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第九关 小刀锋利

第二百一十七章 再临洛城

    随后这段日子,宋越先后去了虚空古教、飞鸿古教,又去了许多宗门,解析护山大阵,进入之后直接开杀戒。

    杀得人头滚滚。

    去到这些地方,他甚至都不解释,看见魔族,当场就动手。

    体内有魔种的那些人,魔种被他一一取出。

    整个过程,他没有使用自己的本来面目,始终以邋遢道人张三的身份行事。

    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他一直在西洲各地行走。

    最后他来到瑶月古教,南宫瑜依旧没有回归,宋越在这里杀了瑶月古教三名长老!

    这是三个很久很久以前就混进来,却始终没有暴露的纯血魔族。

    跟其他那些古教、宗门一样,那些魔族直到被他逼得魔焰滔天那一刻,几乎就要对他动手的瑶月古教其他人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惊骇、愤怒、后怕。

    但不等他们感谢,宋越便已飘然离去。

    期间他进入过浮云舟内部几次,指点岳星罗,红衣少女等人修行,告诉他们不要急,自己在修行界有事情要做。

    红衣少女虽然有点急,但能感觉到宋越身上越来越强的杀气,大致能猜出他在做什么。

    所以并未催促,只提醒他小心。

    就这样,宋越从西洲杀到东洲,又从东洲杀到修行界其它区域。

    杀得整个修行界一片哗然!

    几乎所有古教、宗门,都是等到隐藏在自家的魔族被击杀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不对劲儿。

    宋越化身的邋遢道人,在无数人心目中也成了神一样的存在。

    所有人都在猜测他的身份。

    但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究竟是谁?

    为什么一个身上魔焰滔天的神秘人,却要帮着他们清理掉隐藏在他们当中的魔族?

    是魔族的内讧吗?

    倒是更像魔族内部出了一个站在人类阵营这边的大叛徒!

    宋越不解释,也没时间解释。

    要是没有浮云舟,还真不容易短时间纵横整个修行界。

    因为不是所有地方都有传送阵。

    尤其一些纯血魔族栖居的地方非常偏僻,甚至有隐藏在妖族部落里面的。

    杀到最后,甚至连夫子和凰女都给惊动了。

    宋越跟师父师娘,也因此再次相见。

    “孩子,你身上的杀气……有点太重了。”这是凰女见到宋越之后说的第一句话,语气很温柔,柔美的脸上带着担忧之色。

    她很清楚宋越修行的是魔功,

    夫子却仿佛从宋越的眼中看见当年的自己。

    唯一不同的是,如今的宋越,比当年的他厉害多了。

    他很欣慰。

    “杀气重点没什么,面对那些魔族犯下的滔天罪行,没有人能不动杀机。”

    “而且宋越做得很好!”

    夫子看着宋越:“你几乎以一己之力,破坏了他们在这边几千年的布局,但接下来进入到九关世界,你也千万要小心,那些人极有可能会开始疯狂寻找你,并往你身上泼脏水。”

    宋越点点头,明白师父说的什么意思。

    他修行暗圣典这种魔族至高经文,一旦被人发现真实身份,后果其实很严重。

    【讲真,最近都在用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

    首先掌握一定舆论风向的三松古教就不会放过这种天赐良机,他们一定会大肆宣扬宋越是魔族,号召所有九关世界的战士共同诛杀宋越。

    其次是身在九关世界的魔族阵营强者,也绝不会放弃从宋越身上抢夺至高经文的机会。

    这当中最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宋越的五行均衡体,无法被推演出来!

    这也是最大的变数!

    “所以接下来这段时间,你尽量不要再出现在公众面前,潜心修行吧!”

    夫子提出建议,看着宋越道:“实际上魔族在修行界这边的布局,是为了入侵之后更方便,而不是为了入侵本身。”

    “你也去过五关世界,应当明白,分神和脱壳这种层级的人,在那边根本不算什么。”

    “圆满才堪堪被称为骨干力量。”

    “不入无上,不踏足仙道领域,在他们那边根本算不上强者。”

    “如今你拥有斩圆满层级生灵的战力,但面对真正的无上时,还是会力不从心,更遑论仙道领域的存在。”

    宋越嗯了一声:“我知道的师父,接下来我会开始潜心修行。”

    夫子跟凰女在这边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用夫子的话说就是,至少也要等到渡劫巅峰,才有机会在正面战场上有所作为。

    在此之前,他和夫人凰女,同样也需要潜心修行。

    “日子愈发接近,所有人都在争渡。”

    “乱世降临,想要保全自身的路也只有那一条。”

    夫子说着,深深看着宋越,补了一句:“任何机缘,都先留在自己手上,还记得乘坐民航飞机,起飞前的提醒吗?”

    宋越微微一怔,道:“遇到问题是,大人先戴好氧气面罩,然后再给孩子戴?”

    夫子露出笑容,轻轻点头:“明白了吗?”

    宋越沉默了一下:“明白了,师父。”

    话是这么说,可如果真得到一株仙药,他肯定会留给师父。

    随后宋越告别了夫子跟师娘凰女,终于再次回到九关世界,来到这边之后,他问红衣少女,是要去找她爸爸,还是暂时跟他走。

    “我说过带着血焰山庄所有人追随前辈的……”红衣少女被宋越看穿心事有点不好意思。

    “没关系,当时带你们离开修行界,也是因为你们的身份,在未来很可能会受到愤怒的修行者们的攻击,而你们……是无辜的。”

    宋越看着红衣少女:“如今已经来到九关世界,你可以去寻找你的父亲,然后找一个偏僻的地方继续像从前那样隐居起来。”

    红衣少女虽然不太清楚最近这段时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大致还是能猜到一些的。

    她有些失落的轻叹:“世界虽大,真正的容身之地却没多少,我会给父亲传讯报平安,若前辈不弃,就让我们追随您吧。”

    这段日子,她跟岳星罗相处的很好,两人都是身体中流淌着魔族血脉,却自认为人的人,有许多共同语言,如今处的跟姐妹一样,不愿分离。

    关键是整个血焰山庄这边的所有人,对“张三”前辈都是高度认同。

    认为这是一尊大隐隐于市的真正大佬!

    在这种山雨欲来的时代,能够追随在一尊大佬身后,或许未来的希望也会更多一些。

    宋越没有第一时间答应下来,而是看向岳星罗:“你呢?小丫头?”

    岳星罗没有任何犹豫:“我要跟前辈一起。”

    宋越想了想,道:“我先送你们去个地方吧!”

    其实之前他是有点犹豫的,这些人身体中流淌着一部分魔族的血脉,带去九关前线的道门那边肯定是不合适的。

    目前最适合他们的地方,其实就是洛城。

    但宋越害怕给洛筠带去麻烦。

    一旦被三松古教那群疯狗给盯上,有一百张嘴都不够解释的。

    尤其是在不够完全了解血焰山庄这群人之前,宋越更不敢轻易做出这个决定。

    现在他至少可以肯定一件事血焰山庄的这群人,真的就是一群想在乱世活下去的人。

    无论身体中流淌着什么样的血液,如今的他们,都是人。

    他跟洛筠暗中联系上,洛筠此时已经有点习惯了宋越的神出鬼没。

    “一切安好吗?”联系上之后,洛筠第一句话问的就是他们的安危。

    “托姐姐的福,一切都好,有件事想跟姐姐商量一下……”

    等宋越说清楚情况之后,洛筠那边很爽快的就答应下来。

    倒不是说对身体中流淌着魔族血脉的人没有任何偏见,只因提出这个请求的人是宋越。

    对洛筠来说,这就足够了。

    即便不清楚最近这段时间宋越都做了什么事,但洛筠却坚信,宋越将会成为超越他师父陆无敌的存在!

    趁着大佬还没有真正成长起来的时候和他成为好朋友,这是无数人都想做的一件事。

    可惜绝大多数人没有这种机会,少数人有这种机会,却经常会因为偏见或短视而错过。

    与人为善,这是洛筠从小就明白的道理。

    见洛筠答应得如此痛快,宋越也非常开心,驾驭着浮云舟,用最短时间悄然赶到洛城。

    这座屹立在九关之上的巨大古城一如既往的繁华和热闹。

    时间太久了,久远到足以让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们没办法整天绷着一根弦的紧张活着。

    即便有源源不断的新战士来到这个世界,可经年之后,曾经的战士后人,也成了这个世界的土著。

    对这世界绝大多数人来说,最大的危险不过就是魔潮。

    来了打就是。

    还可以顺便赚一笔外快,何乐而不为呢?

    传说中将要打破结界覆灭整个人族的魔族……几十亿年,无数代过去,终究也是没来。

    那么……也只是个传说吧!

    宋越将岳星罗和血焰山庄这边的人托付给了洛筠,详细告知这群人的优缺点。

    尤其血焰山庄这边,看上去是一群“很宅”的人魔混血,实际在其他领域都有着不弱的造诣。

    比如炼丹、炼器、法阵、机关等诸多领域,都有着相当不错的建树。

    这样的人才,其实也是洛城这边一直缺乏并强烈渴求的。

    洛筠的书房里,她看着依旧一副邋遢道士形象的宋越笑着问:“怎么把自己易容成这样子?别说,你这易容术还挺高明的,居然瞧不出破绽来,你要是学化妆,一定是个高手!”

    宋越有些无语的看了眼洛筠,甭管身份地位多高的女人,对美的追求都是一样的。

    “说说近况吧,好久都没有你们的消息,我这心里也一直都在悬着。”洛筠看着宋越,声音柔和的问道。

    “近况……一言难尽啊!”宋越轻叹一声,看着这位进入九关世界最早认识的女中豪杰,说道:“玉鼎宗出事的那段时间,我去了一趟界外……”

    “界外?”洛筠愣住。

    当宋越讲完这段时间的经历之后,洛筠整个人都呆住了,精致动人的脸上充满难以置信的表情。

    心情也是无比复杂。

    震惊、震撼、甚至还有点……绝望。

    界外的魔族都已经道了那种程度,九关世界这边却还在做什么?

    腐朽、陈旧、内讧、背叛,以及……歌舞升平!

    这让她想起一句来自人间的诗词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商女不知情有可原,最可怕也是最可悲的,是无数九关世界的大人物、顶级阵营和势力,同样对此一无所知!

    还在忙着建国呢……

    却不知那道上古诸天仙佛耗尽仙力凝结出的结界另一面,无数强大魔族摩拳擦掌,时刻准备着大举杀入。

    刚刚见到宋越的好心情,这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概在无数年前,九关世界就已经变成狼来了的世界。”

    洛筠看着宋越,幽幽叹息道:“说了太多年魔族会攻打过来,说了太多年魔族的强大,一代代的人们早就麻木了。”

    宋越微笑着安慰:“没事的姐,能干过就干,干不过就战死沙场。”

    洛筠白了他一眼,无语的道:“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

    宋越笑道:“不然呢?愁、悔、恨、怨?”

    洛筠也忍不住笑起来,内心深处的负面情绪也被冲淡不少,看着宋越:“你说得对,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宋越竖起大拇指:“这才对嘛!”

    洛筠有些感慨:“第一次见你之前,玉真各种夸奖你,我还有些不信,觉得不过是个年轻人而已,优秀的谁没见过?”

    宋越嘿嘿笑着问道:“见面之后才知颜姐所言非虚是吧?”

    洛筠被逗得笑起来,点点头:“是的,但更让我意外的是这次再见,你已经可以斩圆满那个层级的强者,而姐姐我……依然还在辛苦冲击脱壳。”

    宋越认真问道:“是因为资源吗?”

    洛筠摇摇头:“也不全是,洛城经过这么多年的积累,底蕴还是可以的,虽说拿不出太好的修行资源,但脱壳这个层级的资源并不缺,主要是姐姐笨呀!没有你那种惊人的悟性。”

    宋越笑道:“姐姐再多夸我两句,我可爱听了!”

    洛筠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心里那点听闻界外情况的阴霾几乎彻底散尽。

    想想也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呗!

    愁眉苦脸有用的话,大家都整天顶着一张苦瓜脸活着就完了。

    问题是没用。

    道理人人都懂,可真能做到如宋越这么豁达的……却是没几个。

    洛筠很庆幸自己能够遇到这样一个即厉害又有意思的朋友。

    两人在这边相谈甚欢,那边的岳星罗却有点慌,她跟红衣少女那些血焰山庄的人不同,他们可以心安理得的留在洛城,这也是血焰山庄一直想要的安定生活。

    她不一样,她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给父母报仇!

    当古莲生被宋越击杀的那一刻,大仇得报的她私底下大哭一场之后,一颗心也彻底平静下来。

    并做出一个决定她要选择追随无敌圣君前辈!

    哪怕成为她身边的一名侍女也可以。

    随着他一起去击杀那些该死的魔族!

    如今的她,已经可以坦然接受自己身体中流淌的魔族血液,血脉不是错,出身也不是错,唯一的错,就是那群魔族想要冲进这个世界,杀光所有人类!

    这不是危言耸听,身为曾经被拉拢的有魔族血脉的人,她比那些傻了吧唧选择投靠魔族的人清楚无数倍。

    可现在看起来,无敌圣君前辈似乎并不打算带着她,想要把她留在这座古城。

    她不想在这里!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躁动,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

    岳星罗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向外面天空,见到大量修行者飞天而起,朝着城外方向飞去。

    接着,她看见无敌圣君张三前辈和这里的美女城主联袂飞出,一闪而过,飞向城外。

    看着一起飞向城外的两人,岳星罗眼中闪过一抹羡慕之色,心道,我若是也能像这位美女城主一样,该多好!——

    抱歉啊,这几天市里召开两会,全封闭式开会、统一住宿,码字精力有限。年底就这样,等事情都结束了,一定会努力更新。

    另外提前向大家汇报两个好消息,第一是第九关的动画已在制作当中,第二是第九关的短剧也在筹备,希望都能做得很好,到时候大家也可以看见故事的另一种呈现方式。

    就这样,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