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乾长生 萧舒

第547章 参加(一更)

    林飞扬道:“住持,明王殿下那边确实没什么顶尖的高手,都很寻常。”

    “嗯?”

    “大宗师倒有八个,可是呢……”林飞扬失望的道:“境界都不够高,没什么硬茬儿。”

    他摇头道:“即使那个护卫统领也很寻常,也就跟老傅差不多吧。”

    “深藏不露,你看不出来。”

    “住持,”林飞扬不服气的道:“我现在可不是从前,感觉很准的,他们瞒不住我。”

    法空笑了笑。

    林飞扬不服气的道:“住持,难道我真没看出来?”

    法空颔首:“至少有四个大宗师被你当成寻常的大宗师,其实他们身怀奇能。”

    “哪四个?”

    “你自己慢慢找吧。”法空道:“细细观察吧,闲着也是闲着。”

    他知道林飞扬是闲得要命,一天抵别人两天的时间,找点儿事做也是好的。

    林飞扬双眼闪光。

    他随即轻声道:“住持,每天要给明王爷一坛神水吗?要是被其他的王爷知道……”

    “别让他们知道便是。”法空道。

    林飞扬点点头:“那我去送吧,神不知鬼不觉。”

    “你去了只会让他们戒备。”法空摇头。

    傅清河看一眼林飞扬。

    林飞扬转头嘿嘿笑道:“老傅,我可不是抢你的差使,是觉得保密为要嘛,要是被其他王爷知道住持送神水给明王爷却不给他们,他们一定要说怪话的,说住持心向大永。”

    傅清河道:“我也能保密的。”

    “老傅你嘛……”林飞扬摇摇头:“轻功不行啊,要送就偷偷摸摸的送嘛。”

    “不用那么麻烦。”法空道:“也不用傅清河一直去,让他们送给信王府的时候,送两坛便是。”

    林飞扬道:“这主意好,……不过住持,为何要送神水给明王?”

    “结个善缘。”法空道:“巴结一下未来的大永皇帝。”

    林飞扬嘿嘿笑了。

    他当然不信这话。

    甚至从没这么想过。

    要说巴结一下大乾皇帝,那没毛病,毕竟大雪山宗金刚寺是大乾的治下。

    可巴结大永的皇帝?根本八竿子打不着。

    法空道:“给他一点儿温暖,别寒了对大乾的心,免得将来不利于联盟。”

    倾巢之下岂有完卵,对这一点他看得很明白。

    战乱一起,他还想悠哉悠哉的过小日子,那是不可能的,周围环境就变了。

    营造一个好的生活环境,这对他很重要。

    林飞扬恍然点头:“他们确实挺寒心的,大乾的官员们也忒小心谨慎了,对他们太冷漠。”

    他一直在暗影里观察明王府,对明王府里人们的反应及明王的反应当然尽收眼底的。

    在一个冷眼相待的环境里,确实不舒服,难免会心冷。

    法空颔首。

    其实还有一层,便是人心。

    既然楚祥相求了,自己也答应了,就别扭扭捏捏,故作高僧的姿态,太过俗气。

    大大方方的友善便是。

    更何况雪中送炭,更能打动人心。

    “住持,朱妹子她又接了一个好差使。”

    “嗯?”

    “明王府的护卫。”林飞扬叹道:“信王爷是非认准了朱妹子了,非要用她干这些事!”

    上一次差点儿成了逸王府的护卫,好不容易推脱掉,可跑了初一跑不掉十五,现在又成了明王府的护卫。

    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使,是大大的苦差,明王府危险谁都知道,大云绝不会罢休的,一定想方设法杀明王的。

    “她是王爷的心腹,信任之人,不用她用谁。”法空道。

    “可是……”林飞扬无奈。

    法空道:“难不成让朱姑娘退出神武府?神武府可不是说退就能退的,恕我无能为力。”

    神武府是军队与武林的融合,既有军队的特性,又有武林的特性。

    军队可以退伍,而神武府弟子不能,就像武林宗门的弟子,一日入门便终生是其弟子。

    “唉!”林飞扬叹气。

    法空道:“这件事你问过朱姑娘了吗?”

    “没有。”林飞扬摇头:“我看她挺高兴的,这么件苦差使还高兴呐。”

    他叹气道:“我问过青萝了,青萝说这差使不但危险,还很麻烦,将来很容易被清算,典型的出力不讨好。”

    他一听徐青萝的点拨便明白了这差使的凶险,凶险不仅在外,还在内。

    且不说一旦明王爷遇害,她这个护卫脱不了干系,有可能把所有责任都推给她。

    更重要的是她会被人怀疑与明王府有勾结,从而避而远之,甚至直接攻击她通大永。

    法空道:“这件事你别自作主张,上一次已经迁就你一次,这一次还要因为你而改差事?她会不会担心神武府同僚的看法?”

    林飞杨顿时迟疑。

    “既然朱姑娘高兴,那就由着她做吧,身为神武府的军侯,这样的差使可不会少,你是关心则乱,恨不得把她圈在家里,你愿意,朱姑娘不愿意。”

    “唉!”林飞扬长叹一口气,一幅烦恼的模样,惹得法空暗笑。

    这便是陷入情网里的人呐,平时那么大咧咧,现在变得这般多愁善感。

    他心里暗笑,脸上却平静如水:“为防止她出问题,你要好好练功了,将来真要被诬陷,要被捉,你也能救走她。”

    “对!”林飞扬深以为然。

    法空摆一下手。

    “我练功去了!”林飞扬顿时斗志昂扬,一闪消失。

    明王曹裕方一家三口坐在王府大厅里吃饭。

    清晨的空气森冷。

    他们很不习惯。

    虽然都是练武之人,到了寒暑不侵的境界。

    可寒暑不侵是不会被冻病,寒冷的感觉是逃不掉的,罡气也不能完全让自己身体隔绝寒气。

    他们还是喜欢坐在暖融融的大厅里吃饭。

    俞清弦给他斟了一杯酒,笑盈盈的道:“王爷,我刚刚听到消息,今天有法空神僧的祈福大典,我们去不去?”

    “还没想好。”曹裕方沉吟。

    俞清弦看向姜玉晚:“姐姐你说呢?”

    “听王爷的吧。”姜玉晚轻声道:“这确实是难得的盛况,可是我们的情况……”

    她蹙眉道:“这个祈福大典人一定很多,情况杂乱,府里的护卫恐怕难以承受,难顾周全。”

    身处于大乾神京,最危险的敌人便是大云。

    大云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刺杀。

    而在明知道有刺杀的情况下,还要去这么多人的地方,太危险。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王爷不能冒此奇险。

    虽然她知道曹裕方笃信佛法,极为渴望观瞧这祈福大典,见识一下法空神僧的佛法。

    可还是要以自身安危为上。

    俞清弦也知道这般情形,仍难免失望。

    尽管从小在玉蝶宗受过良好的培养,见识不凡,可她毕竟还是少女心性,喜欢玩耍。

    天性是难泯的。

    “是啊……”曹裕方放下筷子,喝一口酒,抚髯道:“顾全大局的话,只能错失这次大典了。”

    俞清弦笑道:“王爷,没关系的,这祈福大典每个月举行一次,这一次不行下一次嘛。”

    “这一次不行,恐怕下一次也……”曹裕方摇头。

    只要呆在神京,大云便绝不会罢休,一定会千方百计找机会,这祈福大典便是极好的机会。

    他内心是极为渴望的。

    如此盛会,错失了便是莫大的遗憾。

    一边是理智告诉他,绝不能去祈福大典,另一边是内心的极度渴望。

    两个念头在拉扯在纠缠。

    一时之间,他心乱如麻。

    “王爷,信王爷来了。”外面传来护卫统领张浩常的声音。

    “请王爷进来。”

    “是。”

    曹裕方起身相迎,来到大厅边时,楚祥已经大步流星的来到大厅门口。

    “走吧,王爷,随我一起去看看热闹。”楚祥带着一身寒气跨进大厅。

    曹裕方笑着抱拳:“这个……”

    “难道王爷你不准备去看这热闹?”

    两王妃已经知趣的退回内屋。

    “我这身份不方便吧?”

    “有什么不方便的?”

    “大云的刺客……”

    “去大师的祈福大典,还担心这个?走,随我一起便是,保准你安全无忧。”

    曹裕方笑道:“这是何缘故?”

    他知道楚祥是绝不会害自己的。

    要说最担忧自己安危的,除了明王府的人之外,就属楚祥了,绝不想自己出事。

    却还主动拉自己去看祈福大典,这是何缘故?

    楚祥道:“大师有天眼通,如果真有大云的刺客出现,会提前发现,提前清除掉。”

    “……原来如此!”曹裕方恍然大悟,笑道:“大师的天眼通如此神妙?”

    “神通嘛。”楚祥道:“自然是匪夷所思,常人想象不出来的。”

    “那好。”曹裕方断然决定去看看。

    他扭头看向内室方向。

    楚祥笑道:“二位王妃也想去看看?一起去便是。”

    “不会太麻烦吧?”

    “这有什么麻烦的。”楚祥笑道:“这次大典的治安便由我负责,神武府与四个步兵衙门都派人去,王爷你护卫不必太多,七八个就行。”

    “那我带八名护卫。”

    明王一行人在八名护卫的簇拥下,朝着南城门而去。

    在路上已经感受到了热闹。

    人们三三两两的朝着南城门而去。

    拖家带口,扶着老人,牵着孩子。

    出了城,大道两边便摆满了一个个小摊。

    卖吃的卖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喧闹不逊色于城内。

    他们随着人流往前,一直来到了南天峰下。

    明王爷曹裕方一行人被楚祥带着来到了对面的山峰,找了一处山腰,便能看到对面山上的情形。

    南天峰上的法坛早就建好,一直没拆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