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易伤秋者

第六百一十五章 药剂强化与当下地球一线修行者(两更!)

    “综网提示:基于你的相关巫药炼制等级,你对巫药配方-驱逐邪恶药剂进行了强化。”

    “综网提示:你的巫药配方-驱逐邪恶药剂属性发生了更迭……”

    “

    驱逐邪恶药剂(巫药)

    类型:巫药配方

    品质:绿色(巫药大师级强化效果)

    限定:人类

    效果:

    1.外用。属性更迭:次级驱逐邪恶→超凡驱逐邪恶专精;限定时间:邪恶防护(高等免疫)

    大师专精效果(限定东方谱系超凡文明):驱逐效果持续造成基于相关法术等级50%的正能量法术伤害

    2.内服。属性更迭:微弱净化→超凡净化专精;限定时间:永久性驱除饮用者所有传奇以下诅咒、腐蚀等相关负面法术效果

    大师专精效果(限定东方谱系超凡文明):恢复微量生命力(对比人物当前最大生命值参考比例)”

    易夏看着视网膜上刷新的提示信息。

    他坐在某个民房的天台上,巫鼎中新出的巫药正散发着某种久违的味道。

    那是记忆里,艾草泡在热水里散发着的某些古怪味道。

    想了想,易夏将其一口饮尽。

    随着在喉管间翻涌的某种艾草所具备的独特气息,一种温润的力量散播开去。

    在正处于端午的限定时间里,这个巫药能够获得最为强大的力量激发。

    易夏默默感知着,那似乎与天地间氤氲的气息所贯通的巫药。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是东方谱系超凡文明的巫药所具备的一种特征。

    一如后续从其衍生出来的丹药之类,也有食用的时辰、天气之类的禁忌。

    当然,易夏自然没有兴趣去研究这些就是了。

    他现在所主要追朔的巫药,已然涉及到了另外一个宏伟的层面。

    星辰本身,都或将成为其组成的一部分。

    又怎会因为其运转所导致的某些变化,而发生太多影响呢?

    拍摄巫药炼制的视频,并没有花费易夏太多时间。

    主要他也没有进行剪辑、消音之类的操作。

    在这方面,大巫向来是惫懒的。

    更何况,于此刻的易夏而言,在地球已经没有往常那么多的顾虑了……

    这正是他所追逐的道路,而予以的馈赠。

    此时,已然过了清晨。

    街道上的行人,更多了些。

    易夏站在天台上,能够听到底下人群喧闹的声响。

    孩童尖锐的哭喊、母亲震声的呵斥,还有邻街呼唤自家土狗的呼喊。

    逐渐从屋顶升腾起来的烟火,带着各类食物鲜活的气息。

    不知哪家正在炖着猪蹄,也不怕早点吃得腻味。

    火大抵是开得较旺的,易夏坐在天台上也能嗅得分明。

    他随之舒展了一下臂展。

    这是人间,是他所要守护的烟火……

    …………

    …………

    “吃粽子拉!”

    当巫葵结束了日常的修行,正坐在大厅里纪书安便朝着她欢快地喊道。

    他似乎总是坐在那里,就好像能掐指算到她修行结束的时间一样。

    而在几人围坐的、更多充当餐桌的茶几上,一大份还冒着热气的粽子正放在那里。

    大概是为了队伍的和谐,粽子泾渭分明地分成了两边。

    一面写着甜粽,一面写着肉粽。

    现在不同往常,大部分经济还算宽裕的群体早已不缺吃食。

    更多的时候,只是舍得与舍不得的关系。

    可节日的特色食物,似乎也并非是好吃或不好吃所能够概括的。

    就像端午或中秋,总得吃上一个粽子或月饼,才算有点味道才是。

    毕竟带着假日的食物,怎么吃都是甘甜的……

    巫葵拿了一个原味的粽子吃了起来。

    在这方面她是一个颇为传统的,不太能够习惯粽子放太多花里胡哨的东西。

    当然月饼则是两说了……

    小伙伴们一边吃着粽子,一边说起了最近修行的情况。

    李哥还是老样子,温润如水的修行在关卡方面要少了许多磨难。

    但进度的话,短时间则很难迅勐起来。

    毕竟哪怕是大江大河,也不是一朝一夕得以积蓄的。

    当然,他最近在研究开发新口味的冰淇淋。

    作为当前唯一一个能够手搓澹啤酒和冰可乐的存在,其在队伍某方面的轴心地位目前处于难以撼动的阶段。

    骆现则加入了某个新组建的特殊队伍,每日忙碌于各类任务。

    剑修之类或许确实需要大量的实战经验,骆现觉得自己距离真正的突破不远了。

    虽然作为当下最接近某个尚未被明晰境界的巫葵,觉得对方所谓的“不远”应当还存在一段颇为漫长的积累过程就是了……

    因为在很久以前,她也有过相关的感触。

    至于纪书安?

    有着充足资源积累的狗大户,自然无需多言。

    更何况,对方的天资不差。

    现在,巫葵已然有些明白滇洲那次的先后顺序所对应的某些东西了。

    正扯着澹,纪书安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转头看向坐在另外一边的骆现:

    “听仓局说,大巫经常到外出狩猎,你让他捎上你,不就有实战经验了。”

    “老跟几个恐怖分子折腾,能有什么出息。”

    骆现闻言陷入了沉思,然后很快醒悟了过来、

    乍一听,感觉纪书安这厮说的很有道理。

    但仔细一想,大巫能狩猎的存在是他这小身板能碰的?

    骆现可不会忘了,自己是被大巫从死亡的边缘救下来的。

    那是凝滞生死的伟力……

    那样的存在所狩猎的东西,恐怕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还实战经验……

    “骆现你别听你纪哥瞎扯,他逗你玩呢。”

    几人笑了笑,随后将话题引到了大巫身上。

    当下地球的超凡环境,怎么也绕不开大巫这个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

    更何况到目前为止,没人全然了解大巫的讯息。

    因此,扯起澹来才有发挥的空间。

    当然,太过离谱的杜撰是不存在的。

    这与杜撰某些其他国家领导者的小料所不同,是另外一个层面的作死行为……

    超凡所对应的切实力量和收束于一身的伟力,所带来的变化是难以言喻的。

    正说着,巫葵忽然想到了某个事情:

    “要不咱们去给大巫送点粽子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