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晨星LL

第482章 飞机呢?那么大一架飞机哪去了?

    彷徨沼泽与落霞行省的交界处,稀薄的日光穿过氤氲的雾气笼罩在灰黄色的荒原上。

    撕咬着尸体的乌鸦抬起了头,一架与周围格格不入的银灰色十字架,印入了那琥珀色的瞳孔。

    “······这里是火把—1,“海鸥”已经抵达坐标上空······我找找看,你确定是这个坐标吗?”

    虎鲸运输机的机舱,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飞行员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用食指戳着平板。

    他的名字叫萧华,隶属企业航空科的飞行员,不过“企业”并非是一家“企业”,他的实际就职单位是由康茂集团控股的“随便瞧瞧打捞公司”。

    虽然这名字听起来很随便,但他们的业务一项以稳健靠谱著称,也正是因此,那架失事飞机提供保险服务的保险公司才将这个大买卖交给了他们。

    他们在接手这项业务的时候也相当地谨慎,从进入落霞行省之后就没有放松过警惕。

    虽然这里远离交火区域,但就在一周之前航空科才在附近摔了一架飞机,他可不敢掉以轻心。

    那些孤僻怪异、心理阴暗的沼泽佬们不能用常理来思考,鬼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向东海岸的“老朋友”发射飞弹。

    但既然理事会不想节外生枝,他们只能尽量避免发生冲突。

    因此他们很谨慎地将虎鲸运输机悬停在了一百公里外的高空,先派一架无人机过去看看情况,确定具体位置,然后再决定该怎么处理它。

    如果学院再故技重施。

    足够的高度可以让他们往南边的沙漠滑翔。

    通讯频道内传来沙沙的电流声,兴许是沙尘暴终于过去,不稳定的信号终于恢复了一点。

    “坐标错误?!怎么可能!?”

    “我还能和你开玩笑不成?”飞行员食指在平板上划了下,趁着信号良好将航拍图片压缩发送了过去。

    通讯频道对面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在看到了航拍照片之后,那个叫孙泽的飞行员似乎也陷入自我怀疑的迷茫。

    “不可能啊······残留的弹坑都还在地上。”

    “你确定那是弹坑吗?”坐在驾驶位上的飞行员凑了过来,谨慎地问道,“我们在地面没有发现任何尸体······也没有发现你说的“蜂巢',甚至连子无人机都没看到。”

    “没错······八成是学院的人替我们清理掉了,没准儿他们打中了之后才发现了惹上了不该惹的人,就替我们清理掉了。”

    “有道理哈哈。”

    对于两个飞行员的调侃,通讯频道中没有回应。

    只有沙沙的电流音。

    那个叫孙泽的飞行员兴许是在怀疑人生。

    不过他们并不想再继续等下去了,剩余的电量也不允许他们继续在这儿耽搁时间。

    “总之,我们什么也没看到······快没电了,就到这里吧。”坐在驾驶位上的飞行员看向了旁边操作着无人机的萧华。

    萧华抬头看了机长一眼。

    “那报告怎么写?”

    机长无所谓地说道。

    “随便,坐标附近拍几组图片塞进去就行了。”

    “收到。”

    萧华点了下头,同样懒得给自己找麻烦的他伸了下食指,选中了返航的按钮。

    接到撤离的命令,银灰色的无人机很快结束了盘旋,朝着悬停在南边群山之上的虎鲸运输机飞去。

    机舱里的两名工作人员回收了飞机,萧华的食指继续滑动着荧幕,挑选着一会儿塞进报告里的照片。

    不过就在这时,他的嘴角忽然漏出了一声轻咦,从座椅上坐直了起来。

    “怎么了?”坐在旁边的机长瞧了他手中的平板一眼,只见荧幕中是一片群山,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萧华没有说话,食指选中工具框点了两下,切换到了热源识别模式。

    就在那画面变成黑白色调的同时,一片漆黑的山坳中忽然浮现了一颗颗银白色的亮点。

    机长表情略微惊讶。

    “那是什么?”

    “不知道·····但人好像不少,”萧华表情疑惑地嘀咕了句,“在距离我们三十公里左右的山坳,无人机返航的时候拍到的。”

    机长没说什么。

    “那就别管了。”

    萧华耸了耸肩膀,食指在荧幕上轻轻一划。

    “你说了算。”

    同一时间三十公里外的山坳,一队衣衫褴褛的拾荒者正推着大车小车,在山间行进。

    正在返航的企业飞行员并不知道,他们找了半天的那架虎鲸运输机,竟然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甚至几乎被航拍的镜头拍到!

    不过想必就是这些废土客们大摇大摆地从他们面前走过,他们也不会认出来,那些零件正是从他们的运输机上拆下来的。

    在一百万银币巨额悬赏的诱惑下,这些拾荒者们就像搬家的蚂蚁。

    从挂在外面的等离子引擎到仪表盘上的玻璃盖,不到半天的时间他们便将那台庞大的运输机拆的干干净净,并且全都打包在了那些放着瓶瓶罐罐的大车小车上。

    愣是连一根螺丝钉都没剩下来!

    不止如此。

    就连信标小队之前发射的那枚“蜂巢”无人机蜂房,以及被EMP摧毁的无数小型攻击无人机,也都被这些拾荒者们一个不剩地捡走了。

    就如那个叫古斯特的老头吹嘘的那样。

    就捡垃圾这块,他们是专业的!

    “打捞公司?那是什么?”

    “理想城有专门做回收业务的公司,我们本来是打算联系他们干活儿的,不过他们只在云间行省内包邮。”

    “包邮?”

    又听到了一个从来没听过的奇怪词组,坐在双头牛背上悠闲抽着烟枪的古斯特,向那个自称叫“墙角老六”的联盟士兵投去了好奇的视线。

    墙角老六咳嗽了一声,用不标准的人联语解释道。“就是送货上门的意思······指送到家门口。”

    “哦哦,”老人点了下头,随即嘿嘿笑着说道,“那我们也“包邮”,这不算什么。”

    墙角老六惊讶地看着他。

    大多数废土客在提到企业和理想城时都是一脸憧憬,就像他们对军团谈之色变一样。

    他还是头一回从废土客的嘴里听到关于理想城截然不同的评价。

    “不算什么还行,能给企业打工不是很厉害吗?”

    “切,这算啥,”古斯特瞥了瞥嘴角磕了下烟枪说道,“咱祖上还给战后重建委员会干过活儿呢,谁捡过的垃圾更多还真不好说。”

    墙角老六眼中更惊讶了,下意识点了点头。

    “那估计还是你们捡的多点·····把以前捡的也算上的话。”

    虽然在聊到理想城的好东西时,老人的脸上是一阵羡慕,但说到他的老本行,那张爬满皱纹的脸上便露出了不容置疑的权威和自豪。

    走在旁边的迷路萌新,则全程都是一脸懵逼的表情。

    昨天拆的时候,他把那些拾荒者们拆飞机的过程给拍了下来。

    然而无论看多少次,他都想象不出来这些人是怎么做到的。

    “······好家伙,还真拆回来了。”迷路萌新喃喃自语地嘀咕了一句。

    回头看了一眼那浩浩荡荡的队伍,和队伍中驮着的那些细碎的破烂,白给带狙挠着头说道。

    “不过这咋装回去?”

    听见队友的交谈,墙角老六嘿嘿笑着凑过来说道。

    “鬼知道!管那么多干啥?能不能装回去那是生活职业玩家和NPC的事儿,咱们先运回去再说!”

    ……

    浩浩荡荡的队伍没多久又翻过了一座山头。

    就在小玩家们在盟友眼皮子底下施展“原地消失术”的时候,隔了一夜回到在线的老白,终于不好意思地找到了两位好兄弟,一五一十地坦白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总之,事情经过就是这样,我被管理者临时停职了,得回后方待个三天。”

    不好意思地看向了狂风,老白尴尬地继续说道。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了。”

    他原本以为,两个好兄弟就算不同情自己的遭遇,多少也会表示惋惜或者理解。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后半句话还没说完,站在旁边的夜十便爆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该!”

    虽然反应没有夜十那么夸张,但在听完老白的话之后,狂风的脸上仍然浮起了微妙的表情。

    片刻整理思绪,他试着做了总结。

    “所以······你是因为给那位陈女士求情,所以被管理者临时停职了?”

    “不是,我不是说了么,是管理者觉得我在怀疑他会怀疑······哎哟卧槽,这解释起来怎么就这么麻烦。”

    看着快被逼疯了的老白,狂风没有说话,只是用“你觉得我会相信么”的表情静静看着他抓耳挠腮。

    不过,且不管信或者不信。

    公告在兵团系统界面的弹窗总不会是假的。

    狂风叹了口气,扶额思索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了什么。

    “对了,那位陈女士是不是也和你一起回去?”

    老白愣了下,下意识地点头道。

    “当然,这里是战区,她一个非战斗人员在这里留着也没意义···”

    前一秒还捂着肚子乐的夜十,忽然笑不出声了。

    刚吃到嘴里的瓜还没两秒就变成了狗粮,欢乐的表情瞬间带上了痛苦面具。

    “我焯!这不公平!!!”

    老白一脸懵逼地看着他。

    “你又在发什么神经···.··”

    狂风咳嗽了一声。

    “这次我站夜十······我们去前线,你一个人跑回去享福,确实不太地道。

    夜十忍不住嚷嚷道。

    “就是!我也为联盟立过功,我也为联盟流过血,为什么不奖励我!”

    老白:“???”

    爷都特么停职了。

    这是哪门子奖励啊!

    ……

    摸着良心说,奖励肯定是有的。

    避免了与学院的直接冲突,在完成救援任务的同时最大限度的保障了联盟的利益,所有参与行动的玩家都得到了一笔丰厚的奖赏。

    由于官网上时不时会举办一两场神秘拍卖会的缘故,论坛上的银币一直不愁买家,这笔丰厚的奖励还是很香的。

    然而在看到结算界面那一窜苍白的数字时,夜十的眼中却是写满了怨念。

    不好意思面对他的视线,老白干咳了一声,扔下一句“三天后见”便转身走向了不远处的运输机。

    落羽和小羽也在机舱里。

    包括被固定在铁棺材里的仿生人玄枫和封装在箱子里的子实体残骸,以及之前获救的两名企业飞行员。

    计划有变,由于剩余的燃料不足以返回理想城,他们需要先返回西洲市北部的航空基地转机。

    等待着飞机起飞,两个飞行员小声嘀咕着交流着刚听来的“鬼故事”。

    “真是见鬼了。”

    “怎么了?”

    “那架飞机不见了。”

    “不见了?!”坐在旁边的搭档惊讶地看向孙泽,眼睛瞪得老大,“怎么可能,那么大一架飞机还能自己跑了不成?”

    “我也不知道······航空科联系的打捞公司去了我报上去的坐标,他们非扯淡说是我记错了位置。”

    孙泽纳闷儿的不行。

    他是根据黑匣子里的飞行数据算出的大致坐标,而且还算了两遍,怎么可能会有问题?

    而且那航拍照片分明就是之前燃烧兵团与信标小队交火的地方,他可以确信自己没有看错。

    那么大一架飞机,附近还都是连条路都没有的荒地······

    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嘿。”

    见队友拉了拉自己的袖子,正纳闷儿着的孙泽抬起头。

    “干什么?”

    队友没说话,往机舱的入口指了指,只见上来了一位穿着米黄色外套的年轻女人。

    偏棕色的长发绑成了马尾,她的身材消瘦高挑,不过该有料的地方还是很有料。

    令他惊讶的倒不是在这儿竟然看见了漂亮的姑娘,而是这个女人他之前见过。

    出于好奇,孙泽吹了声口哨搭话道。

    “嘿,美女,你不是回去了吗?”

    陈雨桐打量了他两眼。

    “我留下来了。”

    孙泽听到这句话更惊讶了。

    “留下来?”

    坐在孙泽旁边的搭档倒不意外,笑着说道。

    “我早就说过,学院那都不是正常人过的生活,怎么可能会有人想回去那种地方······要去理想城看看吗?”

    “也许以后吧。”

    陈雨桐随口敷衍了一句,找了个空旷点的地方坐下,系上了安全带。

    虽然已经离开了学院,但她还是喜欢不起来企业的人······态度轻浮,总是没什么正经,而且喜欢炫耀一些在她看来根本没什么值得炫耀的东西。

    她知道这可能是偏见。

    但已经形成了二十年的偏见,也不是一两天就能改变的。

    “你这个绑法小心伤口裂开。”

    听到那不标准的人联语,陈雨桐抬起头,正好瞧见了从机舱外面走进来的老白。

    眉毛轻轻挑了挑,她好奇问了句。

    “那应该怎么绑?”

    “受力点避开腹部,集中在腿上和肩膀上会好一点······就像我这样。”食指比划不出来,老白干脆在旁边坐下演示了一遍。

    按照他的示范,陈雨桐解开了腹部的尼龙扣,重新系上安全带,果然感觉轻松了不少。

    “谢谢······你不去前线了?”

    “和他俩一样,计划有变,”老白用下巴指了指坐在不远处的企业飞行员,无奈地说道,“总之······我得回去待几天。”

    陈雨桐盯着他的表情观察了一会儿,曾经工作养成的直觉让她看出来了些什么。

    “因为我?”

    老白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

    “和你没关系。”

    虽然没少被好兄弟们调侃,但他还是固执的认为,这事儿就像管理者大人说的那样是对他的惩罚。

    其实也没毛病。

    哪怕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联盟的正确,也从未对信仰产生过犹豫,也无法否认那句话确实存有私心。

    “抱歉。”

    老白洒脱地笑了笑说道。

    “道什么歉,我都说了和你没关系。”

    这时候,机舱的舱门关上了,没多久两人身后的机舱外便传来了等离子体羽流的嗡鸣。

    伴随着轻微的震颤,运输机缓缓升空。

    坐在机舱另一头的落羽和小羽,仍旧在小声嘀嘀咕咕交流。

    “.·····吃吃吃,等回去了给你买一箱棒棒糖啃!让你一次吃个够!”

    “咿唔!”

    “冰淇淋?你确定吗?你不是受不了太冰的东西吗?”

    “咿唔!!”

    “好好好······我买就是了。”

    那和谐友爱的一幕,让老白的脸上不禁露出了姨母般的笑容,只不过他还是搞不明白,二位到底是怎么交流的。

    靠电波吗?

    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真是不可思议·····.”

    替他说出了心里话,陈雨桐的眼中同样流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放轻了声音说道。

    “变种黏菌的母体居然能和人交流······这简直颠覆了我们两百年来对它的认知。”

    老白点了点头。

    “嗯,我们发现它的时候同样很惊讶,尤其是在清泉市这种地方,黏菌几乎已经和死亡、瘟疫划上了等号。如果不是管理者的命令,恐怕不会有人允许它活着。”

    玩家倒是不太在意。

    只要能沟通,连死亡之爪都能当坐骑,更别说变种黏菌了,长得越奇怪反而越牛逼。

    要不是变种人的心智过于残暴嗜血,心灵干涉装置又干涉不了它们的大脑,地精科技里指定得养两只当免费劳动力。

    不过,相比起不按套路出牌的玩家们,正儿八经生活在这个世界的废土客们还是有些在意的。

    只是由于管理者的个人魅力和威望,才让他们接受了这个异类的存在。陈雨桐看向了老白。

    “但即便如此你们还是接纳了它?”老白挠了挠头。

    “嗯,至少目前它是无害的,从它身上或许能找到让那些母巢变得无害的办法······反正我是觉得彻底消灭它们已经不太可能了,这玩意儿哪怕没有空气、水和氧气都能活个两百多年不死。”

    陈雨桐思索了一回儿。

    “我曾经听说过一个传闻。”

    老白随口问道。

    “什么传闻。”陈雨桐指了指头顶。

    “它们来自那里。”

    “那里?”

    老白愣了下。

    他下意识地抬了下头,然而只看见了银灰色的天花板。

    “她想说的可能是南门二。”

    坐在不远处的孙泽闲不住地插了句嘴,在小羽渴望目光的注视下,笑着往嘴里丢了一枚口香糖。

    “人联曾经的殖民地,一颗被极光笼罩的行星,传闻我听说过,但听说过又怎样······顺便一提,你在这里是看不到的。”

    老白向她投去了疑惑的视线。

    这是官网上未曾详细说明的设定。

    没有在意那个企业员工的吐槽,陈雨桐轻轻点了点头,声音中带着一丝淡淡的遗憾。

    “很多人都已经忘记了,那里曾属于我们。”

    同一时间,上千公里之外的荒漠上,数百辆卡车抛锚在残破的公路旁,报废的钢铁正在沙丘上燃烧。

    立在坦克炮塔的正中间,握着望远镜的鼹鼠,正眺望着远处一片狼藉的战场。

    又是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

    多亏了“穿山甲”同志的情报,这支后撤的万人队被联盟的钢铁洪流打的溃不成军。

    这已经是这周以来他们歼灭的第三支万人队了。

    算上友军的战果军团手中的棋子恐怕不剩下几颗了。

    鼹鼠现在想做的只有一件事儿,那就是抢在泉水老兄的前面占领猎鹰王国的王国,截获军团从东边送来的补给。

    他将通讯器凑近了嘴边。

    “装甲掷弹兵前进!”

    “收到!”

    拍了拍卡车车头,站在车顶机枪旁边的伊蕾娜示意驾驶员发车,同时扶正了焊在车顶的20mm重机枪。

    黑洞洞的枪口直指着远处满地狼藉的战场,被烤热的金属枪管上升腾着扭曲的热浪。

    装甲部队已经歼灭了大部分的抵抗力量。接下来是步兵打扫战场。

    事实上他们要做的工作仅仅是将那些投降的士兵聚集在一起,没收他们的武器,然后交给跟在后面的雄狮王国陆军。

    此刻骷髅兵团距离猎鹰王国只剩下最后五十公里,他们很快就能见到那个让麦克伦将军“念念不忘”的王室宫殿了。

    扫了一眼那些双手抱头的威兰特人,伊蕾娜笑着说道。“希望战地佬不在里面。”

    听到那声自带滑稽表情包的调侃,工地少年与砖在胸前画了锤子。

    “为他祈祷。”

    (爆发后遗症,今天略卡文,明天写写后方生活职业玩家的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