那句“【还记得你说家是唯一的城堡……】”

    三人心中,居然又出现了统一的想法:“终于!终于重复副歌了!”

    等到骆墨又唱了几遍副歌高潮部分后,歌曲便正式结束了。

    孟冬华提议道:“我们先不讨论,先安静的再听两遍,怎么样?”

    “好。”董关山和林炫统一点头。

    两遍听完,这个默契的三人组,齐齐叹了口气。

    孟冬华现在只有一个念头。

    就算陈洛真的开始走下坡路了,歌坛一哥的宝座,也轮不到他坐!

    孟冬华问道:“你俩觉得,这两首歌,哪首更好?”

    “你为什么自己不先说?”董关山不悦道。

    “算了,咱们说了也不算,关键还是看广大听众朋友们。”林炫道。

    孟冬华点了点头。

    他只知道,这样的骆墨,陈洛可以有一战之心。

    而他,不配有

    另一边,正主骆墨正在干嘛?

    他正在看着自己的字帖,陷入沉思。

    新歌已经发了,他肯定也要配合宣传,发发微博之类的。

    骆墨呢,就想着写一幅字,然后发上去。

    以前,他都是让师父童清林来写,因为老爷子的书法比较厉害。

    同时,这样一来,也能让已经年纪很大了的师父,有一种参与感。

    能让他觉得自己还有用,还能帮助到徒儿的事业。

    这样一来,老人家心情能连续好上好几天!

    书法方面,骆墨也跟着学过。

    六师兄柳功名,别看他现在跟个欢乐喜剧人似的,其实深得老爷子真传。

    反倒是骆墨,写得那叫一个差哟。

    许初静站在他身旁,认了半天,道:“好几个字我都不确定你写的是什么。”

    “什么?有这么夸张?”骆墨。

    “那你在纠结什么?你觉得自己字写得很好,你就发呗。”许初静扎心道。

    “你,这,你”骆墨气急。

    他这个字,的确有点对不起字帖里写得内容。

    那是一首词。

    一首骆墨个人最爱的词人之一辛弃疾,写的词。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

    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ps:说一下,老书《掌门低调点》的动态漫,6月24日会全网上线!我看了一下预告,蛮不错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