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开局:一个民国位面(诸天从茅山开始) 龙升云霄

第441章:此子可为我婿

    哗啦啦。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远远看去。

    细雨连绵,湖水与长天一色。

    按照正常情况。

    这种天气是不适合出门的。

    可今天是个意外。

    因为今天是西水湖,纳财大仙的九千岁寿辰。

    说起这纳财大仙。

    整个顺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与大昌府的虎山君一般,纳财大仙也是位朝廷册封的大妖魔。

    其中虎山君在大昌府为山神。

    纳财大仙则在大命府为湖神。

    要说不同。

    虎山君受朝廷征召,名义上妖魔,实际上是朝廷的领兵大将。

    纳财大仙不一样。

    凶名在外,受到招抚,名义上归顺了朝廷,实际上与朝廷关系不深。

    平日里也是听调不听宣,经营者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说是湖神。

    更像是藩王,不但管着大命府内的湖泊河流,还把触手伸向了其他府县之地,算是顺州下数一数二的大势力。

    “纳财大仙保佑,保佑我赵家多子多福,子孙连绵。”

    “纳财纳财,保佑发财。”

    “纳财大仙在上,只要我明年发了财,我保证给您金身供奉,早晚祷告,您一定要保佑我啊。”

    趁着纳财大仙九千岁寿辰的空档。

    西水湖畔人影幢幢。

    有些人是自愿来上香,为纳财大仙贺寿的。

    有的人则是想趁着寿辰的功夫祷告一二,说不得大仙心情一好,听了祷告就会赐福呢。

    抱着这样的目的。

    哪怕外面下着雨,湖岸两旁依然是祭祀不断,热闹非常。

    “血魔老弟。”

    同一时间。

    水府内。

    主位上端坐着一位身材圆润,头戴珍珠冠冕,抱着个黄金聚宝盆的大蛤蟆:“你怎么又走神了,不是跟你说了,我这水府内外森严,你那仇家就是再利害到了,到了这里也是不灵,你且放宽心便是。”

    “就是,就是。”

    “血魔老弟放宽心,有哥哥们在,就是璃皇亲至我们也不惧他。”

    纳财大仙是老牌妖仙。

    它的九千岁寿辰当然是宾客满座。

    一眼望去。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

    虽然没有地仙亲贺,可真仙一级的妖魔不在少数,一眼望去二三十号还是有的。

    “诸位大哥。”

    “不是小弟信不过哥哥们,实在是这几日命星闪烁,不曾更改,这可不是好兆头啊。”

    符季真有苦难言。

    他这个顺王在朝堂内无权无势,身后也没什么靠山,只能依托于这些妖魔避难。

    只是话说回来。

    眼前这群妖魔,虽说都是横行一方的真仙大妖,可除了纳财大仙比他强些以外,其他妖魔大多还不如他。

    之前他还想着,能借助纳财大仙的庇护度过劫难。

    可今日再看。

    天意昭昭。

    命星闪闪。

    一连几天,闪烁的命星都在提示他,他依然是命劫加身,哪怕来了水府也未曾改变。

    “水神爷。”

    正想着。

    下面有小妖前来汇报:“才子们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您一声令下,便可以入场做诗了。”

    和其他妖怪不同。

    纳财大仙有两大爱好。

    一个是暗地里的,吃童男童女。

    一个是明面上的,喜欢看才子吟诗作对。

    平日里。

    每三年都要举办一次水府诗会,前三名,金银,美人,商铺,田产,应有尽有,被大命府的读书人视为扬名得利的绝佳之地。

    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甚至不只是大命府,为了这次九千岁寿辰,纳财大仙更是对顺州之内,各个府县下小有威名的读书人都发去了请帖。

    减去一些不想来的,再减去一些来不了的。

    兜兜转转,今天少说也来了一两百人。

    “贤弟们。”

    “暂且变幻下身形,可不能坏了大哥的雅事。”

    听到书生们都准备好了。

    纳财大仙连饮两杯酒,大手一挥。

    众妖魔一听相视一笑。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下一秒,一阵黑风吹拂,转眼间,一帮披毛戴角的妖魔,就化成了一群有道真仙模样。

    “大哥你看,我给你变了个寿星!”

    一名妖魔幻化成老寿星模样,龇牙咧嘴的笑着。

    结果一笑不要紧,露出一嘴的尖牙。

    其他妖魔一看,也纷纷嘲笑着:“好你个青毛狼,你的满嘴狼牙都漏出来了。”

    “啊?”

    青毛狼往嘴上一模,摸到尖牙后自己也笑了:“本体用的久了,倒是疏忽了变化之术,罚酒一杯,罚酒一杯。”

    嬉嬉闹闹。

    推杯换盏。

    片刻后,在一些水府虾兵的带领下,前来赴会的书生们到了。

    众书生抬头一看。

    只见宴会内仙光缥缈,仙乐阵阵。

    纳财大仙幻化成的胖员外坐在主位上,其余人也是男俊女靓,哪有分毫妖怪模样。

    “之前还担心水神爷不修边幅,形如恶鬼,现在看,怀抱宝盆,当真好是富态。”

    书生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听到这样的话。

    纳财大仙红光满面,分外高兴:“今日请各位贤士来,既是为我祝寿,也是考量下诸位的才学。”

    “规矩还是老规矩。”

    “我出一个词,大家做出诗句来。”

    “写成之后,张贴在玉柱上,评个一二三名。”

    “这第一名嘛,良田千亩,美婢八人,另外还会得我推荐,推荐给知府大人。”

    “往下。”

    “二三名,良田三五百亩,美婢4一6人,经我举荐给各县衙门。”

    “其他人嘛,也各有封赏,赐宴,保证让大家不虚此行。”

    一听这话。

    众人也很高兴。

    来赴宴的书生,多是一些尚未中举的秀才。

    甚至有些人连秀才都没考中,只是个善于诗词的童生。

    不说举荐给知府,县令后的前途如何。

    哪怕得不到头筹,只是胜在参与,混几亩田地回去也是好的。

    “请水神爷赐句。”

    众人纷纷下拜,摩拳擦掌的欲要大展拳脚。

    纳财大仙也不客气,目光一转,落在水府内镶嵌的珍珠上,开口便道:“此次诗会,便以珍珠为句,诸位贤士,请吧。”

    得了词句。

    书生们摇头晃脑,脸憋得通红。

    这也是难免的。

    要是谁都有七步成诗的本事,昔日曹植,也不会被戏称为天下才气一石,一人独占八斗。

    “有了。”

    一众书生中,自然也有不少能人。

    其中一名被称为宗昌的书生,第一个给出了答案:“远看珍珠大,近看大珍珠,珍珠真是大,真是大珍珠。”

    “这”

    妖魔们面面相觑。

    它们都是些茹毛饮血之辈,斗大的字都不认识一筐,只觉得这诗句听着顺口,却说不出个好赖来,只能下意识的看向纳财大仙。

    却不想。

    纳财大仙自己也愣住了。

    这是什么玩意。

    就是让它做诗,也不会比这还差吧。

    低着头。

    压着火气,纳财大仙给了左右虾兵一个眼神,好似再说:‘叉出去’

    “水神爷,为何如此啊?”

    四名虾兵上前。

    每人拎着一杆三尖分水叉。

    你叉左胳膊,我叉右胳膊,不顾宗昌书生的哀求,一转眼的功夫就将他给丢了出去。

    当然。

    这只是无伤大雅的小插曲。

    纳财大仙看着剩下的人,一脸期待的挥着手:“继续,别让文盲搅了雅兴。”

    闻声。

    众书生笔走游龙。

    很快,一张张写好的诗词就被呈到了纳财大仙桌上。

    只是看着递上来的诗句。

    纳财大仙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一个个的,比那宗昌书生强的有限,也就是一粒两粒三四粒,落入水中都不见的水平。

    “那青衣书生,你怎么不写?”

    纳财大仙看了又看,找了又找。

    没找到一篇能让自己满意的诗句,结果抬头一看,却发现人群中有一人没写,只静静的站在一旁。

    “身体端直,双目有神,这青衣书生倒是好卖相。”

    只看一眼,纳财大仙便有些喜欢,追问道:“你可是智珠在握,胸有成竹?”

    青衣书生开口便笑:“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好好好”

    纳财大仙虽然文化也不高,可听得诗句不少,一下便听出了此诗绝妙,不由大喜过望:“先生大才,快请入宴,与我共饮三杯。”

    青衣人也不客气。

    在蚌女的带领下寻一空桌,举杯便与纳财大仙连饮三杯。

    纳财大仙越看越是欢喜。

    与这沧海月明珠有泪相比,其他人的诗句显得狗屁不通。

    “你们都下去吧。”

    “下面也为你们准备了宴席,先吃饭吧。”

    纳财大仙一挥手,就把其他书生给赶走了。

    等到众人走后。

    纳财大仙还不尽兴,亲自从座位上下来,坐到青衣书生身边,满是欣赏的说道:“先生可有婚配?”

    青衣书生摇头。

    听到这话。

    纳财大仙笑的浑身颤抖,一指青衣人,再一指自己,美滋滋的向众妖乐道:“此子可为我婿。”